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86章 又写诗啦

“……”董总的脸色啊,那叫一个五光十色,在昏暗的车库里头,愣是多出一道彩虹来。
恶人值+30,来自京城市石啸。
林海文进入恶人谷,大转盘的样子,他还没有怎么适应呢。
石啸无语。
“哈哈哈。”陆松华想了想,倒是笑的挺开心的,这一次发声的人里头,他也有认识的啊,那几个老头接到名片的表情,那真是想一想都可乐:“挺好,挺好,哈哈哈。”
万马齐喑究可哀。
“噢,说的好听。”石啸撇撇嘴,小声嘀咕:“让你当副教授,你不是不愿意么?”
恶人值+100,来自京城市董伟生。
面上也没有什么特别多的东西。
……
其二:
各领风骚数百年。
纸铺开后,上面是汪洋恣肆的行草:
石啸在边上听的打哈欠。
一般程序上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可以散了,但是林海文这里还多出了一个项目,向天美美术馆赠送了一幅书法作品。下面窸窸窣窣的,林海文这是又写http://www•hetushu.com诗了?
林海文乐了,这是他从《帝王出行图》后得到的第二个文物。因为这个章,是有来历的,晋代大文学家欧阳宗志,曾经担任过国子监教授,就给自己刻了这么一枚章,后来就是流失了。
林海文直接换出来,跟明月大江印、清凉山人印放了在一起,想了想,把画缸里头的一卷纸拿出来看看又放回去,重新铺开了一张纸,刷刷刷写了两首诗上去,用了“传教授业”的印。
“呵呵。”陆松华笑呵呵的,手边上,两本书,《西方美术史》和《西方美学史》:“海文这两本书一出,再无悬念争议了,他要是还没有资格去当个教授,那华国的教授制度就应该被批评了,死板!”
还有杀猪匠的杀猪刀1把,林海文看了好一会儿,不知道这刀是不是什么神兵利器啊,犹豫再三还是没下手。
从陆家到林海文现在的家,距离远了二十分钟,他吃过晚饭,又和-图-书绕了一道去取他的新名片,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7点半了。
“果然你是没有过不去的坎,还是师母说得对。”谭启昌点点林海文:“我都帮你捏一把汗。”
点开1W档,里面十个东西,林海文一看之下就靠了。
这么一大波事,也让林海文的恶人值再度冲到了20000点,董伟生这几百点进行了最后的助攻。
几个人聊着聊着,陆松华开始跟林海文谈起两本书的内容来,幸好林海文坐拥书虫这种逆天之物,不然抄出来也理解不了,更不用说去谈了。
院长、副院长、常硕、工笔画大师何家营,全都一个不落的出席,开放了少数几家媒体进入,主要是天南电视台在内的本地媒体。
不拘一格降人才。
……
“朽木不可雕。”林海文也跟着摇摇头。
在车库遇见了董总。
“客气客气。”林海文一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来:“董总,咱们也是那什么不打不相识,哦呵呵呵,不太准确啊http://m.hetushu•com,但就是这个意思。上回走的忙,都没有交换个联系方式,喏,您收张名片。”
“说真的,我也没什么兴趣的。”林海文笑嘻嘻的:“其实很早之前李振腾李院长就说过,不过那会儿真是说笑了。后来他跟常老师说了,希望我能过去,充实一下他们油画系的队伍。您也知道,天美的油画系在国内美院里头,也就是7、8名,比桐城美院还靠后一点。常老师又有意要为家乡美院做点事,一个人撑不下来,我索性就答应下来了。也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搞得好像是我非得去当这个教授似的。”
天南美术学院聘任林海文担任油画系教授的仪式,小而隆重。
“嘿,怎么?就对天美的教授有兴趣?”
“那是当然了,人活一口气啊,凭什么他们说我当不了,我就当不了啊?我非得当一次,我给你说,我都去印名片了,你看着就是了,当初反对我当教授的,到时候他就只给他们发最新这一种,知m.hetushu.com道什么样子么?林海文是五号字的宋体,教授是小二号字的加粗楷书,嘿,到时候看看他们的表情。”
《无题二首》
董伟生拿着一张名片,扔了也不是,收着也不是,一肚子气啊。
九州生气恃风雷。
恶人值+50,来自京城市石啸。
就是那个养了只公八哥被小黄给叉叉哦哦了的那位。
恶人值+300,来自京城市董伟生。
江山代有才人出。
署名后面一个章:传教授业!
其一:
剩下两个,一个是书法经验册(中级),可惜要30000点,他不够来着。
接着是林海文发言。
“没那个兴趣。”
最后的一样东西,20000点的一个极品田黄印章,上面四个字:“传教授业”!
他纵然没有朱先生那样的造诣,但让人在谈吐中相信他是原作者,已经完全不成问题。
京大哲学系,毫无疑问是国内第一的。
林海文三个字,后面是小二号加粗黑体,大大的“教授”!
“我们学校哲学系那边,都有说和-图-书要聘他去教课的呢。”
两人见面,刀光剑影,火星四溅。
6个藏书阁!
我劝天公重抖擞。
柳温诗篇万口传。
名片印的很精致,沟边纹路还是林海文自己画的,取材于洛城石窟菩萨造像的飘带,非常古色古韵。
谭启昌也是无奈摇头,老师现在是年纪大了,越发随心所欲,不然也真不能够理解林海文这种吊诡脾气。
院长将聘任书交给林海文,然后摄像机啪啪啪,这点小场面,林海文是无所谓啦。
“林董下班了?哦不,林教授了,现在应该叫。”董总阴阳怪气的。
“榆木疙瘩。”陆松华看他一眼,摇摇头。
不知道恶人谷从哪里弄来的,但升级之后,还真是……越来越坏了呢。
至今已觉不新鲜。
1个陈三娘的棉鞋。
朱先生写《西方美术史》,耗时多年,许多知识观点,也藏在这本书的文字后头,被林海文一一吸纳。
林海文一龇牙:“您名片没带吧?没关系,下回再给我就成,回见啊,哎,你们家的那八哥真挺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