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18章 车祸后续处理

“我们这不是让她改改主意么。”
“呵呵呵,你们一开始是不是还打算让我劝劝我妈呢?”林海文突然想到了:“我妈打算怎么处理啊?”
他还能想起那个粗糙的女人闯进病房的时候,可憎的样子。
最后不得不答应下来。
祁卉脸色刷一下红了,有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
林作栋打的,说车祸的事处理完了。
“我儿子怎么说呀?”
人当然不同意,死猪不怕开水烫,穷到底了什么也不用管了,凭什么去一个月白工呀。
“哈哈哈,被儿子训了吧?打电话?你还能落着好不成?那是我怀了十个月生下来的儿子,不跟我一条心,跟你们这群吃里扒外的一条心?”梁雪得意洋洋地教训了一顿大哥小弟加老公。梁雪心里一开心,原先不乐意解释的原因,也愿意说了现在:“我跟你们说,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他们那俩小孩,现在放她家一马,信不信过两年长大点,他们就敢去偷去抢,打架斗殴?反正被抓了也没事儿,没钱和_图_书呀,不能拿他们怎么着。这社会上就是烂好人太多,弄得是非不分,黑白不明。”
“不可能,我妈都让我吃好的喝好的。”林海文跟他扯几句,才正儿八经地说话:“我的态度的,这事儿让我妈处理,她是个什么意思,我们就得是什么意思,从鬼门关出来的是她,不是你,也不是我,更不是我姥姥她们,所以这个事情,我们都不能帮她做决定,不然我也不是做不到,让那个人在里头断个手断个脚的,是吧?我不多做,你们也别少做,我妈妈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都听她的,跟她说,我永远站在她那边。”
“南海神尼啊。”
“说的心狠一点,孩子他爹都敢醉驾不把他们放心上,我们一个外人,操那么多心干嘛呢?人人都有自己的造化,他这就算是命不错的了,我妈还好没事。”命不好的,像我一下,喝醉了说不定就穿了,要是没个恶人谷,我得多惨啊:“至于外人,外人说不好听的,骂她们呀,要不要和-图-书我把我那本《骂人圣经》搞个汉语版发给你?”
“挺好,前两天我还看到舒克和贝塔的样子了,带个飞机帽,特别可爱,哈哈……”
“……”
“我妈呢?”东方不败梁教主,估计不会同意这么处理。
不过梁雪跟林海文果然是母子同心,她就直接跟那女人说了,要么就打工换钱,要么就在拘留所里找个痞子弄他老爷们,出来说不定就变成一个老娘们了。女人被吓坏了,这人就是个文盲,还好吃懒做,搞不清爽的,指望着老公出来养家呢。
“啊。”
林海文都没压住声音,祁卉被吓一跳:“怎么了?”
虽然跟林海文思考问题不是一个方向,但梁雪这么想也没问题。
“咱们家检查不是报销后花了2400多么?”
这一点都不东方不败啊,刚才说的太满了,他应该保留干涉他妈处理方法的权力的。
“哪有大师加持这个的。”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算了。不过你得给点好处吧?”林海文把m.hetushu.com她翻了个个,嘿嘿嘿了。
林作栋叹了一口气:“什么赔偿啊,法院的人,公安的人,都去他们家里看了,家徒四壁,什么也没有。那重伤的人,现在都是出着钱的,你妈那点检查费用,我的意思就算了,也别把人给逼到绝路。主要是孩子,俩孩子脏兮兮的,看到瓶矿泉水都眼睛发直,实在也不忍心啊。”
“人大人物,都不知道去哪儿了,都是缘分,让我妈常穿着就行了。”林海文不多说了:“我听你刚才说的,怎么着,你跟我姥姥她们,合着外人一起对付我妈呢?这可过分了啊,林作栋先生,你说说我妈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到半百年纪。”
方文怡还给林海文打了通电话,感谢他。
“所以等于是你们在边上嚷嚷着的时候,我妈什么都搞定了,那你给我打个毛线电话啊。”林海文听到这里才算搞明白,头都昏了,大早上的,吃饱了么?
“你妈的意思是,让她在厂里干一个月,顶了这个钱,再把她开了。”m•hetushu.com
说了一阵《舒克和贝塔》,林海文了解了一下进度,跟林作栋说了一些注意的地方,这事儿敦煌没插手,都让林作栋自己跟呢。
“……你才一把屎一把尿呢。”
“就是你妈不同意,不管是那家人,公家人,我,甚至你姥姥说了,她都不同意。说她这条命是捡回来的,对了,她真信你那个加持过的肚兜,后来回想好几次,除了这个肚兜没别的可能了。你这肚兜真加持过啊?”
“不用了,那,就这样吧”
“改什么主意,挺好,仁至义尽了。”林海文不说了:“你那个动画片咋样了?”
“猫呗,小母猫,春天嘛。”林海文说完就被狠狠挠了一把,都见红了:“得了,别管那个了。话说我妈这做的太人道主义了,你们还不满意呀?这简直是以德报怨,菩萨降世,给她一个工作,不比免了她一点费用来的好啊?你们怎么想的呀。”
“我还骗你咋的。”
“……挺好啊,多仁义,她没钱还,还给她找一路子,我妈做的不错,那人不愿意http://m•hetushu•com啊?不愿意就代表她想要赖啊,对不对?这种人有什么可同情的。”
“我们也不是不听她,不就是显得太刻薄么,外人说起来不好听——”
第二天早上,祁卉还没有起身,林海文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嗯,什么声音啊。”林作栋听到了。
“那人给判了6年。”
“哦,那赔偿么?还没判出来?”
“唉,你说要不要我跟河东台示意一下,方文怡跟我关系其实也不好?”林海文搂着祁卉,思考着。
祁卉翻一白眼:“你别成天害人了,就这样吧,事儿都过去了,她不也道歉好几回了么。”
“啊?”
谢的诚心诚意,而林海文则被谢的莫名其妙,后来一想,搞走了栾敏仪,方文怡可能上位了。
“你妈说让他老婆在咱们家厂里打扫卫生。”
林作栋被儿子说尴尬了。
“还骗你咋地。”林海文摸了摸祁卉的头发,压低声音:“我爸。”
临川市那头,梁雪端着一杯美容养颜果汁,看着放下电话的林作栋,另外还有梁大舅、梁雨他们。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