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76章 羞于见人

这狗鼻子还挺灵的。
可是眼前这一幅,多了一首诗,外加署名也是林海文,章是“清凉山人”的章。
林海文挂了江涛的电话,蒋院实在华国书画网看到的,他也是上了华国书画网看了一下,才摇摇头,万万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公之于众了。关了网页,他顺道上了一下微博,嘿,就看到了黄作文那条。
给梁雨画完之后,林海文想着自己家人还是用个老章,才行了清凉山人章。
“呃,其实吧,我就是画得不好,羞于见人。”林海文在电话那边羞答答“承认”。
“还真是,这个诗也挺好,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这意境就不俗,我也没听过,难道是这个人写的?”
“怎么说?”
林海文是对着他那一幅画的。
跟底下大部分人一样,他也觉得这个假的太离谱了,离谱的都能让林海文难堪一小下,抱着这个目的,他给转到了微博上,平生第一次去撩贱林海hetushu.com文。
“……对着您的那幅,慢慢画呗!”
“怎么不送我呀,我也姓林啊,我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怎么都没有兄弟爱的。”
“是我画的。”林海文也没有不好意思,他特诚实:“您画的那一幅,我觉得特别好,越看越好,我就自己留着了,顺便给我小舅画了一个,照着画的。”
林海文油画上不用章,只有“LinHW”的签名,书法作品上后来用田黄刻了一个新章,陆松华给他起了章名“明月大江”,对应的是《明月几时有》这首他最有名的词,以及那本古诗集了。之后他再用章,都用的这枚明月大江章,楚薇薇家里给他那个清凉山人章,一直闲置着。
一看,乐了。
“说起来,之前有人在江涛老师,就是央美国画系的江涛啊,在他家里见到了一幅林海文的署名作品,应该就是真的。说不准就是他私下送出去的,人又不差m.hetushu.com钱。”
“卧了个槽,太离谱了吧。”
“你,你个——”江涛打了舌头,愣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国画怎么了?国画假的多?”
“小白菜,我给你科普一下,林海文这个人呢,虽然是出了名的多才多艺,会写诗,也会书法,还会画油画,但唯独不会国画。所以你想想,这出了一幅林海文的国画作品了,是个什么意思?跟柳牧的现代诗有什么区别?那都叫一眼假呀。”
“还真是你画的?你不是不会么?”
华国书画网,作为国内最大的书画论坛,用户是很多的,收藏爱好者、画家、书法家,也有不少愿意上来看看,当然他们不一定是上论坛板块,看看拍卖行情,欣赏一下拍品之类的,这里的信息也是比较全面的。
疑点是越来越多。
不说别人,天韵的黄作文,就有逛一逛论坛的习惯。
也有新手菜鸟,对大家的反应感到奇怪。
“同志爱要不要?和-图-书
林海文这个帖子是太热门了,一路被顶到了首页,他才注意到,点进去看了看。
林海文自己没第一时间看到,反倒是江涛看到的更早一点。
他一看,就知道这是那一幅了,不知道小舅怎么就被人给拍了。
江涛索性当着蒋院长的面,给林海文挂了一通电话,林海文在那边还蒙呢,答应先上网看看。
“坑爹啊,国画?”
大家在底下插科打诨等了一会儿,回复了好几十楼,楼主的高清图才姗姗来迟,一共是三张,正面全图,诗作局部和署名、印章。
“怎么着,林海文又开辟新领域了?连国画都通了?不得了,咱们要没饭吃了。”
“这年头作假不要按照基本法的么?神经了啊。”
“@林海文_林董啊,我意外看见您的一个作品,特别想出手,但又怕被您说人傻钱多,您给看看,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呀?值不值得出手呀?哈哈哈。”
下面不少书画家回复,还挺难得一见的hetushu.com
骗鬼呢你,还从来没听说过国画新手可以对着画的,你当幼儿园描红呢?铺一张纸在上头,一笔一笔,对个七七八八的。
“这幅画原来应该是我给林海文舅舅画的,可能是被人看见了,拿去造了一个林海文的诗书画三绝合一的噱头吧。”江涛只能这么想,他低头凑到电脑屏幕前面看:“不过这画还真是不错的啊,有这个水平,应该不至于做这个事情啊。就是太模糊了,看不清。”
“还不知道真假呢,现在国内林海文的画,百无一真,我反正是不太相信呢。”
他平时也不逛论坛,他看的比较多的是画展,有些他不能去现场的,华国书画网会有图文专题,他就愿意点开看看,找一找有没有潜力比较好的青年画家。
“滚。”
“这图怎么还不出来,F5都要按坏了。”
江涛跟蒋院长看看屏幕上这幅画,实在不知道画到这个程度,还有什么羞于见人的?要真是这个样子,华国9成以上和-图-书的国画画家,都得戴着面具出门了——全羞于见人了呀。
“这幅画,只怕是假的。”
有真心疑惑的,也有跟着黄作文开嘲讽的。
“这诗也很不错啊,霜叶红于二月花。”
“呦,林海文的国画水准这么高啊。”
“字呢,我看着跟林海文的字还是有几分相像的。”
业内人讨论的热火朝天,吃瓜群众反倒不太搞得懂,他们知道林海文是书法家和油画家,但他会不会国画,还真就没有一个准话,毕竟书法国画不分家呀,能写的基本上能画,只有林海文这种吃技能药的,才就会一个。
“没听说林海文在国内有出画呀,人都不稀得在国内卖,全都是法国画廊在欧美出手。”
两幅画基本上是一模一样。
过程很短,但很曲折,竺宇和于波先在网上看到的,然后被蒋院长注意到了,跟江涛说话的时候,蒋院顺便提了一句,让江涛看了一眼,结果江涛眼珠都掉下来了。
“我也是服了,等半天,等了个国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