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54章 蠢萌二代

可惜,恶人值不够了!
“说什么呢。”
“哦,幸会。”
“强奸地?被强奸地?”林海文想着他父母双全的,正宗富二代,也不可能有什么悲惨过去,就往偏门猜。
“南海?什么南海?我请了高人测算过的。”
干干净净。
“你似不似洒?”林海文啪一下,一手盖住了图片:“要有一点追求,有一点企图心,为什么就不能卖高一点?老外卖的没这么高,我们就不能卖这么高了?这叫自我菲薄嘛,古代的时候,那帮老外都靠着我们给他们运瓷器,近年都抖起来了。凌鸣,是时候告诉他们了:华国,才是瓷器的故乡,最高水平瓷器,永远出在华国!!这是民族的宣言,这是时代的强音,这是你我共同的伟大使命!”
因为它的窑变是非常恣意的,匠气比较轻,现代人讲究不可复制,独一无二,钧窑就有这个特性。加之它质感丰润有气势,没有廉价感,烧出来就是霸道总裁范。所以在凌鸣这样的专业人士眼里,那真就是比珍珠玛瑙还要有吸引力。
话是人话,就是这个表情,怎么那么欠揍呢m.hetushu.com
钧窑其实算是古瓷器当中,最有“现代审美”的一种。
“什么大师,我也是大师好不好,正儿八经的国家工艺美术大师,算起来我们还是同行呢。”
凌鸣虽然是这么说,但他看图片的眼神,可不是那么个意思:“这些瓷器,实物在哪个博物馆?我怎么没见过,没可能啊。”
看了一遍,除了时空画室,让他略微动心,其它的,林海文还真就没有换一个出来的意思了。
千古一钧啊,你那个小工作室,值多少钱啊。
他只能重新回到了5万档,和1万档位,看来看去。
林海文下载了几张钧窑的图片,告诉凌鸣,这种瓷器烧造术,他有!但要他工作室的7成股份。
凌鸣眼角都抖起来了:“那是我以后打算拿来做陶瓷博物馆的。我告诉你,那地方,是京城的地脉龙眼所在的地方,整个京城,就那么一个地方。”
“你连龙眼都信,哈哈哈哈。”
摇摇头,他继续看着10万档里头的东西。
“……你才瘫痪在床。房子,不行。”
“凌鸣,我真的没想m.hetushu.com过,21世纪了,还有你这么蠢萌的富二代。你是喇过?全京城唯一的地脉龙眼,能落在你手上?你爹能做到么?你祖宗全葬在龙脉里头,你也没这个服气啊。”林海文看了他一眼,凌鸣有点不服,看来那个大师,那真是个厉害人,说不定也是王大师那一拨的。看出来凌鸣这个二代对陶瓷的绝世执念,从这里下手,让他深信不疑了:“这样好不好?要是有一天你要开陶瓷博物馆了,我再卖还给你。”
不过凌鸣肯定是不会这么想的。
“林海文,你疯了吧?我那工作室,好歹也投入了几千万进去了,你拿了个什么破——反正,一种瓷器烧造术,再怎么牛,它也是现代的,现代的瓷器,你还想卖多少钱?老外的瓷器都卖不到多高。”
“因为,那是我——”
换出一个钧窑烧造术,-60000,还剩下10万。
剩下的三样。
凌鸣张张嘴,一点也没想到林海文在这等着他呢。
时空画室,顾名思义,林海文都不用去看介绍,就能知道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之前他画过一幅委hetushu.com拉斯贵支的《纺织女》,但时间太远了,几百年,哪怕他画得再像,也很难说这幅画会被当做是委拉斯贵支的真迹。而这个时空画室,可以调整年代,进入其中创作出来的作品,会和同时代的一致。
“那也不能7成啊。”
“看来必须得学一学高更,塞尚的画了。”林海文BIA叽一下嘴巴。
米开朗琪罗的雕塑秘册,180000,这个……也算了吧。
钧窑烧造术,就是原世界宋代五大名窑之首的钧窑烧造方式。钧窑之美,在于窑变,是非常意外出现的一种美,这种烧造工艺,虽然后世宣称烧出来了,甚至烧的比宋代的还要好,但其实是有区别的。林海文换出来的,毫无疑问是宋代的官窑烧造术。
“你为了那套房子,就特意去找了个瓷器秘方来?”
这个东西,是拿来勾引凌鸣的。
按照目前世界油画拍卖价格的排名,高更最高,3亿美金,塞尚第二,也有2亿多,林海文仿出一幅来,就赚大发了。
看到最后一个的时候,林海文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眼瞎了。
换出一个油画师之心,-90和_图_书000,还剩下1万。
为了一座地段很好的画室,林海文也是煞费苦心啊。
恶人值+100,来自京城市凌鸣。
“也不止是,还为了给你弄点养老保障啊,你想想,这个瓷烧出来,就是百年老店啊,等你瘫痪在床了,还是有钱请护工的。”
藏书阁10小时(100000)!
“为什么?”
“4成,最多最多了。”
“好吧,守拙工作室啊,你想要控制权,对不对?那也不是不可以,我这人就是好说话,没别的大优点。所以呢……你把黑龙潭的房子卖给我!”
凌鸣都被他说的热血沸腾了。
伦勃朗、安格尔等人,悬浮球里头的气泡还没有圆满,不能做到十乘十的把握。
说得更简便一点,现在的林海文,如果进入其中,三次机会,可以画出三幅委拉斯贵支的真迹!
兑换轮盘里头的东西,如果他保有的恶人值达到了这个档位,里面的东西是不会刷新的,所以他至少需要把恶人值花到10万点以下的程度,下次来,这个档位里的东西才会出现变化,不然就一直是这么些东西。
弗洛伊德真假画的事情www.hetushu.com,出现一次大家能接受,但要是继续出现,甚至出现在别的画家头上,是个人都会觉得不对劲了。
最后换了个藏书阁。
“7成?”他眼珠子都凸出来了。
等一等,等到19万的时候再来换?
卧槽,一下子来十个,都不打折的?
林海文翻来覆去想了一天,觉得真没有必要,拍卖价格前十里头,有不少二十世纪的著名画家,比如他仿过的弗洛伊德,比如画弗洛伊德的弗朗西斯,这些他不用借助时空画室,只需要通过悬浮球就可以作弊了——唯一的顾忌就是,时代太近,很难造出历史经纬来,收藏是要有脉络的。
国画经验书(高级),140000,这个不要。
“你想要握有你的那个破工作室——”
“切。”林海文一撇嘴:“那我还不如去找个大师合作呢,反正现在大师瓷的行情也不太好,我给他个一成两成的,估计人也会同意。反正你知道,我不缺钱啊,一个陶瓷工作室,我随手就能造出来了。”
林海文肃然起敬了:“请问,这个地脉龙眼,是南海哪位神仙跟你说的?”
“那你说多少?”
“你当我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