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53章 求对联

那大妈眼睛贼亮贼亮:“哎呦,我们刚才还说起来你呢,说梁雪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大文化人,咱可都看了中河台那个晚会,弄得就是好,比中央一套的还要好,有意思。再说了,咱村的人,自己能不支持么?他们想换台,我就不同意。”
林海文把这大妈的话给套了个干干净净,锄头柄那边听的吓一跳,他去打望过行情的,市里师范大学的一个老教授,一副对联也就是三千块,他想着林海文要个5000一下,他就咬咬牙买下来挂在中堂两边,那也有面子。但好几万,这确实是出乎他想象了。
“怕啥呀你。”大妈急了:“怕人偷啊?我有个主意呀,咱就在这个大树底下摆个桌子,太阳这么好,又舒服又暖和,各家都拿纸来,毛笔墨水,锄头柄你家不是有么?让海文给大家都写一个,咱满村都是海文的对联,多喜庆啊。人人都有,那还有谁会惦记你家的啊?”
大妈你这一辈子待在村子里,那真是委屈了,这要是出去闯荡,搞不好就是一代女富豪啊。
www.hetushu•com头柄有点尴尬,他本来是打算上门单独说的,结果被这人当众说了。
他至今可见的作品里头,除了京大、人大、西京大三个大学,就是陆松华那里、摩诘那里、白龙寺那里,这些当然是没人卖的。
反正锄头柄也就是想跟林海文扯点关系,让亲家看重两分,林作栋的字也差不多了——而且,老林同志绝对是喜欢干这个事情的,热心人啊。
林海文正想说让他晚上去梁姥姥家拿呢,毕竟真要钱也尴尬,主要是梁姥姥和梁大舅尴尬,再者他要是说了三五万,估计锄头柄家也不敢贴了,人新房才花了十来万,贴个对联好几万,风一吹雨一大,没了。
“那不,咱也会上网啊,去年祁钧的一个书法,就几行字,好像还卖了60多万呢,那才叫贵呢。”
“傻瓜小黄。”
他在临川市里上了小学,现在是字正腔圆的,说的那大妈,一阵青一阵白。
“那五万块钱吧,不多要你的,你看看是转账还是现金?晚上到家里来说,啊。”http://www•hetushu•com林海文说着就去梁大舅家了。
林海文左手牵着童童,右肩膀上停着小黄,一边走一边听着俩小东西互相伤害。
“呵呵,就是听你姥姥说,你写字好,我这不想跟你求个对联么,明天我闺女她男朋友,要带爸妈来,我想着拿你的字,壮壮声气。”锄头柄有一点不好意思:“就是听说你的字挺贵,不知道一副对联得多少钱啊?”
人才啊。
所以一副对联多少钱,按照这个估价,应该至少3、5万的基本价有的。
“哎,好好好,那等会我去找作栋啊。”
刺激。
童童一跳一跳地想要去抓小黄,张牙舞爪的。小黄坏得很,童童一跳,它就飞起来,童童不跳了,它又去招他,乐的嘎嘎嘎的。
童童被小黄突然出声逗的哈哈哈哈的:“杀猪婆子,杀猪婆子。”
幸好,梁姥姥还是很疼爱自己的乖乖大外孙的,就是悄默声地跟他说,别让祁卉发现了。林海文也是哭笑不得,给她解释,那头是中河台的领导,以前是市里的副市长,两人开玩和图书笑呢。结果梁姥姥眼睛更直了。
“哎呦,这不是海文么?去你大舅家啊。”经过村里的小广场的时候,好些大妈大叔爷爷奶奶的围在一起晒太阳扯闲篇,有人看到林海文,招呼他的是个大妈,不过林海文不太记得清这位是谁了。
“哎,你对书法大师知道的挺多啊,祁钧老先生可都过世十来年了。”
“可能吧,差不多。”林海文笑着。
大年初一,整年里头,这可能是村子里人最多的一天,明天开始就得走亲戚了,过了初七,该上班的上班,该出去找活出去找活,村子里大部分就剩下一群老人小孩,基本上雨荷县、临川市的村子,都是这个样。
有好事者给他估了一个价,大约是一首诗那么大幅面,应该在12到15万之间。
大妈摆摆手,一看坐在边上的另一个男的:“锄头柄,你刚不还说要去老梁家找海文么?这人都在这了,你咋不说了?”
“呵呵,那是,大师么,我的字其实也不值什么钱,一般拍卖行都不要。”
会不会出事啊?闹起来也咱办啊,要强行和*图*书插足那老林家+老梁家也挡不住啊。
“啊。”
当然,估价的这个机构,也在后面说了,林海文的作品迄今未在市场上露面过,所以究竟是会涨到一个夸张的程度,还是会无人问津,都是不可预知的。
“你有事啊?找我。”对锄头柄林海文还熟悉一点,他们家现在是住在新房,之前就在亮姥姥家边上,林海文小时候打塑料子弹,隔着院子,把人家的金桔打烂过好些。
“笨蛋小黄。”
“笨蛋,笨蛋。”
林海文的字跟他的画一样,属于有价无市的。
“杀猪婆子,嘎嘎嘎。”
副市长,那得是多大的官儿啊。
“臭不要脸。嘎嘎嘎”
“哈哈,那多谢您支持啦。”林海文也知道,村里也好,外面也好,这一类人是不少的,也很有意思。
“怪不得我儿子都搜不到呢,就见到个估价。”大妈一拍大腿,说着说着还挺得意:“知道啥是估价么?就是没个准,想想就给了个价,那都不作数的。不过没60万,海文你的字,那几万块总有的吧?”
“嗯,是啊。”
“于然他爸。”和图书于然是锄头柄的女儿:“我的字是不太适合拿来挂着,要不你让我爸给你写一个吧?”
“行。”林海文牵着两小东西要走。
“傻瓜,傻瓜。”
“那不成,那不成,几万块的对联,写了我也不敢挂呀。”
林海文了然,大妈看来是有备而来,连拍卖行情都去了解了。
“哎呦呦,还说钱呢,都是一个村的。”开头那挑话的大妈比他还嘴快:“都是几十年老邻居,写个对联你锄头柄还说钱,这不是打海文脸么?我书上都看见过,那叫祁钧的大书法家,人年年都给邻居写对联呢,人都管这叫佳话。”
这价格在在世书法家当中,已经是很高的了。
愁的。
林海文看着梁姥姥,有种舌头打结的感觉,这也没说什么呀,怎么就用那种眼神看他。
“真要啊?”
哎哎哎……
锄头柄是个大爷,这村里头各种江湖诨号,什么瞎眼、火头倌,麻雀佬,总之多着呢。
那大妈不甘心呀,为那几万块她都兴奋好几天了:“海文,我跟你要一幅啊,不挂,咱存起来,以后也跟人说,咱认识个大文化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