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93章 临川一霸

越想越堵。
“知道知道,啰里啰嗦的,让林海文也注意点身体。”
“唉。”林作栋挺郁闷的心情,被林海文这么一搅和,算是好了一点:“那个云中映画,你帮我联系一下?”
“林海文到了吧?”
“那行,在外头注意身体啊。”
“赶紧的吧,这都超过10分钟了。”
“我其实不太想要他进来的,他要是走了就正好。”庄导是比较老派的,就不欣赏林海文这种狂士。而且林海文就那么一次表演,他觉得没什么底:“没办法,协会里头有人就看上他。”
“行了!打住吧。”林做东一摆手:“你这是写剧本还是写小说呢?挺投入的啊。”
林海文给庄导发了一个短信,说到了。
“唉,人生很艰难啊,不横一点活不下去。”林海文以手掩面:“这吃人的社会,你不想被吃,就只能做出吃人的样来。京城就好比是一个斗兽场,我要在其中挣扎存活,也是不得不为。我何曾愿意这么气焰嚣张,我难道不喜欢温文尔雅地解决问题么?不是不为,是不和*图*书能尔,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书生样的我,也不得不表现出莽汉的一面来。这真的很辛苦,很——”
“我这当老子呢,能靠着儿子么?”
“你——”
也没有等,林海文下午就让王景峰联系了一下云中映画的老板,反正都是京城影视圈的人,就算不认识也能拉的上关系。主要是对方应该是对《舒克和贝塔》有兴趣的,这么一推也就得了。
“保卫黄河啊?倒不是不行,但毕竟是新剧目啊。”
……
“林海文么?刚坐了一会,后来又出去了。”
“……你去你妈家吃两天呗,我这两天就回了。”
临川一霸,绝味梁雪!
但今天的敦煌,天然扛着林海文的牌子。云中映画虽然跟林海文是真没有来往,但也乐意在双赢的基础上,给林海文一点面子的。
“你自己别忙太晚。”
林作栋挂了电话,自己想了一阵,觉得还是梁雪说得对,有儿子不靠不显得傻么?
“嗯,是,在外头呢。”庄导放下手机:“我觉得还是要上《大牡和*图*书丹》,外国人他认这个。”
王丽梅想了想,林海文还真做的出来转头就走的事,有点小期待,又有点不忿,这机会她挺看重,林海文就不当个事。又想到《我爱你华国》,现在谭云秋靠着它迅速上位,歌剧团的独唱女演员里头,她靠着资历还能领先一点,其他人都给比下去了。更别说大众知名度了,在八省二市春晚上的一曲《保卫黄河》,基本上让她成为华国最脸熟的女高音歌手了。
张团长抽了他手机一眼,“先放放吧,你们不是约了时间么,林海文脾气可不太好的。”
王丽梅倒没乱说,庄导和歌剧团张团长在聊着。
“行啊。”
“要不说上面点了他呢,就是希望多卖出几张票呗。”庄导摇摇头:“先说这个吧,《大牡丹》让王丽梅唱嘛,她唱这个还是有知名度的,要说唱的多,咱们国家的女高音在外面唱的次数,其实也真不算多,一年拢共就那么几回。”
“水准是可以的,也不能一味求稳。”
林作栋回来给梁雪打电话,感叹颇http://m•hetushu•com深:“儿子插手之后,好像事情就都顺利起来了,跟上了油一样,之前那么磕磕绊绊,还被人设套了,真是……唉!”
“冷漠!”
庄导显然是听过的,毕竟林海文就唱这么一回,他就是为了听听林海文的水平,也得去找来听啊。
面面相觑。
林作栋不说话,默认了。
庄导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了一下。
王景峰是说自己的朋友,没把林海文抬出来。
谈了半天,价格是320万一集,先拍一集,云中映画有优先购买权——这个一集不是指一集动画片,而是《舒克和贝塔》的第一部,叫《荣誉》。另外云中映画还聘用林作栋担任项目的顾问,许诺在拍摄中会考虑他的意见。
“那你生儿子干嘛,生着玩儿啊?”梁雪撇撇嘴:“有儿子靠是多大的福气,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得了,赶紧弄好回来吧,让你写书不用顾生意,做饭你总得做吧,这两天都吃外头的,我都没胃口了。”
“呵呵,人家在美国有知名度呀,那个什么非死不可,就美和*图*书国人的微博上,他的粉丝可是不少。”
“问题是,这没回在外头办,都唱这首,这不显得咱们拿不出新作品么?我看可以选点别的。”张团长想了有一会,才眼睛转了转:“你听过林海文跟谭云秋唱的那个么?《保卫黄河》,那个怎么样?我觉得不错啊,交响乐团、男女高音合唱,气势也很不错的。”
当下就基本敲定了合作的愿望,第二天林海文去歌剧团,林作栋是王景峰亲自带到云中映画去了的。
“不用了。”
歌剧会的庄导演资历是很深的,不然这么重要的对外交流活动,也轮不到他来筹组。这次在歌剧团,主要就是跟团长商量一下剧目,哪些华国的原创作品可以上去展示,毕竟歌剧这一块,还是意大利欧洲的天下,水准选的太次,会丢人。另外就是见见演员,谭云秋、王丽梅都见过了,央音的几位也是今天见,海城音乐学院的,则是在海城见的。
“小李,小李,刚有人来么?”张团长喊了办公室人过来:“找错地方了吧?”
林海文心里还挂着他爸的事和*图*书儿,差点在歌剧团门口撞上人。
“呦,林海文啊。”王丽梅也是纽约华外歌剧会中方名单上的,脑子一转就想到了:“你这是来找庄导的是吧?可能要等一会,刚才看他还在跟团长说话呢,这会儿估计没空见你。”
林海文看了一下手表:“我们约了10分钟后,见不到我就回了,你开车没?真见不到我还来得及送送你啊。”
“王丽梅老师?”
“唉什么?犯文青病了?一开始就让你找儿子的,你非不肯啊,你非要去见识人间冷暖,社会百态啊,这会儿感叹什么?”梁雪最想得开,她在临川的最常用的身份,就是林海文他妈,在领导那里基本上是通吃的。她也是临川少有的,电话能直接打到市长私人手机上的企业家,牛的很。
“得,那您走着啊,我进去了。”林海文摇摇晃晃地进去了。
点了点头,庄导有点被说服了:“行吧,让林海文进来,一起讨论一下,就算要长,编曲也得改改的,音乐厅现场跟电视节目不一样。”
“是不是太横了?”
两人一推门出去,没见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