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59章 早晚都是陌路人

“哎,大舅,没事,没事。”林海文笑的淡淡的。
恶人值+300,来自临川市梁艺。
大家伙都愣住了。
“得咧。”
他在京城的房子比这宽敞多了。
“哎呦烦死了,今天差点又要去拜年,都不认识,什么舅公,我都没去过,我爸也是想一出是一出。”
林海文也没想到,林跃和梁艺这回事,还真有他的因素在里头。
林海文循着她目光看过去,一乐,嘿,槐树精啊。
“能有什么呀,这堂姐堂弟,表姐表弟的,小的时候还好,再大点,能有什么来往的,天各一方,几年见不到一回。”林海文拦住他们,他还有半句话没说,这是梁姥姥还在世,他们年年凑一块过年,这要是梁姥姥不在了,梁雪两口子搞不好就到京城过年去了,就算留在临川过,也不会到梁大舅家过去,没这个道理。了不起就是抽一天去拜年,感情不就淡了么。
大舅妈头一个反应过来:“你发癫啦?”
……
“……”祁卉瞪了它一眼,接着瞪了林海文一眼:“物似主人形,哼。”
前一次的变化和*图*书,与其说是升级,不如说是调整。
“哎。”祁卉侧了一下头:“那个是不是,那个什么,呃——”
梁大舅气的都要伸手了。
他们俩今天来逛西京路,初六了,店面开门的不少了,小城市大部分都是本地人的店,不会真关到初八才开门。
“要不是他,怎么会有这些事情?林跃怎么会处心积虑地接近我?今天是林跃,明天呢,下一次呢,难道以后每一个人,我都要去弄清楚他是不是看上林海文的地位、钱,还有名气?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受这些罪?”
“呦。”林海文眼睛一亮,妙峰山,那是别墅区啊,冯启泰家就在那里有房子:“不错啊,要不要支援一点?”
“没事。”林作栋这个年纪了,也就是一层心障,过了也就过了。
今天林跃和梁艺,倒是给了不少,但杯水车薪的。
这一回凑够了80万点经验值,进行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升级,林海文还是很期待的,毕竟下一回,得要800万点了。
“我说真的啊。”林海文坐在旧沙发上和*图*书:“老妈你忙成这样,也没什么功夫跟邻居聊天说笑了,老爸也是,都是作家了,那逼格高的,外头老李老王什么的,天天荤段子说的唾沫横飞,那都不是一个Level了,还不如换个舒坦点的,司机连个车都开不进来放。”
“妈,你们还是换一个房子吧,这太小了,小黄都飞不开。”
这对苦命鸳鸯,搞不好今天一天内,同时要被老子给甩耳刮子。
反正最后还是答应下来,要带着祁卉去看一次。
“我跟你爸年后就想着要买一个呢,在妙峰山那边。”
“年轻人嘛,又刚受了点打击,总归一下子是难以接受的,迁怒于人有什么奇怪的。”
梁艺和林跃这所大学,虽然算不上一流,其实是不差的,其中一些热门导师的名额也非常抢手。
更别提梁艺了,跟普通人也没两样。
至于老林家,但凡还有点骨气的人家,对这种事情都应该有羞耻之心,倒没什么特别的。
梁艺哭哭啼啼的,车上的人都避免说起来,梁雨倒不介意。
一回到这边,林海文又觉得www•hetushu.com这个家有点小了。
傅成还把车停在外头停车场呢。
“你们回吧,路上当心。”林海文把车上给关上,跟小舅招招手。
林海文没给祁卉打电话,而是看向了恶人谷江湖界面。
“太堕落了。”林海文想着当初一门心思弄恶人值的时候,觉得现在过得有点安逸,藏书阁用的越来越溜,一个小时能派上的用场特别大,基本上需要的时候就能够满足。他对恶人谷的刚性需求一下子就减低了,结果它就迎来新的升级,也不知道升级之后是个什么情况。
梁雨开着车,在村操场上打了个弯转回来,林家人还在门口看着:“还挺明事理的嘛。”
这确实是有点巧合了。
“成了,你少说两句。”
车子先到枫林小区,把林家三口给放下来。
“用不着!计划好了都,我们去看过两次了,觉得不错,你看看抽一天跟祁卉也去看看?”梁雪想着的是这个:“等我们年纪大了,还是回这边住,那边就留给你们,祁卉也得看好了才行。”
梁雨也觉得用不着这么小心翼翼的,多大点事儿:和*图*书“本来还以为就算不用动手,至少也得敲锣打鼓大闹一通呢,结果啥也没干,就了结,感觉都白来一趟。”
“这个梁艺真是拎不清。”梁雪气的很,之前就被梁艺堵过一次,作为长辈也不好计较,但这次儿子被她指着鼻子说,就有点忍不了了:“不说远的,她考个研究生,那个导师,总归是海文帮她说过话的吧?”
“成,回去当心点,开慢点。”梁雪嘱咐这梁雨:“跟妈说,等海文回京城了,我们再去看她。”
“得了吧,就是人跟人不同,梁艺这个孩子,就是太独,太自我中心,好的记不住,不好的忘不掉,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梁雪撇撇嘴。
“头一回听说因为鸟换房子的。”
“哈哈哈。”林海文笑倒了:“我们俩什么时候才能回临川来住啊。京城的房子呢?搁着?”
抽噎着的梁艺,突然有点激动地看林海文:“林海文,我不想沾你的光,你也别害我行不行?”
“小黄啊,想我没?”
第二天他把祁卉从祁家拖出来。
一夜好梦。
恶人值的积累略慢了一点,还有将近20000点m.hetushu•com才能升级。
今天一家人也算是身心俱疲,尤其是林作栋,二十多年的心事,不是那么好完全平复下去的,很快家里就安静下来,各自回房了。
祁老爹可能是觉得女儿都这么大了,都要嫁人了,得带出去让大家认认,后面要办事也有说头一点。不然你一个十几年没见过的女儿,一下子结婚了送了喜帖出去,总觉得不太对劲。
她考研究生的时候,林海文在文化圈还没有今天的地位,但已经算得上一号人物了,拐着弯去找人说了一下,当然前提是梁艺成绩还够,这么一提,最后她也就拜到现在这个研究生导师的门下,一位业内比较有名气的教授、博导。
这边还在说着。
“得积极点啊还是。”
“死鬼!嘻嘻嘻。”
……
吴倩瞪了他一眼。
“这事儿能这么处理了,就不错了,要是遇见难搞的,说不定有多少麻烦事呢。”梁雨撇撇嘴:“那小子一看就是花花肠子一大堆,不是什么好东西,倒是老头跟他爸还算懂道理。”
这不是20、30点,而是300点,实打实内心里有了怨恨才能生出来的点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