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95章 小人作祟

“《保卫黄河》呢?既然林海文不来,那为什么还上这个?”
父子两个在这边嘀嘀咕咕,言辞激烈地互相伤害,最后还是被梁雪一阵吼给打断了,才各自撂了狠话挂掉。
庄导一愣,不是要打电话么?
避重就轻的,庄导把脏水全都泼到了林海文头上,这一点他还是有信心的,领导都不觉得让人等是什么大事儿。眼前这个汪副秘书长,那也是常常让人等的,不是10分钟了,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都是常有的事。
“谭云秋跟罗志广搭档,罗志广您应该知道吧,上次巴黎他也参加了,得到了一致好评。”
筹备是需要时间的,今天他们这个会之后,还得等一个月才正式开唱,要说林海文拿没时间来当理由,确实有点说不过去——要么就是林海文缺心眼,要么就是庄导在说谎了。
“你居然陷害我?”
“行吧,那就这样,进去吧。”
两人还算是有交情的,副秘书长皱着眉头一问,庄导也藏不住。
“……先不说这个,你为什么要给她打五个九,大我一头想干http://m•hetushu.com什么?”
“今天协会的张秘书长一来就问你呢?”
“破儿子!”
“林海文还没到?”他问庄导呢。
庄导脸上一干。
一致好评?
“我这是早就摸透了你的人品,才先出手为强。”
“你不陷害我,怎么知道我陷害你的?”
“各位老师啊,这次纽约的演唱会,也是我们春节后的第一个重点项目,一定不能出纰漏。大家都是老艺术家,哦,对了,呵呵,谭老师是比较年轻,但这次要挑大梁啊。”张胜成跟谭云秋说笑,他是不理具体事务,今天来也就是领导一下,谈谈心,鼓鼓气。
差不多时间,京城的另一头,庄导、对外文化交流协会的秘书长张胜成,正在拉着十来位艺术家开会,讨论纽约歌剧演唱会的事宜。张秘书长还有另一个职务,文化部外联局的一把手,他跟林海文是有渊源的,倒不是说从孙秀莲那里算,而是当初敦煌娱乐和中河台合作《远方的家》系列,怕两边都镇不住地方,配合上不到位,还www.hetushu•com费心思拉了外联局一起,直到现在,中河台的《百山百川》也还挂着外联局的联合制作呢。
“张秘书长叫什么?”
“呵呵,林先生时间不凑巧,可能没法参加了就。”庄导没想到,张秘书长坐下来第一个问题,居然就是林海文的。之前这个活动,庄导的顶头上司是协会的一个副秘书长,邀请林海文参加也是这位副秘书长传递过来的。
“唔。”汪秘含糊一声。
“怎么回事?”
恶人值+30,来自临川市林作栋。
……
难道,这么不凑巧,就是张胜成的意思?
“没时间?”张秘书长皱皱眉:“那你们节目单上的《保卫黄河》是谁唱?”
“问我?”
“林海文那边真是没有时间?”副秘书长看着庄导:“他提前一个月就没有时间?”
“汪秘,那天原本是约好了时间见个面的,结果我跟歌剧院的老张谈节目单,耽搁10分钟,10分钟还不到,他转头就走了。后来我还特意给他打电话,他也没给个准话,一直拖着,这种演唱会,纪律和图书很重要,这么不听招呼的歌手,进来了,万一出点状况,这脸就丢到国外去了。”
“是啊。”谭云秋跟林海文通着电话:“一来就问了,后来庄导凑上去,还有汪秘,汪秘知道吧,就是主管这次音乐会的副秘书长,也不知道嘀嘀咕咕的,还出去了趟,后来就再没提了。”
八省二市春晚上,唱的是《黄河大合唱》的第七乐章《保卫黄河》,整个大合唱是八个乐章,林海文跟海城交响乐团会继续合作,把整个表演都做出来,女声部还是请谭云秋来唱。国内今年纯音乐会、交响音乐会也是比较流行的,而且针对的观众都还是比较富裕的,收益比较可观。
“是你不讲义气在先。”
在国内自己评的好有个毛用?
“……暴发户!”
“张胜成吧好像是。”
张胜成的表情就严肃起来:“知道了。”
……
“你比我有钱么?你那几个米还逞英雄,我给她打1000万,看你怎么办。”
汪秘坐回位置上,张秘书长就继续跟大家交流,庄导看着就松了一口气。
“坑老爹!”m.hetushu.com
所以张秘书长虽然跟林海文没有见过面,但不陌生。
林海文搁了电话,心里想着得搞点好的送给他妈,压林作栋一头,不然“恶气”难平啊!
“哦,好,我知道了,对了,你纽约回来之后,公司这边的大合唱你给留出时间啊。”
“我是你爸,比你多那是应该的。”
“这个林海文,当初《华国之春》的晚会,他就没同意上他的歌,这次,别多事了。”
张胜成沉吟了一会儿,侧头跟副手说道:“你跟林海文联系一下吧,看看他能不能调整一下时间,他在美国还是有知名度的。总不能我们主办一个华外演唱会,人家都是去看外国歌手的,多明戈一出来就掌声如雷,我们的歌手一出来,一点动静都没有。现在这个时代,社交媒体太发达了,不是我们随便说说就算数的了,等一下被人点出来,也太难看。”
挂了电话,林海文在恶人谷上找了一下,果然看到了张胜成的恶人值,有点不确定,他是被坑了一次呢,或者这位就是对他的“桀骜不驯”看不惯?
“你打电话他也没松和*图*书口。”
一群人簇拥着他坐下来,他眼光一扫,嘿,没见到林海文。
汪秘点点头,性质是不一样,对外交流协会的活动,全都是非盈利,而且是国家行为。
副秘书长看了一眼庄导,点点头,两个人一块出去了。
汪秘一皱眉,也不看他,抬脚就往里走:“打什么电话,少了一个人,这顿饭还不用吃了?他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什么东西。”
“林海文应该不愿意耽误时间在这个事情上,他毕竟自己有个公司,现在不是几十年前了,尤其是这些年轻人,把集体把国家放在个人前面的,少了。我看就这么着吧,也不是就非他不可,海音的廖伟,在美国也还是有知名度的,其实林海文的知名度那都说不上是好是坏,未必就有音乐会的观众买账。”
“原本是要上《大牡丹》,但是歌剧团的老张,交响乐团的陈伟烈,我们跟纽约华人文化促进会也沟通过,还是觉得上个新剧目比较好。选来选去,《保卫黄河》就出头了。”
“啊?”
两人回到场内,汪秘凑到张胜成耳朵边上。
“不至于,性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