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44章 好戏连台

就是这么一个脑子清醒的俗人。
到目前为止,他们对林海文这台晚会,那是非常满意的,从《唱支山歌给党听》到这个《红色娘子军》,从《昨天今天明天》里头的讴歌,到少数民族歌曲大串烧,可以说是既具备很高的欣赏价值,又符合国内的价值观要求,后者其实更加重要,但是能做到前一点,其实是发扬价值观的条件——郎坤那一届央视春晚,就是价值观味道太浓,但欣赏性不高,反而招致大量的反感,这就不算是成功的晚会。
“佳话?你个老头,人都是学生学老师,你怎么跟林海文那个兔崽子学的这么刻薄。”
开场、独唱、小品……八省二市春晚接连展开。
16点多,17点多,到《满腹经纶》的时候,已经几乎到19点多。
我属虎。
“老陆老陆啊,什么时候海文来给你拜年,跟我说一声,我要找他算账呀。”
这是我老母。
全都变成满堂的如雷掌声。
但还没让他缓一缓,工作人www•hetushu•com员进来,报了个数字:21点!
这是我老公。
我叫白云。
我叫黑土。
她留在京城一直跟到敦煌放年假,才飞到洛城来,明天跟着林海文一道飞回苏东,然后到临川过年。顾海燕给她安排了个超级棒的位置,就在她自己的桌子上。
“哦,这样啊。”
掌声也是不弱。
他提起电话给陆松华打过去。
一首青藏高原酣畅淋漓,响彻四方。
“刚才差点厥过去?”
王国威那边,心跟放在绞肉机里一样,那个通报收视率的工作人员,就好像捏着摇棍,一下一下地绞着他的小心肝。
我属鸡。
这是林海文的目的,在国内混,名气和影响力是一方面,更加实质性的权力则依靠不同的网络——八省二市春晚结出来的这张网,自然是很有威力的一张网。这也是他做这件事情的重要目的之一。
我七十一。
顾海燕坐在下头,看着两个小品演员,不由的一乐。
第一个包袱一抖,和*图*书哐当一下,满场大笑,祁卉遮着嘴,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哎呦喂,好久没有看到这么有意思的小品了,感觉最近那些小品一点也不好笑。林海文还有这一招呢,喜剧人才啊。”
不过在顾海燕他们眼里,似乎还好。她是看过彩排效果的,所以见到他们上台,就乐了。
她边上坐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
“哦?”
“……你怎么知道。”
接着就是鞋拔子脸和猪腰子脸,《月子》和《伺候月子》……最后在报销火车票里头结束。
“瞅瞅,有什么特殊的。”
眼珠子都凸出来了。
直接冲了2点上去。
陆松华一阵笑,他对赵文灿听歌的习惯很了解,这种一口气唱上天的,老赵是有点危险:“那真是可惜了了,不然就是一番佳话。”
下面坐着的有中河的一把手、二把手,还有好几个八省二市的宣传部长,这会儿都齐刷刷地鼓掌。
“你节目挺好啊。”女演员夸主持人,就是中河台的《国宝档http://www.hetushu.com案》那位老师:“俺们村的人都夸你的,说你节目好。”
“你就得意吧。”赵文灿撂了电话。
全华国不知道多少人在喊:“转过去转过去,中河台,林海文那个皮影人节目,看一下。”
微博也笑颠了。
我七十五。
“网上说皮影人出来了,快快快开电视。”
林海文在选人的时候,也是犹豫过,究竟选跟赵宋二人相像的,还是选择在这个世界比较有名气的小品演员,最后还是选择了后者。所以上来这两个,其实形象上有点违和——在林海文眼里。
远在京城的歌舞团赵文灿,也是头一回听到他下面的歌手唱,高音起来的时候,他一口气提着,被卓玛带着一直一直往上飞下不来,到她唱完了“原”,才呼一下吐出一口气。
“就是人长得磕碜点。”
林海文在后台看转播,他并不知道央视王国威的想法,也没有在这会儿去看微博上的反响,既然已经设计好这样一台晚会,就没有必要在过程和-图-书中去考虑别人的看法,总归就是踏踏实实,完完整整地把节目表现出来,最后时好时坏,90分还是9分,都由得观众去评价。
《红字娘子军》的芭蕾舞,在激昂雄浑的乐曲里,整齐划一,气势纵横,一帮姑娘,英气勃勃的。
下头都笑颠了。
祁卉!
“刻薄怕什么,我们写得出好歌啊,啧啧,听见没,故乡的云。”
显然,林海文苦心孤诣的这一场,是符合这些大人物喜好的。
“薅社会主义羊毛,哈哈哈。”
“我的个老命啊。”赵文灿一拍大腿:“这个林海文。”
“这个特可乐。”
他心里的那根红线是20点,数字已经越来越近。
这会儿大家笑着,马上《映山红》《祝酒歌》《刘三姐》《青藏高原》,一串异域风情的歌曲接踵而至,卓玛唱出“青藏高~~原”的时候,全场掌声雷动,这是今晚上目前为止最热烈的掌声。
第7个节目就是赵大爷和宋大娘的经典小品《昨天今天明天》。
相声《满腹经纶》,和*图*书打出来的创作名单,吓死个人,从海云生、谭启昌往后数,六个大牌名字,最后才是林海文。
当初第一波爆料,给很多人都打上很明显的记忆。
中河台演播大厅,皮影幕布后头的12个皮影人,一阵精彩舞动之后,走着走着,一队老太太走着皮影舞步出来,灯光一亮,白发、绿衣、粉莲花,老人家精气神满满的大笑脸。
然后就是昨天今天明天,还是后天?你到底要问哪天?两首歪诗一念,男演员脱了鞋,把腿盘起来了。
哗一下。
笑声是一阵一阵、一片一片,一刺溜一刺溜的。
意外、惊喜、感动、漂亮!
“……”
电视屏幕上,祖静正在深情演唱《故乡的云》,好听的不得了,归来吧,归来呦……韩鸿那一版本的编曲,更加声线如丝如雾,钻进每一个游子内心。不知道多少不能够回家,或者还没有回到家的观众,在这一首歌里头泪眼闪烁。
把典故、神话传说、成语都玩的溜溜的。
《俏夕阳》出来了!
效果也是一级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