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23章 一个字:惨

“给庄导也喊一个啊,哎对了,还有林董。”
“庄导,你也不舒服了?怎么个不舒服法啊?汪秘刚都拉到裤子上了。”无视庄导扭七扭八的双腿,林海文不撒手:“你说说这个酒店,是不是不卫生啊,怎么一个两个三个的,都这么不对劲啊,哎呦,我的肚子。”
等到120到了之后,看到这个场面,也是不愿意伸手。
林海文“虚弱”地被谭云秋扶着。
庄导演还算好,忍到了半路上。
“……秋姐,我站着不太利索,我们回去坐会儿吧。”
大家迅速取得了共识。
“你该不会在直播吧?”谭云秋警惕地问他。
这是经验丰富的人的判断,它可能是一股气体、固体、液体的混合物。
“你们给他弄弄啊,这怎么上救护车,救护车虽然不是无菌环境,但这么上去,人就算没事儿都得感染了。”要不说专业的糊弄非专业的,方法是一套一套的。总之没人能说这个医生在推脱。最后还是长隆的经www.hetushu.com理,捏着鼻子给汪秘清理,提了裤子,抬上担架,不过还没上车,就听到那么熟悉的声音,包含了多少风和雨。大家都当没听到了,直接抬上车走了。
长隆经理听到个庄导,没什么感觉,导演嘛无所谓,然后又听到了一个林董。
林海文?长隆这个经理显然是听过这个名字,事实上,上次林海文来的时候服务不妥当,要不是他们后来姿态还算好,林海文早就给他们曝光了。但就是那样,长隆也是担心了好一段时间的。谁能想到啊,新仇旧恨的,这又惹上林海文了?
他没好意思说的,后面跟火烧刀刮过一样。
“叫叫叫,叫三辆,林董呢?他在哪个——坑?”
“好好好。”廖经理一挥手,给他安排了个豪华房。
“好!”
“你没事吧?要不去医院看看?”谭云秋挺关心他。
“敦煌娱乐的林海文董事长啊,刚才也吃坏肚子了。”
“也不是,下半hetushu.com年有一个。”
“打120吧。”
应该不仅仅只有气体。
林海文脸上一愣:“同春秘书长,您请您请。”
“林董是?”
林海文哦了一声,在门口撞上了庄导演,他心里一乐,伸出手去逮住了他。
“哪里?伦敦,还是巴黎?”
“巴黎,多明戈的演唱会,他邀请我当嘉宾来着,唱《我的太阳》。”帕瓦罗蒂名曲。
“好好好。”
至于林海文,他当然是不会去的:“我没什么事儿,现在好多了,别折腾了,廖经理,给我安排一个房间,我躺躺,行不行啊?”
林海文一愣:“没有没有,怎么会。栾敏仪那回是她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来投,走邪门歪道的,能有什么好下场?我代行天道呢,总要把这些文艺圈里头的毒瘤给清除掉,才能还我们这一行一个朗朗乾坤。不然我这样,当然还有秋姐你这样,清清白白,正正经经的,岂不是被她们拖累了?外人还说咱们这些娱和_图_书乐圈的,怎么黑暗怎么堕落呢,其实根本不是呀。我都能十佳青年了,那操守,那德行,那成绩,那思想高度,哪哪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愣是被栾敏仪这帮人给泼了脏水。”
“林董好像还好,没这么严重,看着比庄导要好一点,庄导又比汪秘好一点,这看来是不同的人耐受性不一样,我们就没什么事。”歌舞团那个跟公安说着呢:“我看一定是那些菜,总之好好检验一下。”
“我们酒店的卫生标准一向是最好的,去年还是A评级,不可能有问题。”长隆这会儿怎么都不能认啊。
“……你先回吧,我等等。”汪同春虚弱的声音传出来。
汪同春肚子里并没有因为刚才这一点点释放而缓解,他摆脱了林海文之后,赶紧冲进了卫生间,林海文也意思意思地进了个坑,待了几分钟冲了一缸水,才关心地隔着门问:“汪秘?汪秘?你还好么?”
汪同春就没声儿了,外面的人吓了一大跳,尤其是长隆和_图_书大酒店的人。他们知道这里面是享受副局级待遇的一个领导啊。而且吃坏肚子跟吃死人,那真是两码事了。前者顶多是罚款赔礼道歉,再了不起就是整改。可要是吃死了人,酒店就算倒了。
林海文一把给他往前推:“快快快,快进去。”
庄导都快哭了,他已经感受到大肠洪流浪头的水花了,它们马上就要出来了:“林董,我,我先上个——”
谭云秋震惊莫名,这就混到多明戈演唱会嘉宾上去了?
汪同春跟庄导这一进去,就没出来了。包厢里头的客人,一等两等的,最后不行啊,把长隆的经理喊过来,双方拉拉扯扯,最后有人一通电话打出去,公安、工商、卫生部门哗哗哗来了一大批,采集食物样本,口供什么的。
谭云秋留下来看他,林海文在摆弄手机。
继续想象下去的压力太大了。
在长隆大酒店用餐层的走道里,一个甚至安静到,任何部位的人体毛发的摩擦声都异常显著的地方,从汪同春裤子深处传出http://www•hetushu•com来的这一声,是那么的突兀。
庄导演摇着头,但还没说出口,眼珠子一凸,脸上一僵。
“不用,我不用,还是看看汪秘跟庄导,这都多久了,还没出来,该不会在里头睡着了吧?”
“得了你,说起来你欧洲的表演真不去?”
噗嗤!
一帮人撞开了坑门,看着汪同春头朝下挂在那里,还能听到噗嗤噗嗤的声音。早有先见之明的林海文,借着谭云秋不能进去的光,站的特别远,但饶是如此,那股味儿还是香飘十万里,隐隐约约传了过来。
里头的人差点没把吃下去的全吐出来,那叫一个恶心透了,恶心到没法忍啊。
长隆的经理刚才负责撞门,这会儿已经想哭了,难道还要负责给他擦那啥?况且,看这个架势,擦了也是白擦呀。他伸出手去在汪同春鼻子底下探了探,微弱的鼻息还存在着。
“噢噢噢,你请你请,你没事吧?要不要叫医生呀?”
这帮人才跑去卫生间,庄导还有声儿:“我,我的肚子,肚子真的,好,好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