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80章 翻不了身

“要说他去当个诗词学教授,都比美术来的有底气啊。”谭启昌摇摇头,他说的不错,林海文两部诗集,让他进作协,同时也能当做他的文学专著,反而能堵住一些人的嘴,毕竟在诗词领域,尤其是古诗词领域,林海文早已经是得到了业内公认,哪怕京大来聘他,也没有这么多争议。唯独是美术,画作是不能当成专著的,当然凭借画作拿到的奖,可以算是学术硬通货,但林海文作品少,参展少,至今拿到的奖中,除了青艺赛,就只有华法45周年的一个金奖,他最傲人的市场价格,不好意思,不算数。
仇云麓看乐了。
华国书画院作为文化部下属的事业单位,囊括了众多兼任或者专职的艺术家,比如江涛,比如蒋院,再比如乐军,都是书画院的兼职名家,而仇云麓则是国画部的专职画家。
“谨慎使用破格,是对遵守制度的人以及制度本身的致敬——论林海文受聘美术正职教授”
陆松华犹和*图*书豫了一下,还是摇摇头:“看海文怎么处理吧,不要插手先,他总是能够出人意料的。”
常硕刚才说完几句话,就一直在看着他,明明是一个通透空荡的画面,在林海文的画布上,却出现非常显著的明暗来,小黄跟鸟架子,还有窗棂、墙柱和窗帘,稀碎的阴影部在高妙的光感处理下,让整个画面中央的小黄极其突出,尤为动人心弦。
这篇社论里头,倒是不偏不倚,把林海文的成绩、社会职务,在国内外艺术刊物上的一些评论都比较全面、持正地总结出来,得出的结论是林海文确实具有一位美术教授所具备的艺术成就和艺术水准。
《人民日报》是什么,那是喉舌啊,虽然不是说每一篇社论都代表上头的意思,但它本身具备的权威性和权力性,足以让所有人不敢轻视。当时林海文抵制编剧挂名的时候,《人民日报》也站出来写过社论,那一次是站在了林海文那和*图*书边,为《死水》叫好。社论一出,神鬼辟易,后面华国文联、电视艺术协会,都站出来表态,还有专项行动,动静不可谓不大。
这位被誉为夜光虫的巨匠,赖之以名垂美术史。
“你这是伦勃朗?”
最后则语重心长地呼吁大家要敬畏制度,声色俱厉地警告漠视制度的权威性,将威胁公正公平的教师上升体系,后患无穷。
谈到这里,按照X报的尿性,还得给自己擦擦屁股,表明它并不是说一定要死板地遵守条条框框,也不是唯学历论,但是它认为,要坚持遵循这些条件的内涵,那就是要兼具理论高度、艺术水准、国际视野、教学能力等等。
仇云麓是个很懂得看风向的画家,他的作品最突出的优点,在书画院的介绍中是这么描述的:“把握时代脉搏,紧跟时代潮流,有使命感,有责任感,充分发扬了新时期新阶段新要求下的华国画风采。”总结成人话就是“懂得看上头眼色和-图-书”,所以他是少有的,会一次不落地,看新闻联播、《人民日报》、《人民文艺》这些主流媒介的书画院画家。
谭启昌去见老师的时候,就挺叹气的:“他步子是快了一点,哪怕当个副教授,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的反弹。”
为林海文担心的人也不少。
“哼,现在这帮人啊,食古不化。”
“是,您觉得怎么样?”林海文收手看着,觉得首度实验伦勃朗的光感秘册,感觉还不错。他有特意突出这一块,但作为他的一个完整作品,此前他在结构、色彩上的造诣,也必然地体现在上面。
“要不要帮他说说话?”这才是谭启昌来问陆松华的目的,林海文可不是孤家寡人,他背后的学界艺术界势力,那也是非常壮大的。
这是伦勃朗的明暗法。
林海文手上这幅新作品,不是很大,画的就是每天上午,阳光透进画室,落在小黄和它的鸟架子上的那一幕。
这还能翻得了身么?谭启昌心里不以为然。
http://m.hetushu•com及几十年前,华国高等教育草创阶段,确实有不少的文艺教授,在学历等硬杠杠上有所不足,因为破格的情况比较多。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和完善,这种情况已经越来越少了,这表明了国家教育体系越来越成熟,越来越自洽。
这一次,林海文却是被放到了对立面。
“拖尼特要是看到,必然要惊呼你的源古典主义出现飞跃了。”
接着把林海文放到这个趋势的对立面上,引用了清美涂刚的观点,表示完全可以在不挑战制度的前提下,让林海文成为美术教育体系的一部分,为广大美术学生和华国美术多样化做贡献。
“这张报纸送给我吧?总算是老天爷长眼了,这等丧德败行之人,也想要堂而皇之地登上讲台,真是笑话。”
林海文愉悦的笑了,在绘画上的进步,似乎最能够给他带来成就感。
不过他不能说,乐军却能说。
“哈哈,没什么没什么。”仇云麓总不能跟同事说,看林海文倒霉了,所以和*图*书我开心吧。
然后话锋一转。
……
统合在凡·艾克源种下。
师徒两个,此时还不知道他们等一等,会等来的是《人民日报》。
这样一家机构,显然是必须订阅《人民日报》的。
“老仇啊,这么开心?”
前后看了两遍,乐军当时就笑了。
乐军根本无所谓,现在谁还不知道他跟林海文的恩怨,他要是甘心沉默,那就真成了林海文脚底下的冤魂了,还不如直截了当地站在林海文对里面去,好歹以后林海文再说他,人家未必就怀疑他的艺术水准了,只说两人有私人恩怨。
结果今天他就看到了个大意外。
乐军刚好在京城参加美协的活动,是一个青少年美展,要说起来,乐军现在是比较衰的,以前这种地方青少年的业余展览,是请不到他的,现在也不挑了,知道他跟林海文的仇怨,所以有人看到报纸上的社论,抱着结个善缘的想法,就拿来给他看。
在场好几个画家、评论家,面面相觑,不知道应该接什么。
无可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