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85章 拿奖啦

赶紧启动了嗅觉、视觉,还有触觉三大感知系统——没臭味,没水迹,没湿润感,那么,没尿!
林海文还真是不知道。
当老娘会安分守己被你踩么?
接过白玉兰放在锦盒里头的别致玉兰花形状的人造水晶镶玉奖座,跟筱思远握手后,转头跟陈穗握手,突然一惊:
吴总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走开的唐婷,心里庆幸她没有听到林海文的话,如果她听到了,搞不好就要跟公司闹矛盾的。
林海文《永不磨灭的番号》
“啊!”
进入到颁奖之后,也没个完。
陈穗就一脸痴傻地问啊“那筱老师,不知道你觉得一个好剧本应该具备哪些因素呢?”
他艰难地看了一眼林海文,觉得林海文愿意考虑名扬的人,是个不能放弃的机会啊,脸皮这东西,没了还会长,跟壁虎尾巴一样。没必要看得太重……吧?
欧若海《天天都是好日子》
“唉,也不知道下面能不能继续忍得住。”好险等到朗诵结束,又听了几个“啊”的暴击之后,林海文才松了一口气跟祁卉说自己的担心。
“获奖的是,林海文《琅琊榜》。”
林海文在心里想了想,如果他此时站起来,指着那个老货,让他赶紧说正事,别特么屁话多,会不会被人打。
颁奖礼也还没开始,林海文这里没人过来,他也无聊,继续玩玩吴总也蛮有趣的。说来,他自己也奇怪,以他跟豪地、天韵、名扬这一拨公司之间的恩怨,还有过去敦煌项目的经验,吴总怎么会相信他愿意用唐婷的?
吴总从事偶像剧这一行多年,脑补功力那也是相当不得了的,狗血剧本看了一火车皮都不止,几乎都用不着思考,一个翻脸成仇的剧本就出现了,从剧情到发展,从矛盾到高潮,一个都不差——这完全是红本子一个啊,可以考虑拿出来做。
“白玉兰是如此芬芳”
陈穗就仿佛恍然大悟地笑了:“哈哈,筱老师说的好有道理哦。那么,今www.hetushu.com年的好剧本有哪些呢?请看VCR。”
“祖国呵,人民在向你汇报”
筱思远可能也觉得陈穗太傻,不看她,就看着台下:“一个好的剧本,当然要有好的故事,好的冲突安排,要有新意,还要有正能量,弘扬真善美嘛。不过有一个更加直接的评价方法,那就是看观众是不是喜欢,是不是认可,毕竟,剧本拍出来的电视剧,最终是要让观众,让市场来评断的嘛。”
差点把祁卉逗的没忍住大笑出来,被狠狠地拧了一把,才作罢。
你居然给我弄砸了敦煌的大戏?
可惜啊,哥无意仕途,没办法拯救你们于水火之中了。
那是在开你玩笑啊,大哥!
“……”吴总觉得额头有东西要出窍了:“呵,不知道这个新戏是历史剧?宫廷剧?还是仙幻剧?”
“啊!”
主持人是一男一女,京城台的一个当家男主持,一个老货,还有央视影视频道的漂亮女主持人,两人站一块,美女配只老野兽。
“没想什么,刚才林董说了新剧是?”
“京城的七月流火”
“林董,呵呵呵,敦煌又要上大戏了?还是古装?这可比较少见。”
“话真多,要知道就拿个PAD来看剧了。”林海文跟祁卉嘀咕,他们坐在第一排,虽然是左侧吧,但也是挺显眼的。
“哈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聊着聊着,就看到吴总突然失神了,我就跟你开个玩笑。”林海文笑脸很大,让人想要揍他一拳,让它更大一点:“吴总,你想什么呢?”
