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67章 什么玩意

他当先就走了。
他们俩的交谈都是用法语的,三个华国人也听不懂,还以为林海文是在帮他们交涉呢,焦急里头还有些期待。
在法国安保的眼里,这就是仨日本人被林海文给说服了呀。
“知道什么呀你就歧视了。”林海文翻一白眼。
“林先生,林董,您这——啊?”
林海文环顾了一下,不少人都被那一句“日你个姥姥”给惊到了,这会儿都在看过来,当然,也就看到了那个人喊林海文的样子。
林董?
“咱们打过交道?”
哎呀,林海文果然是个好人!
“……他们说的不是华语么?”
“你好,林先生。”安保人员当然是知道林海文的,多出名呀他。这个展期里头最贵的不是林海文,但最出名的人里头一定是有他的名字的。而且毕竟他是华国人,法国人可能不太分得清一个华国人和另外一个华国人的,但将华国人跟欧美人分开,自然是再容易不过。
“等等啊。”林海文特别善解人意地帮安保人员说道,他用的是日语,恶人谷标准www•hetushu•com日语,对着仨华国人嘀嘀咕咕了一阵,那仨人一脸懵。
林海文脑子里转啊转啊,迅速地转出一个主意。
“你好。”
“这个,是那个法国佬的毛病嘛。”王明军在国内也算是有头有脸的,被林海文一说,就不舒服了,但他也不太敢给林海文撂什么脸色:“跟他怎么说就不成,就是一个画展嘛,我们也不是不知道,法国的画展,人家都是可以进的。他就是小看我们华国人,歧视我们嘛。”
“王副院长啊,你们院里头,我认识的倒不多,王老一个,哦,还有一位孔先生,咱俩是对头。不过您既然是行当里头,不管是做行政的,还是专业的。怎么着也不应该在画展门口大呼小叫,连国骂都出来了,这有点丢人吧?不仅你自己丢人,连着我也觉得丢人啊。”林海文说的挺白话的。
“不用,我也看得差不多了,我就先走了,再见。”
“你知道今天这里头的画总共值多少钱么?至少3000万欧元hetushu.com起步,2个多亿人民币,让人随便进?少了算谁的?”
“这样啊,没有门票,是不允许进入其中的,您可以跟这三位华国游客说一下么?他们好像是不懂法语,我的英语也不太好,华语就会一点点。”安保人员还略羞涩,随着华国游客满世界扫荡,歪果仁会几句华语不算什么,但他的华语应该确实如他所说,不是那么的利索,不然如果让他听懂刚才被骂了一句“日你姥姥”,他估计也不会有这么平静的态度了。
王明生脸上抖抖索索的,一咬牙又喊住了林海文,赶了两步。
林海文还真愣住了,华国书画院,名头很大呀:“哦,王先生还是同行?”
“呵呵,我是华国书画院的,王明军,经常听您的大名。”
王明军连连摇头:“哪儿啊,我没这个天分,我是做行政的,忝为书院的副院长。”
说完之后,他才转回来跟安保大哥解释:“我跟他们说,如果要看展,需要提前一天致电组委会,或者是在官方网站上领取电子门票,否则是不hetushu•com能进入的,请他们可以下次再来,不要影响到你的工作,我也不能额外破坏规则的,虽然我们同是亚洲人,是睦邻友好的国家,但也不能帮助他们日本游客破坏规矩。”
说着他还看了边上一脸焦急的三个人,仔仔细细地衡量了一下。
展厅出来就是街,虽然人不太多,但林海文也确实不愿意在国外大街上跟华国人吵起来,说明白之后,就摆摆手:“今天这个展已经是最后一天了,你们也赶不及了,下回打听清楚了,要不要领票入内的,不然白跑一趟,还讨人嫌。”
巴黎确实有大量的画展是随到随进的,但绝对不包括今天的画展。
安保人员倒没有不信他,瞅着那仨人的眼神就不大好了:“怪不得,我也会一点点的华语,却怎么都跟他们说不通。”
同行还这么不懂规矩?在国外画展丢人现眼?
就只好走过去。
“呵呵,还是去央美吧,天美不行,你儿子这灵光头顶的,千万别给天美耽搁了,啊。”
走出展览厅,林海文还没开口,后面那大叔就先和-图-书开口了。
“这两位,是您的朋友?”
“噢噢噢,太谢谢您了。”
“是的,但不太正宗,有点歪果仁口音。你知道的,华国游客在外面比较多,这里头的害群之马也就相对多一点。好些东亚国家的游客,特别坏,明明不是华国人,学了几句华语,就在外面惹是生非,还冒充华国人。尤其是日本、韩国、新加坡之类的,毕竟在欧美国家,看亚裔都长得差不多。”
林海文当头就走了,后面一脸热情的安保大哥看着他。他跟那仨华国人使了个眼色,华国人就是懂看眼色的,刚才一声不吭,等林海文“帮他们交涉”呢,省的自己乱插嘴不好。这时候看林海文的眼色,自然而然地就跟了出去。
可能是不愿意弱了声气,王明军又补了一句:“不然我们书画院也有不少大师的。”
“林先生,林先生,成吧,那展您说不能看,我们就不看了,听您的。”王明军还觉着自己给了林海文面子,却没注意林海文挑起的眉毛,你是个傻缺么。
就你那几句“你好”“欢迎到巴黎来”和_图_书“开心”,能说通什么呀。
摸了摸额头,安保人员那眼神,让林海文也不能当做没发生过。
“呃——不,不是的,你知道的,我挺有名气的,认识我的人挺多的。”林海文断然摇头。
后面仨面面相觑,儿子动了动嘴,看着他爸,有点着急的意思。
“……啊?”
这个事情,反正林海文是在胡诌的,有没有这一出,他是不知道的,上一世,湾湾倒是有人说自己这么做过。
“哦,我瞧着他们不太像是华国人,倒有点像是日本人。”
他正把他儿子推过来,十六七的小伙子,个子挺大了。
“这是我家小子,也是学油画的,今天就是为了他能看看学学,我们才赶来的。”王明军说起儿子,脸色好了点:“他天分还是挺好的,明年呢本来想考央美的,指定也是没问题。不过他特别崇拜你,所以呢,天美虽然差了点,他也愿意去,都是看在您的份上,就是您看看,能不能他进了天美,您带带他?收个什么入室弟子的,哈哈,您虽然是年轻点,但我们都信您,愿意把孩子托付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