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77章 女,大?哼!

谷萩简直是个流氓,这个断句和对音调的掌握,堪称登峰造极了,大家伙哈哈哈哈,然后被祁卉一个一个瞪回去。
说完了正事,仨画家在林海文的黑龙潭画室参观访问,这间画室装修之后的可用面积高达400平米,垂挂着12盏荧光大灯,大晚上也会亮如白昼。空间区隔除了里面有个90平左右的生活区,其它地方都用长桌、高凳、麻线帘子等分开。
“我这个画室装了温湿度调控系统的,再说了,它们不还有框么?”
“这都是钱堆出来啊,啧啧,起码两三幅画的价钱呢,真是肉疼。”林海文摇摇头,皱着眉,捧着心。
看完都下午六点了,四个人,又喊了哲昇公母俩,下班的祁卉,一起去吃好的。
“王老先生的国画哎。”
更何况,这个画室还位于京城黑龙潭湿地公园里头,更是难得之上再加难得。
哲昇现在可不是弄石膏头的了,他弄的是现代雕塑艺术、装置艺术,那都大开大合的,林海文怕被他烦死,所以坚定拒绝了他想要掺和的心思,跟对另外几个画和-图-书画的,那是截然不同的。
林海文看过去,那是一幅挺小的作品,A3纸那么大。画的是一个花塔,层层叠叠的全是花,而且绝大部分是淡色系的,淡黄、淡粉、淡红、淡蓝,朦朦胧胧的,颇有印象派的意味。展现了非常高的色彩水准。这是之前常硕在巴黎的时候,跟拖尼特说起,林海文布置了一个非常大,环境非常好的画室,有空他到华国去,邀请他去参观一下。结果拖尼特就送了一幅给他——作为林海文在法国,甚至整个欧美画坛头一个伯乐,他是非常看好,也很喜欢林海文的。这次林海文从法国回来,一起带回来,就挂上去了。
“是扎眼啊”,鹿丹泽一屁股坐在布袋沙发上:“而且何止是扎眼,还扎心啊,一刀一刀地扎在了我的心肝儿上。”
“哎,江副院长的。”
“老蒋的。”
“唉。”鹿丹泽幽幽叹气道:“我大概得画2、3000幅才有可能够了。”
“这个是……我的上帝啊,拖尼特,高美的拖尼特么?”
虽然小一点,m.hetushu.com但拖尼特这幅画,应该是整个画室里头,最贵的作品。
谢俊长叹一声,想一想也是——还是别想了,想了也是自己难过。
“画那么多你也卖不出去啊。”
鹿丹泽家里钱不少,但也很难斥资千万给他布置一个画室,他的天赋还可以,加上林海文也给了他一些指点,现在虽然还没有能够签约画廊,但已经走上了这条道路了,反正他不缺钱,专心一志地磨炼两年,也就能够靠着这个混饭吃了。
“司蔚的这里是。”
恶人值+20,来自京城市鹿丹泽。
“汤云华老师,天美那个吧?”
现场另外一个女人,吕骋,对祁卉也是很羡慕的:“祁卉现在可是娱乐女大亨,我上回看新闻,说她是华国娱乐圈的斯塔西·施耐德,就是好莱坞环球影业原来那个CEO。”
“……知道了,林大神。”
“就算他不让你们家哲昇去他画室折腾,你也不能这么抹黑他呀。”祁卉笑嘻嘻的。
噗。
不过按照拖尼特和他的画廊的约定,这幅《花塔》在拖尼特在世的时候和-图-书,未经画廊许可不能出现在市场上,换而言之,虽然很贵,但也是没法换钱的。好在林海文本来也没有这个计划。
“……”
这会儿,大家就开始注意到画室墙上挂着的这些作品了。
“女,大?哼!”
“八卦她也不懂?”林海文点完菜,把菜单递回去给服务员:“你看这仨,不都是在聊八卦么?哪有正经事啊,难不成吃个饭,还聊达芬奇怎么通过解剖研究人体结构,画出《维特鲁威人》的黄金比例?”
谢俊摇摇头:“得了吧,她也就是跟我学了两个星期,七窍通了六窍吧。我们聊的,她也不懂。”
“别给我出去传啊,本来就够扎眼的了。”
不同区域放置着不同规格和模式的画架、材料。
另外三对儿,剩下他一个落了单。
“谢俊,怎么不把你女朋友喊来一起吃呀?”
“上菜的时候不许噗噗噗的笑啊,口水都进去了。”
“噫,这是常老师的呀。”吕骋绕到了墙上挂着的画,她最先看到的就是常硕送给林海文的一幅《天河》,画的是天马河口的瀑布,很壮观,和_图_书幅面也挺大的。出去就是两三千万人民币的价格。
谷萩跟祁卉挤在一起,控诉林海文:“他太过分了,把你弄到公司去当牛做马,自己在外面逍遥,搞不好还有个小情儿呢。”
总之说是个绘画小工厂也不为过。
也没有人觉得他失礼,挺自由地仔细欣赏那些大师的作品,还有林海文边上画完的,正在等着上光油的一幅回《黑龙潭野鸭图》,看了三四个小时,也不带累的。
“嗤,有空你们可以过来一起啊,大家互相讨论,共同提高……哈哈哈哈,好吧我太假了,是我有空可以指导你们一下,让你们也进步进步。”林海文重新坐回画架前面,也不管其他仨人龇牙咧嘴的样子:“你们自己转吧,我继续了。”
鹿丹泽后退几步,环顾一圈:“这些作品,特么都破亿了吧?你居然就这么挂着?”
林海文也是没办法,安保系统在做的时候,花了他300万,那真是高科技了,太高科技了,不过连常硕都说应该花,别说这些别人的作品,就是林海文现在的身价,铤而走险的不会少。
“陆http://www.hetushu•com松华先生的经书贴啊,啧。”
举整个京城,甚至整个华国的画室,这里也是首屈一指的。
“怪不得你这里进门这么繁琐,跟进博物馆似的。加上你自己的藏画,这里可不就是个博物馆了么?”
“不拐,我也不是谷家人,更不是哲家的,嘿嘿。”
比如数米长宽的画架墙、各种标准规格的蒙布画架,实木大书桌,上面是文房四宝,连带着镇纸笔洗画缸等等一应国画书法用具。
“哎呀呀呀,这还没成林家人呢,就胳膊肘拐的变形了。”
太欠揍了。
“……”
“羡慕啊。”
而且又在湿地公园里头,难免是有安保漏洞的,只能靠自己。林海文现在在攒恶人值,希望看看能不能换出一个保家卫国的东西来,血杀飞刀之类的太狂暴,天魔乱舞图那是无差别攻击,都不太好用。
还没走开的年轻女服务员,没忍住笑。
以他最近的拍卖价格,这幅画应该在600万欧元,也就是4000万人民币左右——只能说这些知名画家,有钱任性了。
“你这个画室真是太高端了。”
仨女人特别能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