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80章 翻脸啦哈哈

车队重新拉回酒店,谢俊一脸冷峻去跟他爸妈说了。
“我有开玩笑的样子么?”
死钱眼里头了?
“……”
也不知道谢俊是怎么说服谢爸谢妈的,反正没一会儿,他就站到台上去,打开了话筒:“不好意思啊各位,今天出了点意外,婚结不成了。王娜的亲属朋友,请现在离席到礼金台把钱领走吧,劳烦各位跑一趟。我们家这边的,大家可以现在去领,也可以吃饭再领。就当我请大家吃了一顿,见见面,抱歉了。”
“应该可以退一部分菜钱吧应该,不过损失也挺大的了。”王鹏在边上叹了一声:“三十桌,一桌6000,18万啊。结个婚也是太费钱了。他这还是有房子的,要是没房子,在京城想要买个房子,更是要拼了老命。现在这个时代啊,结婚都结不起了,悲哀。”
全场哗然。
“不结就不结,你别后悔!”里头尖声叫到。
“王娜,你出不出来?”谢俊带着火吼了一声。和*图*书
谢俊几乎是立马就挥手下楼了。
感叹完,王鹏没得到任何回应,等他一抬头,看见林海文、鹿丹泽、哲昇三个人的样子:“得,是我傻逼了,跟你们三个有钱人说这个干嘛,结去了吧你们都,一天结一次,去吧去吧。”
剩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不知道做什么。
“就是,你长多丑啊,不敢开门见人。”
家里除了新娘伴娘,几个堂姐表妹的,其他人都已经到酒店去了。
我去你妹的!
……
谢俊看看自己身边这几个伴郎朋友,再想想王娜里头那些出幺蛾子的伴娘姐妹。
“谢俊,你要真不愿意叫,也行,三声,一声三千块钱,拿钱顶也行。”
“你什么意思啊?学狗叫?你想得出来。”
“王娜,60万我都出了,你跟我说几千块的事情?昨天我们怎么商量的,今天你是怎么做的?学狗叫?你脑子有坑啊?还拿钱买?老子给了60万,你特么给我叫个2m.hetushu•com00句听听?”
“谢俊,你什么意思?”
“王娜,要么,现在你开门,我们去酒店,要么这婚就不结了,你再找找下家,看看有没有能出更高价格的。”
这会儿,她们还在想,是不是谢俊在耍花招呢,骗她们开门。
王鹏赶紧拉拉谢俊,让他不要冲动,不过显然,谢俊已经从暴怒当中回神过来了,这个决定,恐怕是他冷静下来之后迅速做出来的。王娜跟他,其实也并不合适,当初王娜倒追,他一个菜鸟也就应了,顺理成章一直发展到结婚。但其实这两年来,两个人的性格、兴趣爱好,都天差地别的。
林海文看着谢俊面沉如水的样子,感觉他做好准备要不结了。
“呸。”
噔噔噔,里头急促地高跟鞋声音靠近过来。林海文都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着,今天要是接不到人,也太出乎计划之外了。
等他们俩走了,过了几分钟,门被拉开了一道小缝隙,两m.hetushu.com个眼睛溜溜的往外看:“真走了啊。”
“不可能说不结就不结的,这人都请来了,不结了多丢人啊。娜娜别怕,他肯定还会回来的。”这是那个没到厕所去的尖锐女声的主人,长的确实挺丑。
“有你什么事啊,丑人多作怪。”
“怎么不操心啊,里头还有我出的400块呢。”
“还没上菜呢,可以退的吧。”
王娜穿着婚纱,拎着下摆,噔噔噔跑出来,一个人也没有了,空荡荡的门口:“谢俊,你王八蛋。”
“就是这个意思,你听不懂么?”
谢俊啪一下把捧花给扔了。
“不是不结了么?你走啊。”
“……那,那现在怎么办呀?”
鹿丹泽翻一白眼,一拉他胳膊就往楼下走:“快走吧你,操什么心啊。”
“……谢俊,你是认真的?”
“今天这种日子,你就不能听我姐妹的么?就一天,不能忍忍么?”
里头没回应。
谢俊一声冷笑:“这事儿就是不成,在我这,跟杀人放火和_图_书一样,一次都不能做。怎么着吧,你现在是,我不叫你就不开门了,是吧?”
“换个人开,你躲厕所去嘛。”
“呃,谢俊已经走了,我是说,你把刚才那些红包还回来啊,不然,这可是诈骗。”
歪风邪气多得很。
“钱,还没拿回来呢?两万块呢,不是小数目呀。”林海文跟在后面,嘀嘀咕咕的。他走慢了一步,就他跟鹿丹泽还在后面,想了想,他拍拍门。
“谢俊,让你随便喊两声都不愿意?你还说以后都听娜娜的?那我们怎么敢信你啊。”
“发火了,发火了,要打起来了,翻脸了,啊啊啊。”林海文有点小兴奋,被哲昇给瞪了一眼。华国人传统观念里头,绝对是不能破坏人家的感情和婚姻的,哪怕哲昇也算是个进步青年了,但跟林海文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坏分子比起来,还是不一样的。
过了会儿,还真换了个女人上来说话,刚才那个尖锐的嗓子不知道是不是到厕所待着去了。
“哈哈哈,和图书仇富啊,王鹏同志,你这个思想要不得。”
亲朋好友都还在酒店呢,这要是不结了,不是完蛋了么?
这就是两个人性格差异的明显体现。
“谢俊,你什么意思啊?”这是王娜今天说的第一句话。
林海文跟着吼一句。
“这是王娜老家的习俗?”林海文没忍住了,问谢俊:“这可够特别的,女同志的地位很高啊。”
就算是今天很顺利,以后呢。
外头一帮男的,这会儿都哈哈哈起来,里面反而是一片安静。
王娜已经开始哭了。
这话好狠。
谢俊一个学艺术的,怎么可能低下这个头。别说王娜老家没有这个习俗,就是有,他也不可能就遵守这种陈规陋习啊。有些地方,还有公公先扒灰,儿子再吃肉的习俗呢。还有头天晚上,大家伙一起轮一次的习俗呢。
“为了几千块钱,你跟我说你婚不结了?”
鹿丹泽跟哲昇笑坏了,他们早就不愿意忍了,好好的,乐呵呵地把事情办了,多好。结果出幺蛾子要出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