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41章 关系很铁

“果果,你头上有个苹果。”是一个青苹果的发卡。
“……”这叫关系铁?白冰玉嘴角一抽抽。
林海文约了白冰玉,本来说京城大饭店搓一顿,结果白大妞还是要去她老同学的那个果汁摊儿——星果。
“黑龙潭那栋啊?”白冰玉还真是了解过的:“那栋房子虽然是豪地管理在负责经营,但好像是属于凌鸣的,凌鸣你认识吧?凌纪他弟弟。”
白冰玉继续抽抽。
呸,死矫情。
“……谢谢。”
噗!
“是这样的,我呢,想要买过去做个画室,你看能不能让给我?”
“绝户计不能干啊,得细水长流。”
“嘿,太守大人,我是林海文啊。”
“……那就不卖。”
“果果,你好漂亮哦。”
“你租呗,我保证只要你继续租,我就不考虑别人。”
“有一点点事。”
白冰玉对他已经无力了:“我帮你看看吧,只要黑龙潭那一块是么?”
揉揉下巴,林海文决定暂时忍一下,实在不行,就搞他:“行吧,你先和图书联系着,我来找人问问看。”
“……”林海文一顿,想着要把阴阳和合散给凌鸣用一次:“为啥呀?不能卖啊?”
“你这么说就伤我心了,显得我很势利的样子啊。”
“那……有事儿我也没找你啊,对不?没事没找你,有事也没找你,这就说明我不势利呀。”
林海文看上了有几处。
“哼。”
诚心书店,当初也相当火爆的,黑龙潭的湖景,笔架丘的山光。建筑只有一层,高将近6米,外面有个木平台,坐在这里,捧一本书,喝着咖啡或者果汁,放松身心,一度也是很多京城人消遣的好地方。
买下来,均价在8万左右,也就是将近3000万,贵也不能说贵,毕竟地段太好,但也绝对不能说便宜了。
“呦,太阳打南边出来了吧?您居然有空给我打电话了?”凌鸣很惊讶。
林海文终于喷了。
“不去。”
“对对对。”林海文挺开心:“白大姐,多谢了啊。”
“信你个邪,凌家和_图_书二公子,靠那么仨瓜俩枣的,够你吃顿早饭么?”
“那你考虑别的吧,周边也有别的房子呀,反正你有钱。哎,我跟你说过好几次了,你给我工作室投资一点,怎么样?”
“卖给我,我就投。”
马尾辫女孩换了发型,在发梢上系了一把,松松的,头上一点发饰也没有,身边跟了个小姑娘,两三岁的样子,小姑娘的边上,跟了个小男孩,也就三岁左右。
当着白冰玉的面,林海文就给凌鸣拨了个电话过去:“通了,还好号码没换。”
“不能!”
挂了!
“呵呵呵,有点事儿问问你,黑龙潭原来那家诚心书店是你的地方呀?”单刀直入。
重要的是这个物业是属于豪地的。
这小男孩名叫凌白,是白冰玉和凌纪的儿子。果果则是星果饮品老板娘和边上火锅店老板的女儿,白冰玉显然是常来的,所以俩小孩也特别熟悉。
“那你说说,没事儿的时候,你找过我么?”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正常http://www•hetushu•com沟通买不下来?”林海文摸摸鼻子,问木谷。
“白冰玉同志,你们家孩子有点早熟啊。”
“那是我的退路啊,每个月我就靠着那点钱活着。”
凌家!
“卖了,3000万呢,你手头就更松了呀。”
“……”
最大的问题还不是钱,林海文现在钱多啊,钱能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
“早熟好啊。”白冰玉比原来更胖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啊?反正你没事肯定不会找我的。”
因为赔钱!
凌鸣还真没说谎,他的钱都投进了那个守拙陶瓷工作室了,家里因为他不务正业,一直严格控制他的财源,他还真就靠着那个书店的租金转圜着。
又想起了霍梅的那个男朋友马天晟。
“……”白冰玉没忍住,以她良好的家庭教养,都没忍住一个白眼。
“没有出售的意愿,豪地管理的人说起码10万起,还要问上面的意思。”
“果果,你给我做老婆吧。”
“那要不我分期给你?一个月给你5万和*图*书?给600个月,50年?这主意好吧?顺带连你养老的事情都解决了。”
不如给他们凑凑?
“一个亿?你当你菊花是999纯金的啊,你个做陶瓷的小工作室,开50年你能赚到一个亿么?”
几年了,这家果汁摊还是簇新的,不过也没扩大,还是那么点地方,不知道有没有搞连锁。
凌鸣应该是有别的考虑,所以坚持不能卖,林海文也没办法了,要是凌纪的,甚至是凌未的,他都能巧取豪夺搞过来,毕竟有恩怨啊。但凌鸣吧,还送过他几套陶瓷,用着挺顺手,玩把戏,林海文也实在是做不出来。
“哦?”林海文眼神一亮,凌家也就这一个他算没仇了:“真的啊,那我问问他,我们俩关系很铁的。”
“果果,我们去玩吧。”
林海文就把情况给说了:“那栋物业的事情,应该要找到谁啊?凌纪,还是要到凌董事长那边啊?不至于吧。”
“凌鸣这个脾气不太好啊。”林海文放下电话跟白冰玉说道。
黑龙潭周边的地方,http://m.hetushu.com虽然金贵,但自然不会没转手的。
“投一个亿,我就卖。”
“怎么不去抢啊他们,抢老子头上?要死了?”林海文怒了:“看来凌纪还是没有吸取教训,这次要给他一个深刻记忆。”
他想起那瓶阴阳和合散了。
“我跟你哥关系很铁的,这点事我怎么会不知道。”
“那你现在为什么找我呀?有事还是没事啊?”
照理说,刚倒闭了一个租户,应该是买下来的好时机啊。
实体书店本来就举步维艰,诚心书店打造休闲读书空间的尝试没有成功,尽管来人不少,但收入没有办法跟成本比,不说别的,光是租金,这个地方单月就是5万块,四百多平,之前还有装修、宣传等等投入。
不过大大小小,结构,周边,各种因素下来,最适合的是一个书店——它倒闭了。
“哎。”林海文忧伤地叹气:“我已经很久没有租过别人的地方了,不是我的地方,我的心将无处安放。”
白冰玉都被这逻辑给震惊了。
这么好的一个书店,怎么就倒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