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30章 就一次

林海文点了根烟,看着熟睡的楚薇薇。他很少抽烟,身上当然是一直备着的,这东西跟钱一样,有时候是个通行证。
“那海龙矿业那边?”
卢县今天有行程,马上要下乡,所以特地早上来跟林海文吃个早饭,对林海文是算看重的了,当然,文化人士到地方,一般也都有主政官员接见的,不同级别有对应。屈恒下来,那就是中河一把手了,其实以林海文今时今日地位和影响力,他要跟洛城市的父母官见见也没有问题。
“呵。”林海文眼神凉冰冰的:“周经理,你心里想的好,嘴上却不太诚实嘛。”
卢县一笑:“走资源型发展,现在已经是没出路的了,别说矿不值钱,就是金矿银矿,开出来也落不到我们地方手里,跟别说老百姓了。海龙的话,我不是没打算挽留他们的,这一次正好逼着他们让一步。之后我是打算发展一下旅游业,特色农业的。田腊也是有文化底蕴和好风景www.hetushu.com的。这一次你是没什么心情了,下回,下回来,我带你走走。”
楚薇薇茫了一下,扑到他身上,才敢大哭出声。
“这次真是多谢您了,晚一会儿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林海文竖着那根中指,一点一点地抹过去,顺带也直接地戳进了周文霞的两个眼睛。
一瞅就是个犯罪现场啊!
“……”林海文张张嘴:“谢谢了。”
卢县让人给他安排了招待所,定了俩房间,他和司机一起把楚薇薇一起弄上车,再弄进房间,招待所的前台阿姨看他们俩的眼光,都透着狐疑,如果订房的不是县里招待办,这会儿她就该报警,把这俩又给送回公安那里去了。
谈了几句,卢县就先走了,把他的秘书留了下来。
“是我们地方工作没有做好。不过你放心,事情呢我们都会调查清楚,不会放过一个人。”卢县这话说的还是很硬气:“昨天局里和-图-书连夜审了,目前看来那个马祥龙,职位是海龙矿业的经理助理,其实是周文霞的马仔。不过从他的招供里头,应该这次事件也不是周文霞指使的。”
“噢,好,请他稍等一下。”林海文皱皱眉,穿起衣服,推了推楚薇薇:“你再睡会儿?我去见见他,这次多亏他了。”
“没事,没事,应该的。”司机可是知道的,他是顾海燕亲自给林海文找的,对于他来说,顾海燕那就属于特别特别大的官儿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急一昏头,司机愣是挤了一句出来:“您放心,这招待所我住过一次,隔音很好的。”
好一会儿,外头俩公安对视一眼,看了看时间:“真能哭啊!”
林海文倒是挺相信的。
“好好好。”卢县挺开心,林海文拉来的人,要么是画画的,要么是作协的,都是拉拔地方知名度的好机会,更别说,林海文手里还捏着《远方的家》《国宝档案》这好几个节http://m.hetushu.com目了。
顾海燕和郝孟呈之前的介入,让海龙矿业已经是着手安顿了唐老板村子里的人,这么一来,再做绑人,甚至杀人的事情,周文霞又不是猪。
两人对视了几秒,司机赶紧脚尖踩脚跟地跑出去了,一出去就给自己轻轻来了个嘴巴子:嘴欠么不是?
“他是说,打算吓一吓她,让她知道好歹就把她放了的。不过现在还在调查,这个人手上不一定干净。”
清晨,鸟鸣车响里,林海文被敲门声给惊醒了。
恶人值+200,来自洛城市周文霞。
林海文明白卢县的意思了。
“嗯。”
但此时,看她这么凄惶惊惧的样子,林海文突然感觉,断断续续,丝丝缕缕的,他们俩其实一直都没走远也没走近。
夜班三更,楚薇薇迷迷糊糊的醒来,边上合衣躺着的就是林海文,她轻轻靠过去:“就一次吧,就一次。”
“他说他打算怎么处理楚薇薇的?”
“你,没事儿了。”林海文面m.hetushu.com对这样的楚薇薇,有点措手不及,似乎真的变成纯情少男了。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楚薇薇的时候,她还是个不咋地的娇惯校花,艳的像是开得正好的牡丹,一张天然整容脸,美的特别正统。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地,开始有了他们勾搭上的传言,传着传着,似乎真就熟悉起来了。高考林海文托了她的福,踩在了小女子的肩膀上,拿了个河东省文科考试第一名,跌破了一地眼镜。
……
“林先生,真是太对不住,小马他太胡闹了。”
四年来,楚薇薇渐渐从那一个明艳女孩,长成了敢独闯田腊,调查现实新闻的女人。
“好,辛苦你了。”
“林先生,我就在隔壁,有事儿您喊我一声。”
“林先生,县里的卢书记来找您了。”
林海文花了几分钟洗漱一下,没带换洗衣服,都有点味儿了。
尊重知识分子嘛,谁都乐意给自己贴点金。
周文霞风风火火地从洛城赶过来的时候,林海文手里正拿着一份歪歪扭和-图-书扭的情绪说明书——这是他托公安让马祥龙写的。当时那公安看他的眼神,跟小学生看语文老师的一样,这不愧是文化人啊,连犯罪分子都要让人写个检查交上来。
楚薇薇哭了有四十多分钟了,最后才抽抽噎噎地躺在林海文怀里睡了过去,也可能是晕了过去,毕竟被禁锢了几十个小时。林海文还是有点后怕,要不是中传老师刚好要找楚薇薇,要不是她同学联系到曲颖,要不是曲颖来问他,要不是同心灵玉佩的神奇,要不是他还算有关系……也许楚薇薇也就毁了。
“成,下回约个时间,我拉几个人来,到时候请您招待一下了。”
“没事了,没事了。”林海文拍拍小姑娘,估计这一回得吓回去了,下次还是找个编辑的工作,老老实实跟点安全的新闻吧。
氤氲而起的烟雾里,楚薇薇白皙的脸上,还带着一点哭泣后的潮红,眼皮轻轻抖着,睡得并不安稳,手里一直就抓着他的衣服,好一会儿他才掰开,塞了个被角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