他们嘀咕的这一会儿,台上的两位,已经串完词儿了。
吴总心里也是一松,林海文没给他一个白眼,那就是好兆头。
怎么做,也做不出更好的剧来了。
“是么?呃……林董,说唐婷非《欢乐颂2》不可,那是不存在的。怎么可能呢,整个圈子,有哪几个人敢说对敦煌的戏挑挑拣拣的?要真合适的话,不如m.hetushu.com我让唐婷去试试看?总之,一定是把敦煌的戏,放在最优先级上的了,其它的都要往后排,这一点林董你完全可以放心的,我跟你保证。”
古装剧大约就这么集中,敦煌此前拍了很多七八十年前战争年代的剧,再往前还真是比较少。一来是历史剧毕竟牵涉到背景更改,林海文做这个事情,以前也觉得力有未逮,现在随着他自己学识增长,倒轻松很多。第二个原因则是投资,相对来说,精品古装剧的投资,肯定是比现代剧高的,既然敦煌在现代剧已经有成就,也没必要急匆匆地去拓展业务线。
颁奖是次要的,讲话很重要。
“出来玩儿啊,静极思动。”
华国的颁奖礼,弄得很干巴巴的,本来也算是个激动人心的事情,看到奖项一个一个地揭晓,有人笑有人哭,有人面上祝贺心里骂娘,有人面上骂娘心里骂爹,总归是很精彩的场面。但是白玉兰也好,飞鹰奖,甚至华国影视最高奖金凤奖,都一样。
哪怕他行事不这么人憎鬼厌,恐怕也得不到什么人的好感——太有才,遭人嫉妒啊。
林海文《琅琊榜》
黄伟成《母亲》
濮红拿奖是白玉兰的组委会告诉他的,但他自己拿奖没有,没人说,他也真不知道——其实组委会在通知他的时候,是打算跟他说的。因为敦煌旗下拿奖的有好几个呢,再加上颇有渊源的濮红拿视后,他们才想要去试试看能不能邀请到林海文——可谁能想到呢,只是说道颁奖嘉宾这个事情,林海文就答应了。
“什么东西。”吴总赶紧摇摇头,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给从脑子里扔出去。
“你真不知道啊?”祁卉也挺意外。
“噗。”祁卉实在忍不住了,以手掩面,香肩颤抖。
吴总浑身一抖,“什么?”
敦煌上一部古装大剧是《琅琊榜》,上一部谍战大剧是《潜伏》,上一部都市青春大剧是《欢乐颂》——“大剧”这www.hetushu•com两个字,对其他的公司来说,可能是一个宣传的噱头,但对于敦煌来说,那就是等于成功、爆红和人民币。
“……”
“别啊,林董。”
到底脸皮的执念还不能完全扔掉,吴总还是打算绕两个圈。
现在,轮到了古装剧,一部《琅琊榜》已经让他们心底一沉。吴总想着,如果今天的消息传出去,恐怕又有很多人睡不好,吃不下了。
祁卉推推他,翻了一个白眼。
掌声如潮涌一般,似乎是准备好了,就等着筱思远一声令下,就千军万马齐鼓掌一样。未必有那么多人知道谁拿了奖谁没有——不然也就没那么多人会来了。但林海文这个奖,应该是没有悬念的,不说两部戏入围,以《琅琊榜》今年在严肃评论界、收视率、网络点击量,还有互联网口碑各方面的全胜,林海文不拿这个奖——二牛都不敢回家见大牛。
从婆媳剧、家庭剧,到近代战争历史剧这些,很多人都有一种路被敦煌走绝掉的感觉。
“怎么可能,敦煌虽然古装剧比较少,但是一部《琅琊榜》已经大出风头了,现在哪家公司敢说自己制作古装剧的本事,比敦煌厉害呀?”
吴总怎么说呢,刚才他确实是走神了,走神的原因——因为是理解了林海文的臭脾气?他可真是疯了。
林海文摆明不肯谈了,吴总也没办法,只好老老实实坐着,看主持人上台。颁奖礼不直播,白玉兰也没有那个地位让央视电影频道直播——谁让它首先就是电视剧类奖项呢。至于地方台,举办地京城台都没直播,只是安排在明天稍晚一点放录播带。别的台就更不用说了。
筱思远先说“今年诞生了很多好作品,这些好作品当然离不开演员的演绎,导演的辛苦。当然,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一个好的剧本。”
颁发了两个技术类奖项后,居然上去了一帮人,捧着演讲夹子。
“呵呵呵呵,是么?等会我问问天韵的黄总,看m.hetushu.com他敢不敢啊?”
