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84章 轰动四方

仇云麓并不是个傻子,他完全明白一本《西方美学史》的意义。
这位年轻画家,其实挺看不上仇云麓的,觉得他艺术水准不咋地,说的难听点,就喜欢溜须拍马揣摩上意,平时最爱钻的画展,都是正宗官方展,有人邀请,绝对不推辞,没人邀请,想方设法也要进去。
“他们说书?什么书?”
过分。
“您要指点一下啊,成,我感激不尽啊,这样行不行,出来了,我马上让京大出版社给您寄一本,您给挑挑错。”
“才刚出消息呢,得等一等吧。”
“头一个是作协的屈恒屈主席,知道么?后一个美术协会的付远付主席,听过么?”
“嗯啊,你知道的还挺多呀。”林海文坐在躺椅上,舒了一口气:“你刚要说什么?”
“还想退货怎么滴?你这幅尊容,我卖给谁去啊。”
光感、色感、古典主义的美感,凡·艾克源种带来的古拙,集于一体,表现程度比林海文现在手上这幅《林黄上》,还要来的完整的多。
那不叫当不当教授的问题了,那是要和图书成名成家,铸就百年千年的文艺声誉的问题。
“陆老师?”
那笑容,两个腮帮子都快撑不住了。
……
“就是——唉。”林海文一声叹气,手机又响了,刚才没关机真是失策,主要是他也没有料到,这本书引发的动静会这么大。
“仇老师,您没听清楚,《西方美学史》,不是《西方美术史》。”
林海文上辈子写高考作文,动辄是尼采、苏格拉底、叔本华,弗洛伊德,还有黑格尔那句“存在即是合理”,更是被无数高考学生轮过。为什么?就是因为显得逼格高,显得自己神仙放屁,不同凡响。
这幅画拿出去,就是现在的拍卖价,应该也不低于1000万人民币,也就是超过130万欧元的。
简历往下一拉,得,全都是官字头的展。
这一连串就多了。
“啊。”年轻画家一推电脑,上头果然是个截然不同的封面,五个大字西方美学史。
“我看看,我看看先。”
“……您真幽默。”
“赶紧拿走,赶紧拿走。”
“你hetushu.com这么忙啊,这又是谁啊?看你皮笑肉不笑的。”
他跟陆松华打的,有他一个未接来电,应该是刚才中间打进来,他没接到。
“哎我说——”
仇云麓已经一点说话的兴致都没有了,他心里暗暗期盼着:不知高低深浅的林海文,这回要丢个超级大人了。
“书啊?我手上也没有,只有电子稿,要不我发一个PDF给您?”
美学和美术,一字之差,就是两个境界的问题。美学是哲学范畴的,讨论人与自然的审美问题,是很理论化的学科,是指导美术学的理论。在华国的学科安排中,直接属于哲学中的二级学科。而学问一旦是纯理论的,它就显得高端。
陆冬等于是坐地等着升值就行了,何况这幅画的模特就是他自己,意义更是特别。
“再等等。”林海文不好意思地打断他,接起新的电话:“付主席,接到您的电话,我可是差点觉得在做梦呢。怎么会,乐意之至啊,您天天打我最高兴,哈哈哈,是的。书啊,书还没印出来和-图-书呢,才有个计划,我也不知道,这事儿也没法催呀,他们说是会尽快。”
“陆松华老师?作协的副主席?”
可惜神仙放的屁太集中也太多,反正林海文当初高考语文考的不咋地。
陆冬就听着他一个接一个打电话,主席啊,院长啊,主编啊,部长啊,名头都大的吓人。
“……什么叫放卫星啊,就是把对西方美学历史的一点点理解写出来而已嘛。”
“这是谁啊?林董啊我——”
“这个——”陆冬咽了口口水,有点不敢说话的意思。
“你让傅成给我送一下,你就别来了,太火热了,别把我房子给点了。”
“别一点点了。”陆松华对他这么有信心的人,现在都挺犹豫的了:“你有没有把握的?样书出来了么?”
“现在能买到了么?”
仇云麓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了,也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此时学界已经是波涛翻涌了。
哪怕欣赏水准不是那么高,陆冬也能看得出来这幅画就是一个字:好!
先是美协副主席,艺术理论委员会主委匡世昌的和图书电话,要书的,顺便打探一下他是不是疯了。
“没什么,我,我回去了。”陆冬默默重新打包好自己的画,双手抱着,静静地走了,背影略有几分瑟瑟,跟来的时候意气飞扬不一样了。
“什么?美学?”
通通接过一轮,手机都发烫了,才歇了。
“嘘!”林海文比了个食指,拿着手机:“屈主席啊?难得接到您的电话啊。”
吓着了。
林海文作为油画家、作家,写美术史,如果说是惊人,但仍然在思绪范围内,顶多是思绪有多远,他就到了多远,并没有出界。可是一本《西方美学史》,就完完全全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感觉了。
“……我怎么了?我年轻时候也是玉树临风的好不好?”陆冬打着赖拆掉纸盒,拿出来。他真是赚到了,不管是伦勃朗还是委拉斯贵支,其实都极端擅长肖像画,而陆冬这一幅,算是目前林海文集大成的作品了。
林海文把包好的陆冬肖像画拿给他,陆冬之前耽搁了不少时间在他这里,之后就跑国外去带剧组了,到现在才回来,一来和-图-书就跟索命鬼一样想要拿走自己1000万的画。
林海文竖起一根指头:“再打一个啊。”
挂了这个电话,林海文就直接关机了。
“样书没出来,不过有个打印版,也能看,您要是要,我给您送一下。”
陆冬就看着林海文,用从来也没给过他的热情态度,说着电话,好容易才挂掉,他心里觉得酸溜溜的。
挂掉付远的电话,林海文吐出一口气,突然一笑,没想到连付远也坐不住了。
然后还有作协的陈副主席,央美的蒋院长,天美的院长,《人民文艺》的杨胜武主编,有意思的是他还接到了中河省郝孟呈的电话,人更牛,是为了一把手要的,都不知道他老人家为什么也想着要看这个。
陆冬张张嘴,没说出话来,他也算是薄有身家了,但这两个名字,对他来说还是有点震撼。
“你小子又放卫星了?”
“行行行,我这里拿到样书,马上就给您送一本,一定一定,哎呀您真是太言重了,哈哈哈,没有没有,一点点浅见,太过了,太过了,不敢当呀。”
年轻画家暗暗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