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40章 《大长今》国内开播

“你留下?小心一粒枪子给你崩了。”
唰唰唰,在场的好些人,眼神就射过来了,看到黄作文一脸便秘的样子,还有陆冬笑的跟傻叉一样,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
“是啊,走出去引进来,需要尝试不同模式,经历市场检验啊……”
阳江台对《大长今》这部引进剧还是比较重视的,办了个开播见面会,几个韩国人在上头泥嚎,窝爱泥猛,歇歇,秀的累死。
应该说和陆冬那幅肖像画相比,这幅《飞天》又更进一步了。
今天他画室的人还是比较多的,所以其实他也有必要赶快把画室搬走了,不然来来去去的,对敦煌娱乐也不太合适。
“老祁,你说卉卉真没怀上海文的崽儿?”
这幅画应高美的拖尼特教授的邀请,会送到法国去参加高美建校320周年的庆祝展览——这个美展的性质比较随意,学院的学生、毕业生,还有老师,都可以通过自己申请和受邀两和_图_书种方式来参与,而学院外面的,比林海文这种,就需要有学校的教授邀约——拖尼特很喜欢林海文的源古典主义,所以就邀请了他。那只荷兰刻薄鹦鹉阿尔图尔,也被邀请了,是另一位教授的手笔了。
“祁董真是……玩笑了。”
有了他们,敦煌在宣传的时候,也能说自己是个国际化公司。
祁卉作为敦煌董事长首次亮相,备受各方关注。尤其这个会还上了新闻的,虽然不是《新闻联播》那个级别,但好歹也是新闻频道的重点节目《晚间新闻时分》,受众量还是可以的。
玩笑,玩笑,林海文最爱这么说,玩你MM啊。
时间比较紧,这边上完光油干一下,马上就要运到巴黎去。
一人一句,除了学雕塑的哲昇,其他人都是油画专业的,各有见地。
祁卉的发言比林海文就要中规中矩多了,大家伙觉得林海文不在也有好处啊,不用提心吊胆和_图_书,担心什么意外情况了。
……
然后,就吵起来了,吵到陈慧兰出去跳广场舞,祁爸去找人下棋,回来睡觉的时候,一条毯子被陈慧兰全扯过去了,祁爸暗暗叹口气,开始认错。
“是啊,两年了,也不容易。”祁卉有点拘谨。
“也有委拉斯贵支的感觉。”
“这个是出口转内销啊,哈哈。”
“安格尔,提香。”
《星你》和《大长今》拍好了很久,在韩国也播出了,成绩不错,但影响力没有触及到华国国内来。之前敦煌也一直在推动它们在国内播出,不过很多因素导致一直进不来,上个月,《大长今》总算是被批准了,《星你》因为题材上有长生不死、外星人之类的元素,还卡着呢。
他手头的这幅《飞天》终于要画完了。
这会儿领导开始入场了,黄作文只好憋着气,撂了一句话,回去坐着。
陈慧兰第一次在央视新闻上看到自己女儿,有点激动和图书
哲昇、鹿丹泽、他女朋友吕骋,已经从央美毕业的谢俊,还有自称是林海文门下的王鹏。他们其实很早就约着想要来看看林海文的作品,毕竟是近在咫尺的名家啊,不过林海文一直在赶画,所以拖到今天。
“哎呀,这个海文真是有气概,是个男人。不像你,我跟你谈的时候,自行车你都舍不得放在我们家一个晚上。”
祁卉没笑,但是陆冬没忍住。
张胜成觉得这个交流方式比较熟悉,跟林海文在一块,上不上下不下地吊着,难受。
聊着聊着,两口子又开始探讨起当年是谁先看上谁的事儿了。
“这部电视剧在韩国播的挺好的,是播出台年度前三的成绩,所以还是希望推荐给国内的观众,毕竟是咱们国内公司做的外国题材的作品,感觉还是比较新奇的一个尝试。”
说起来,当初林海文在韩日做分公司,是为了跟原央视那帮人,尤其是现在在广电委员会任www.hetushu.com职的董台,宣示公司并不绝对依赖于国内市场,和十部主旋律电视剧等计划,是属于一套组合拳。但随着形势变化,这种需求其实是大为降低了,因此韩日分公司近年来,更多的是在地发展,林海文偶尔会给一个好剧本,但大多数的项目都由它们自主性进行,所以公司是有盈利,但绝对没有敦煌这么夸张了。
一个说要不是你暗示我,我怎么会去提亲?
“我那自行车可是全家凑了好久的钱,还千难万苦地搞到自行车票才买到的,我那时候回家,晚上都放在床边上的,总担心被偷了。还留在你们家呢,我自己留你们家,我也不敢把自行车留下呀。”
黄作文觉得真是作孽啊,祁卉这个语气,这个句式,跟林海文简直是一毛一样的。
林海文也受邀了,不过他没去,祁卉也没去,是王景峰飞了一趟。
“我最近在找画室,等我换了,大家也可以常过来坐坐,探讨一下。”心情http://m•hetushu•com一开心,林海文就不小气了,之前王鹏这个厚脸皮的,一直想要来蹭画室,都被轰回去了。
“可是整个感觉上,又有特别的一种味道在,特别深邃,特别舒适,这种画才应该挂在家里的,看着都心情愉悦。”
“……要怀上了,还能让她这么忙么?”祁爸说的有道理。
“你们韩国分公司的那部《大长今》,马上就要上阳江台了,是吧?”会议开完,张胜成特意跟祁卉聊了几句。
一个说你没看上我,你找人来提亲?
哈哈哈……
“我怎么觉得跟看伦勃朗的画一样。”
林海文自己也是比较满意的,这幅画上,七个飞天像,布局就像是一朵火焰——最底下有一个,其余六个分布在上方,但又并不完全对称,有所参差,像是一朵一朵挑动的焰苗。整个色调是暗的,委拉斯贵支的暗部处理技巧,和伦勃朗的光线秘技,都表现的淋漓尽致,而每一个飞天,却又有古典主义技法的神性、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