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85章 林叫兽

“不是,以前大家都叫我大师的。”
文章中对林海文这本书大加赞誉,说它是甫一出世,即成经典。
书并不是精装的,是简装版,跟《美术史》不一样,美术史有很多配图,它们对于阅读非常重要,精装印制能够更好地表现这它们的美感,而美学史的插图就要求没那么高。封面是很简洁大方的,上下是枝蔓纹,标题之外,就只有一个亚里士多德的石膏头像。
林海文算是坐实了大红的底色了。
这特么算什么事?
不过这种言论还没有怎么抬头,就被人一盆冷水浇了下去。
类似这位网友,他懂一点但又不是很懂的,难免旧事重提,觉得林海文是不是找人捉刀了。
没要多久,样刊就散了出去。
“要不你是个凡人呢,天才之所以是天才,就是挑战不可能啊。再者说了,谁给他捉刀?你是学哲学的,我是教哲学的,国内这些研究美学的学者,你掰起指头来数一数,谁能写得出来这本书?寥寥几个,他们为什么要跟林海文捉刀?疯了么?”
“怎么?不和*图*书好意思了?”李振腾笑的很开心。
而且喜欢的人,一定比不喜欢的人,更强大。
“……”
京大出版社不像林海文,看人下菜碟,陆松华那里是送了打印稿过去,屈恒、蒋院等人也都许诺一有样刊就给送上门,付远之流,则就是跟京大出版社提一句,这位想要样刊,你们看看给不给,怎么给,我就不管了。京大出版社本来就是社科类出版社,对这些人,那平时都得好好伺候着的,有机会讨好一下,他们完全不会错过。
不多久,《人民日报》新的文章出炉:“《西方美学史》——一本引领入门的西方美学经典”
付远深吸一口气,然后长长地吐出来,眼神里复杂难名。
从京大到人大,再到西京大,从社科院到哲学研究院,国内涉及美学研究的几个山头,他们都联系遍了。
给林海文写社论那位周东成编辑,看着整理完的这些书评,翻过来翻过去好几遍:“……就这些了?”
《人民日报》文艺评论版面的记者,受命捧着书和_图_书开始联系联系专家。
还得帮林海文排除异己?
付远拿到的其实很早,他毕竟位高权重,京大出版社把他排的很前面。
“作者挑选的这些人物代表了各时期的主要美学思潮,展现了西方美学的历史发展脉络,通过本书,读者可以全面了解西方美学思想的发展概况。美学、文艺批评、文艺理论等研究者也能从中受到启发,为进一步的美学研究奠定良好的基础。”
“是。”
林海文拿出来的这本《西方美学史》,来自于朱光潜,是中国最知名,成就最高的西方美学大师,尽管创作的时间比较早,但它一直是代表中国学界对西方美学研究最高成就的作品。这样一本书拿出来,引发的轰动自然是不问可知。
下面引用了不少证明评论,负面评论没有,略微有不同意见的,也都尽量减少不同之处,着重在正面部分上。
领导发话,周东成也没有什么反抗余地,好悬之前留了一线,不然现在就要彻彻底底自己打脸了,即便如此,周东成看到成稿,也是和_图_书脸上发烫。
在书籍最后,是对美学本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探讨。
屈恒、付远、蒋院长这都是林海文有交道的同行,或者同事。还有很多林海文并不熟知的人,比如京大哲学系的教授们,人大哲学系的老师们,社科院的研究员,他们也是心痒难耐。所以拐着弯找到京大出版社里头的人,比林海文这头的电话其实还要多。
“别。”
付远捧着书的时候,都觉得自己有点郑重其事了。
付远并不是唯一发出这种感叹的人,但凡具备一定美学品鉴能力的专家,不论是否认同这里面的思想,都不得不承认这本书的价值和强大。
没几天,天南市教育厅批准天美请示的函发回天美。
周东成毕竟是X报的编辑,完全明白为什么,《西方美学史》是朱先生创作于上世纪60年代的,尽管林海文拿的是二十一世纪的修订版,但其中还是有很多时代印记,也就是所谓的“谄媚时代”了,有些学者不喜欢这个,但反之就有人喜欢。
周编辑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和_图_书头。
“话说我是学哲学的,我不是说确定啊,我只是怀疑,这种书真不是一个所谓天才就能写的出来的,没有积累、阅历、通古贯今的知识储备,绝对写不出来。”
艺术创作是一回事,哲学理论研究是另一回事,林海文在绘画等方面的成就渐渐让人信服,可不等于他写出《西方美学史》这样的作品也会让人信服的。
手底下的工作立马又快了三分。
“尽管其中若干观点,有谄媚时代之嫌疑,但仍然不失为一本有价值的美学专著。”
“大神出手,X报也不得不甘拜下风啊。”
一封封电子邮件发过来。
“哈哈,海文啊,现在开始要叫你林教授了。”
“无疑将成为华国美学研究中至为重要的一部作品。”
过了大概三天,上面的主意就定了。
“他怎么写得出来?怎么可能写得出来?”
全书从古希腊说起,自毕达哥拉斯,苏格拉斯,说到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再到罗马帝国、中世纪和但丁,接着是文艺复兴,达芬奇和薄伽丘,一直写到十八世纪的法国启蒙,http://www•hetushu•com卢梭和伏尔泰,最后是十八世纪以降,德国古典美学,歌德的《浮士德》,另一方面则是二十世纪初的俄国革命主义时期美学发展。
这本书竟然在出版之初,就受到几乎是一致的肯定,甚至连反对其观点的,都不得不承认它的价值。周东成当然也就明白了,林海文写出了一本什么样的作品来——足以扛起一派之鼎的大作!他的脑仁都发疼了。
《人民日报》改弦更张,各路专家甘拜下风。一场从天美聘请一个油画系教授引发的风波,烧到了美术史、艺术史,美学史等几部浩浩经典的出世,堪称精彩无比。
周东成接到了上头领导的电话,要求他写一篇《西方美学史》的采访稿,就以目前收集到的若干专家意见为基础,而且这位领导还暗示他,一些反对意见尽量要忽视掉。
下巴掉了一地。
《新文化报》评论称:“这一事件将毫无疑问地篆刻在华国艺术哲学理论研究的碑石上,成为一个时代的佳话美谈。”
“煌煌大作。”
洋洋洒洒,蔚为大观。
“X报这是玩咸鱼翻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