当下林海文开始做这些历史剧的剧本,也是田力他们的建议——古装剧毕竟是大门类。在林海文大手笔地拿出《琅琊榜》来试水之后,接下来顺理成章地推动这一块,也是意料之中的。敦煌外面,尤其是做古装剧的公司,都颇有一种狼来了的感觉。
林海文款款起身,先和祁卉打个啵,再跟大家挥挥手,至于一直想要跟他握个手,甚至想能拥抱一下就更好的吴总,早被忘一边去了。
……
为了保证自己脸部平静沉着,林海文基本上花费了最大的努力。
林玉《玉河县的王二牛》
“这样啊?”林海文瞥了眼舞台:“哎,要开始了啊,咱再说。”
最后一部,还跟敦煌购买了《好日子》的版权作为主题曲。
“今天我们来了很多的巨星……”还是影视频道的美女把话题给弄回来,开始介绍来宾。林海文没有捞到介绍,主要都是大明星和偶像们。卞婉柔、万真真,贾世凯、李桐,沈俊涛、蒋云彻、姚莉等等,都被她点了一遍。
突然对他有点理解起来。
林海文要笑死了,究竟是谁排的,那两个被安排念“啊”的,是不是太尴尬了?好歹后面添上一句话呀。可能是觉得连着就不能体现这种深沉的、澎湃的感情了,所以单独拿出来。但叫人看着他们饱含热情地念出一个“啊”,实在是搞笑的不行。
结论应该是:会。
颁奖前,一个二个三个,这个协会的头头,那个台的台长,部里的委员会的,四五个人讲话,嘚吧嘚地——也怪不得不安排直播,这种直播谁会看?搞不好第一分钟是2点收视率,第二分钟就只剩下0.2了。
“再说再说,啊,哈哈哈。”
林海文只好瞪着眼睛看着发言的京城台台长,一会儿猜测他头上那一小撮毛能不能数的清呢?都说头发是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清。但这位台长,那真是月朗星稀啊——大脑门亮成一轮圆月,寥寥几根头发和图书,应当是数的清楚的。一会儿又想着京城台承办的环球小姐华国区的比赛,不晓得有几个伺候过他,也怪难为那些小姑娘的——就算是卖,想来那些漂亮女孩,也是愿意卖给英俊潇洒如他林海文这样的领导的。
我跟你拼了,谁也别想好过!
他暗暗看了一眼林海文。
林海文摇摇头。
这话声音略大,被边上的吴总听到了。他斜眼看了林海文一下,装什么呀,你还不知道你自己获奖了么?
“哎,不管是胜过了二牛,还是好日子,都没什么可高兴的啊?”
“还以为你知道了呢,就没跟你说,那你为什么来啊今天?”祁卉也意外呢,林海文拿奖无数,尤其是编剧奖,基本上能拿的都拿了,但他亲自出席的真少,凤毛麟角的。所以这一次他来白玉兰领取编剧奖,还真是让祁卉出乎意料了。现在居然发现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拿奖了,那就更意外了。
那个丢掉的脸,谁负责赔偿?
是不是姚莉那个小浪蹄子给你伺候舒服了?你想要踩了我给她铺路?
就这么乱七八糟地想着,终于把这些讲话给熬过去了,偏偏那个老货主持人话也很多,迟迟不肯进入正题,又说不出几个有内容的话题来,一直说着他们京城的这个那个,你当时你是导游啊。
“总是要多尝试的,这一点还要跟名扬多学习。”林海文虽然在内心深处欢快咆哮着,但是面上还是很矜持的,说着很得体的官方套话,演绎着一个娱乐圈老板应该有的虚伪样子。
“呦,筱思远亲自颁奖啊,该不是我得奖了吧。”林海文一看颁发最佳剧本的两位,一个是大编剧筱思远,另一个是演员陈穗。
“恭喜。”
“汇报这蒸蒸日上的文化赞歌”
好大,好深啊。
“吴总?吴总?你尿裤子了!”
“宫廷大戏,跟琅琊榜不太相同,主要是一部女人戏。”林海文强调了女人戏,还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唐婷那边:“本来有个角色,唐小姐倒是挺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