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73章 京城图书年展

第二天早上,祁卉开车去上班,林作栋昨天可能有点小兴奋,起的略晚一点,林海文已经在处理邮件了。
他大早上登录这个邮箱,当然是早上突然想到了邀请函那码事。
林作栋眯着眼敌视了他一阵,不说话了,觉得继续说下去没有胜算,等祁卉下班一起吃饭的时候,他就开始给林海文抹黑了。说他懒骨头,说他不用功,让祁卉要多多督促他,不然日后平庸下去了,那真是让林作栋都痛心疾首啊。
“林海文先生,兹于7月……京城图书年展……邀请函?你居然连夜去要了一个来?”
“在文坛,你还有什么地位可言?你还有什么前途可言?”——这是林作栋的原话。
“哈哈哈哈。”林海文乐颠了都:“22岁我吃老本,40多的你是潜力新星,怎么这么黑色幽默呢。”
信!
“你离我远点。”
拿邀请函换了两个胸牌挂着,老林家父子俩就进门了。
在安检口,林作栋终于又跟林海文说话和_图_书了,让他松了一口气。
这人一出名,事儿就多。
他怎么想都觉得不该收不到邀请函,虽然说写了个《骂人圣经》,但也没被国内封杀啊。
“你是不是有一种高深莫测的爽感啊?感觉全世界都是低能儿,被你骗的团团转。”林海文问他爸,然后从林作栋的笑容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忒无聊了这人。
最后说定,林海文开车送他到京城艺术展览馆,送到就走,不要泄露了他的身份。
把电子邀请函发到他的工作邮箱里头,电话都没打一个。
林海文这么轻飘飘地说完之后,还拉出他的收件箱给林作栋看:“喏,你瞧瞧,美术展,音乐节、企业研讨会,高峰论坛……太多了,哪有那个时间呀。”
林海文也收到了邀请,但对方估计是觉得请他也不会去,就意思意思了一下。
林海文开车过去的路上,瞅了他好几次,心里惴惴难安,要知道就不这么打击他了——嘴贱习惯了,http://www•hetushu•com一下子改不过来。
至少从展位上,林作栋在童话区相当明显,而童话区又是非常热门的一个分类。
两边电话打过没几天,林海文就又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林作栋要到京城来参加个活动了——京城图书年展。作为大热的童话作者,林作栋的作品比林海文那寥寥几部电视剧同名小说和诗集,还要来的更受欢迎一点。
随着《舒克和贝塔》的热播和热销,木东的名字从狭窄的童话创作圈延展开来,在读者那里也有些名声了,在大众媒体那里也偶有露面了。连带着他此前的一些皮皮鲁系列作品,都一并被带动起来。
这一次是林作栋小胜一场,林海文暂且放下,留待来日,所谓儿子报仇,十年不晚啊。
“什么呀?快走吧,到点儿都。”
一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算是走了出来,重新抖擞精神。
这一击有点狠,林作栋长长久久地沉默了。
各方销量,不管是实体书店,还是www•hetushu•com网络上,都出现了一个飞跃式的进步,这么算一算,他的版税也是很可观的。老林颇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在这个家庭里,林海文穿来之前,他是毫无疑问的顶梁柱,林家的扛把子。但自从林海文开始展露天才,写出《古诗观止》的一等品,拿到好几万稿费开始,这个事情就变了,后面林海文开公司,身价跟踩了筋斗云一样,就更别说了。另外梁雪呢,失业那会儿还算可以——这话说的,后来突然点亮了黄焖鸡的技能,开公司,开分店,办集团,现在也是几大千万,过亿身家的女企业家了。
京城图书年展,其实并不真是一个很小的展览,在华国也属于前五的图书展,仅次于国家图书展、京城国际图书展,海城国际图书展等寥寥几个。而且这个展览比较纯粹,很有现代风格,没有太多的会议之类的,艺术展览馆提供了一些开放式的空间,免费的水和咖啡,也邀请了一些参展作者来,可以自由和*图*书组合,读者和作者谈一谈,觉得挺好,就找个地方多聊聊,旁人想听想参与的,就直接加入进去,一个两个不嫌少,十个八个不嫌多,这种模式号称是“浸入式”,很受好评。
林作栋到京城的时候,看林海文都是斜着眼的,意思大概就是,这么大的图书展,都没邀请你,邀请了我,你瞧瞧你,一天天的不务正业的,结果怎么样?好好的作家不当,偏偏去画画,去办公司,现在呢?
“说的好像你有邀请函,能进得去一样。”
“呵呵,你呀,就是躺在那里吃老本,没什么出息。”
等林作栋迷迷茫茫地起床的时候,林海文笑的一脸深刻,看着林作栋洗漱好,吃完早餐,他才让他过来看。
按照道理,无论如何他都应该有。
“嘿,没完了你还,你信不信我刷脸就能进?”
林海文一般不当着媳妇的面说他老爸,祁卉就更是不会在这个时候说话了,只一个劲地给他进菜,让林作栋好好发挥了一阵。
林家相爱相杀的主www•hetushu.com题,总是万年不变的。
“喏。”
他一般是处理私人信箱,个人的公开信箱,他基本上是两三个月才想起来看一看,扫一扫。这个邮箱只是为了让那些想要直达他耳朵边的人,有个地方发邮件——至于有没有回馈,那就是不管林海文的事情了。真有事情,一般都发到他私人邮箱,敦煌公司,现在还有法国的布罗画廊,然后再转一道递给他。
“明天是我送你去?”林海文等林作栋歇了,才说正事:“我送你到门口嘛,我不进去。”
“咳咳咳。”林海文被弄得差点咳出小心肝来:“什么我去要了一个,明明是很早之前他们就给我发了,不过呢,我没注意到。毕竟,是个不怎么重要的活动,注意不到也是有的。”
在收件箱里头一搜,呵,果然有!
林海文也是为之倾倒啊:“得了木老师,差不多就行了,假假的我也还是作协的委员,您这还没登堂入室呢,就一口一个文坛,谦虚点行不行?”
只有他,曾经的扛把子,人生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