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61章 大价钱

“所以这位同学的问题,我相信你已经有答案了。”
但,谁在意呢,林海文我行我素。主要是谁让你们之前晾着我呢?
下面提问的同学,没有去提问阿德里安,而是把问题给了意大利的贝尔纳,提问者是个意大利的妹子。
有主持人就是好,连着三个问题都丢给林海文之后,主持人开始要求大家关注不同的画家了。
“林先生,事实上,目前拍卖价格中,排在最前面的,基本都是抽象派作品,您认为市场和收藏家,会更喜欢您的风格么?”
“是的,你们可以问问阿德里安,他是台上唯二的正经画画的画家了。哈哈哈,开个玩笑。”
“林先生,能叙说一下你所谓的天赋的概念么?什么是有天赋?”
座谈会结束的第三天,还在展览的《飞天升佛图》被布罗画廊以340万美元售出,买家大名鼎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在他的第二次座谈会——跟阿德里安、贝尔纳、阿尔图尔这帮人一起参加的“世界青年油画名家座谈会”上,hetushu.com提问就跟海水涨潮一样扑过来了。
林海文的笑容就格外和煦起来了。
绘画也是一样的,抽象派只有一堆颜色,一些不明确的形体,观看者可以去想象,你想要从灰色里看到悲伤,你就能看到悲伤,你想要从绿色里看到绿帽还是勃勃生机,也都随你,这才是抽象派之所以成为主流的原因。即便当创作者的意图被他本人透露出来,或者是被一群专家给确定下来,这种想象的空间,也没有显著削弱,而且还格外带了一点探究性——怎么从这些鬼画符里头看出那些七七八八的东西,以显示自己是个很有眼光和内涵的人。
恶人值+300,来自荷兰阿尔图尔。
“而我显然是属于少数派的,市场如果是健康的,那我给你的答案:是的,市场会更喜欢我的作品。”林海文接着说道。
“贝尔纳先生的回答,挺不错。”林海文在后面添了一句。
这个展开有点神,不少人下意识地看了看台上其他画家,捕捉到好几张hetushu.com炸裂的面孔。
“林海文先生,你对于‘源古典主义流派’的评价怎么看呢?你能描述一下这种流派的技法特点,或者是有别于新古典主义,也就是您的老师那样的流派的特色么?”
是的,提问者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林海文是个等会就要被大家打死掉的疯子。
后面的问题,问到林海文的,他就给回答了,没问他的,别人回答完,他也时不时在后面插一句嘴。整个提问环节,就光听到他的声音一直在响了。
底下窃窃私语,林海文这是说他未必能在生前得到市场认可,但闭眼之后会受到重视的,这差不多就是认怂了,都说起死以后的事情了。
显然,他得罪大批大批的人,台上除了阿德里安略感兴奋之外,其余三四十岁的人,多多少少都能算在抽象派里头。
林海文,孤单了。
不过不论是Facebook上的讨论,还是《艺术评论》打头的关于《飞天升佛图》和林海文流派的讨论,都把关注点从巴黎高美3http://m.hetushu.com20周年纪念活动上,聚焦到林海文身上。
几乎是主持人——是的,这一次,有一个专门的主持人了,当他宣布提问开始的时候,底下齐刷刷的举出了几十只手,简直跟丧尸似的,都是白嫩嫩的小臂,它们边上的脑袋的前表面,也就是脸上,各个都相当狰狞。
贝尔纳的回答里,还是暗戳戳地回击了林海文。
恶人值+200,来自巴黎霍迩德·玛索。
这是独属于林海文的方向。
……
幸好大家都是体面人,台上台下还能维持住。
如果不是林海文拥有凡·艾克源种悬浮球,他一点都不相信一幅画能有什么丰富性。
才怪!
“你要知道,在过去一个世纪,抽象派的人通过强调内心表达,蛊惑了美术史,主宰了美术。扭曲的人体,不可名状的形体,一坨一坨的色彩……所有这些画作,都指向一点——剥离具体的形象,才能有独特的内心表达。事实果真如此么?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精神是可以脱离具体的事物,仍然能为人http://m.hetushu.com所感知的呢?英雄的精神总要通过英雄来表达,败类的精神同样也需要败类来表达。因此我的画作,目的在于告诉所有的观众和画家,绘画作品拥有超越我们想象的丰富性,换而言之,一幅2.5维的油画,是能够通过具象的表达,来展现深层次的内心,复杂的情感。而且这一方式,绝对优于把绘画变得不能清晰感知的那些流派。”
一个看上去是法国人的帅哥得到了第一个机会,东道主优势。
抽象派为什么大行其道,因为它提供了一个想象空间,就跟小说改编的影视剧总是没有办法得到原著书迷的认可一样,小说有很多想象空间,读者尽可以想的尽善尽美,但影视作品是做不到的,总有这样那样的不足,比如男主角太丑,比如女主角胸太小了,再比如那些看书时,脑补的劲爆场面,居然都被和谐了。这种不满是可以想象的。
阿尔图尔他们都快气神经病了,底下的观众,其实也觉得林海文不够礼貌。
恶人值+200,来自马德里托纳。
窃窃www.hetushu.com私语为之一顿。
但是林海文借助悬浮球,可以在描摹具体事务的同时,狠狠地,用力地,粗暴地、蛮横地进入到了自然女神的体内。
提问的明显不是个学生了,听着倒有点像是文艺作品贩子。
两次座谈会,相隔的时间很短,只有三四天的时间。
也就是威尔说的,在前辈巨匠们彻底揭开了自然女神面纱之后,林海文深入了自然女神的双眼中。
掉了一地眼珠。
“很遗憾,你可能没有天赋,所以你不知道这个概念,如果你有的话,你不会问这个问题的。”
恶人值+300,来自意大利贝尔纳。
“哈哈哈,开个玩笑”,这在国内,不少人都明白林海文完全就是在耍流氓。但在巴黎,这还是比较好用的,所有台上的,包括注意自我形象管理的阿尔图尔,除了抿了抿嘴,瞪了瞪眼睛,鼓了鼓腮帮子,挪了挪屁股,然后露出一个半尴不尬的笑容来之外,什么也没做出来。
“就市场认可而言,毕加索是少数派,拉斐尔更是少数派,梵高、莫奈等等,才是多数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