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82章 畅销

“几个译本虽然各有短长,但在水准持平的基础上,林海文译本仍有显著优势——它是时间上最近的译本!对于今天的读者,乃至美术从业者,应当是最适合的选择。”
叹为观止。
尤其以《西方美术史》这一册,若非是经年老学究,想要写出这么一本作品来,那真是想也别想。
“何止是不错,比我们现在用的教材更好啊。”央美现在的教材还是80年代的理论大家林宗常先生的书,水准自然是不低的,但多少跟时代有点脱轨了。林海文这一本一直写到21世纪,可谓与时俱进。
“摇头是什么意思?不好?”
坐在他对面的江涛,下午都来了三趟了,他也是好奇极了,他对西方美术史是没有研究的,所以在等着蒋院长读完,看看是否真的如匡世昌所说,是“当今华国人写西方美术史最佳者之一”。
但林海文则不必担心,他惊世骇俗的成就够多了,有人会觉得他疯了,但没什么人会说他是个笑话。至于书的质量,他和*图*书从原世界百来年的中文资料里找出来这么一本,到底如何,从匡世昌、蒋院长等人的评价,就可见一斑。
周四,京大出版社在京城图书大厦发布厅发布了精装版《西方美术史》,全书58万字,浩浩巨著,从古希腊的建筑、雕塑,到大师迭出的文艺复兴,从华丽雍容的古典主义,到奇诡多变的现当代艺术……一个一个西方美术史上的瑰丽时代,被铺开在华国读者的面前。
《人民文艺》上,匡世昌锦上添花的荐书文章,一时间被诸多转载。
倒不是真就国内没有人才,主要是做艺术史属于吃力不讨好,没有那个高度,你说要写艺术史,人家就把你当个笑话了。而且除非你真是写的好上加好,不然总有大批人不服气的。
那就是林海文!
商务印书馆的李敏则对四本译著赞赏不已,认为译作在专业的基础上,兼具了可读性和文学美感,是极其成功的,近年来也少有的对西方主流艺术专注的翻译精http://m.hetushu.com品。
多亏了正反方的宣传,这本书上架第一天,光网上就售出1万5000本。
现场除了林海文的老师常硕,还有天美的院长、华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的主任委员匡世昌、商务印书馆外文局资深编辑李敏等若干位业内大拿出面。
“美术理论研究再开奇葩——论林海文《西方美术史》”
《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则与上面这本不同,它更像是一段循着时间线的历史口述,款款动人,徐徐道来。
因为他本来就是拿的成品稿子出来啊。
京大出版社的样书也随之发到各处,央美、国美、天美、清美、桐城美院,华国书画院、《人民文艺》杂志社、美术家协会、作家协会等等,百来册样书为之一空。
“不是。”蒋院长摘下眼镜:“你说林海文是什么时候写的,这样一本书没有个几年功夫,无论如何也写不出来的。”
京大出版社都没有料到,此前林海文说人人喊打有点过,但也绝对http://www.hetushu.com是反对者遍地了。可这会儿几本书撒出去,评价简直让人惊喜,情势则完全是大逆转,夸赞、推荐的,成了主流,说酸话的成了旁枝末节。
“这两本作品,应该说是目前国内最好的西方美术史作品之二了,两本书,一庄一谐。《西方美术史》非常适合美术专业的学生使用,它使用了大量的西方美术实例,资料详实,分析独到,深入浅出地讲述了整个西方美术史的发展历程,对于我们认识、学习西方美术史,意义很重大。
见到这个局面,京大出版社的动力就更足了。
“你倒是帮他想的好,林海文的风头还出的少了?”
而《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书如其名,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本带有艺术普及性质7的作品,甚至带有一些散文的文字美感,这可能是林先生作为知名作家的优势所在。这本书面向的读者显然是对西方美术史有兴趣的普通人,或者说非专业人士,行文流畅,覆盖全面,读过之后,有唇齿留香的感觉m.hetushu.com。”
“林海文美术史新书瞄准年度畅销!”
出林海文的书历来是最快的,他拿出来的稿子,跟成品稿没啥区别,属于那种拿上就能送到印刷厂去的。
要知道,年发行5万册的简装本,就算得上畅销书了。
央美的蒋院长捧着《西方美术史》,戴着老花眼镜,看了整个半天,才轻轻吁出一口气,摇摇头。
这两位专家的评价第一时间就传了出去。
而它们,同属一个作者。
所以发布会后第三周,《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在京城图书大厦上架,天街、亚马逊等图书电商也紧跟推出。而《西方美术史》也少量上市,售价318的精装本,可不是一般人会买的。
除此之外,《写给大家的西方美术史》则被不少网站和出版社列入月度书单:“适合你我看的西方美术史,不艰涩不高深,行云流水自然天成,应当是写西方美术史中最适口的一本。如果你有意进行西方美术史观的培养和涉猎,此书不可错过。”
匡世昌不吝赞美之词,事实上京大出www.hetushu•com版社联系到他的时候,一开始他是拒绝的,林海文写美术史,这简直不能相信。作为资深的美术理论学者。匡世昌是非常明白,想要写一本好的美术史,尤其是华国人写西方美术史,究竟有多困难,很多资料,各种方向的研究结论,光是搜集获取,就能难倒了一大批人。但是当出版社将样稿递给他之后,他就DUANG一下改变了想法。
而译著中,贡布里希的《艺术的故事》,早就是美术专著中的圭皋之作,国内已经有三个译本,林海文的新译本一出,对比则不可避免,主流观点依然对林海文大为有利:
“总不会是天美说要聘任他的时候才写的。”江涛拿过来翻了翻:“说不定人林海文全心全意做学问,不想跟我们这群俗人一般见识,结果好些人还跳出来说人家没有理论高度,这才丢出来打人脸的。”
同样的西方美术史,两本书竟写出了截然不同的风味。
“就是因为风头出的太多,他才要低调啊。”江涛拍拍封面:“你还没说怎么样呢,看着是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