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60章 产粮大户们

槐海波吓了一跳,一转头。
还带着香气呢。
可惜,他跟槐海波同学,不是标准的老同学,是标准的老对头。
原来叫王家燕,旧时王榭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里倒是没有这首诗,当然,就算是有,也是个俗名,跟林海文自己的差不多。
当年似乎是复读过一年,至于后来是考进了大学还是别的什么,林海文都一概不知,事实上他跟高中同学的来往也少了。没办法,差距太大,很少人能够有足够的心理调适能力,他的高中同学都分了好几种,好的坏的、积极的消极的,但不管哪一种都让林海文觉得相处起来很困难。
太假了。
“怎么会,哎你现在在哪儿念书呢?你变化挺大的,帅多了比高中。”
“也是啊,要不中午一起吃点?聊聊。”林海文瞅着槐树精,想着要是一起吃午饭,现在才十点钟,那就还有两个小时,俩小时,说不定能从槐树精那里搞个两三千点呢,按照槐树精的产量,这是完全可能的,很大一笔收入了。http://www.hetushu•com
“临川这种小地方有什么可逛的,你们不都是京城人了么,忆苦思甜么?”王家燕有点气,但又不好争面粉这事,她本来就涂了不少,刚才坐公交车过来的时候,人挤人的,她又矮,把人家衣服上蹭了好些白道道。
恶人值+300,来自临川市槐海波。
双连击。
“哪里有你厉害,我又考不上大学,跟你比不了,现在给人打工呢。”
林海文咳了两声:“你这粉扑的,走一路飞一路,人行道都让你画条白线出来了。”
“哎。”林海文一拍双手:“就是说呀,也得了解了解你们底层人民的生活,不然不就脱离群众了么……呵呵呵,说笑说笑,你们怎么不笑啊,哎呦几年不见,开不起玩笑了,这可不太好。人在江湖飘,难能不玩笑,让你笑不笑,就得挨一刀,听过没?很有道理的。”
恶人值+200,来自临川市李峒。
恶人值+200,来自临川市槐海波。
恶人值+50m.hetushu.com0,来自临川市王家燕。
“林海文,是你把我们都忘了吧。”槐树精边上的男同学开口了。
“走走走,去打个招呼,老同学呀。”林海文兴致勃勃地拉着祁卉过去。祁卉还能不知道他跟槐海波的龃龉么?看他一脸贱笑,就知道他没有打什么好主意。
槐海波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了。
一个走失掉的产粮大户,曾经他也心伤过的。
搞不好就要引发一次家庭战争。
“你高中不就赚稿费了么?”这会儿又要跟我比了?
槐树精心里那个腻歪啊,怎么就这么寸,怎么就这么倒霉,他明天上午的动车,现在在苏东上班呢。今天跟老同学出来逛逛聚聚,居然就碰到了林海文——开年不利啊。今年估计要倒霉,他想着是不是回去就把工作辞了,换个地方,要不就去庙里求个牌?开个光什么?挡挡煞气。
噗。
这是个产粮大户啊。
“你们俩还是在一起了?那会儿都说祁卉跟楚薇薇抢你呢,看来还是祁卉赢了?祁卉你算是钓着金m.hetushu.com龟婿了,差不多也是嫁入豪门了啊。不过楚薇薇也在京城念书吧?人民大学好像是,你们还有来往么?”有个女同学看不太过眼,话题转的明显不怀好意。这位同学林海文隐隐约约还有记忆的,跟他隔了三排的第二桌,主要是比那个143的黑瘦女孩还要黑,不过现在看着白了不少,应该是扑了两斤面粉,穿的也时尚了不少,大冬天穿个苏格兰打卤裙,上身一件大蓬松的羽绒服,跟个圆柱台灯一样,上面一桶,下面俩棍,顶上一个黑手把。
不错啊,三个人都挺大方的。
“哈哈哈。”
恶人值+300,来自临川市李峒。
“槐海波呀,好久不见了,还真挺想你的。”这绝对是老同学见面的标准表情和对话。
小黄站在他肩膀,跟着学咳嗽,咳咳咳,咳咳咳,没完没了。
所以除了泰迪跟祁卉,还有楚薇薇,临川一中的人,他基本都没有联系了。
恶人值+100,来自临川市沈春梅。
恶人值+500,来自临川市槐海波。
男同学http://www•hetushu•com笑的挺干的。
林海文嗝了一下,明白过来,这几位不是坦荡,而是清高呀,生怕跟他走得近,传到同学群里头,人说他们攀附呢,果然还是毕业不久,这要是二十年后的同学碰面,类似场面就少见了。其实说到底还是小心肝脆弱,做不到心底坦荡,才需要这么惺惺作态的。
李峒就是那男同学,他能说抱大腿,但林海文话就话的,他明显又不爽了。至于槐海波,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薇爱冲击波”和“海魂”这两个小号,算是让槐海波在高中同学里头丢尽了人,除了他身边这几个,他也不跟别的老同学来往的。
一本正经说瞎话。
就是这么给力。
“行吧,那你们逛吧,我们也走走。”祁卉推推林海文,让他走。
“噢,那也挺好,我也没上大学呢。你在哪儿的呢,苏东?”
“嗨!”林海文走到槐海波身边,挤出了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
不愿意?
“成,今天我这裤子还真不能让你抱着,等下掉了。”今天是运动裤来着,他也不看这个叫不www.hetushu•com出名字的男同学了,重新看向槐海波同学:“槐海波啊,你现在微博都不更新了呀,是不是有新号了?跟我说一下,我关注你啊。”
槐海波身边还有三个人,一男两女。
“林海文?”
还是有点小尴尬的。
不过这会儿遇见槐树精,他还是蛮开心的。
林海文这才发现,原来边上这三个也是他班上的,属于没啥动静的那种,平时也没交道,他连名字也记不全了,毕竟高中毕业都三年多了。
“打工呗,能赚什么钱,养活自己都难。”男同学没说是不是在苏东。
“开始都是这样。”
嘿,还是个坦荡之人,他明显知道林海文今天的能量和地位的,还能不攀附,这算是不错了。
“嗯啊,你还记得我啊,我真怕你忘了我呢。喏,祁卉,还有我们家黄上。”林海文指了一下祁卉跟鸟。
恶人值+300,来自临川市王家燕。
“我们可不敢跟你吃饭,等传出去,别人还说我们抱大腿呢,呵呵。”男同学说着笑,但又不像是说笑。
那女孩本来就黑,特在意人家说她扑了面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