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24章 春晚节目单

贾琏也算是把这厚厚的一沓纸给翻过去一遍,四个小品赵大爷两个,分别是《不差钱》跟《昨天明天今天》,前者是那个娘们兮兮的角色跟现代人比较有共鸣,后面这个纯属太经典,白云黑土的梗,红旗飘飘彩旗招展人山人海。更前头的一些经典作品,时代相差太多,林海文都不肯定能够得到喜欢了。还有赵丽蓉大娘的一个《如此包装》,走四方啊……最后一个是郝建的故事——《今天的幸福》,也不能一点不煽情,感觉差点什么了就。
“哎,你这首歌是什么?新歌?”
“这个相声好,呦,不是你一个写的了?”
但即便如此,林海文这个不通京剧的,也是找了好些专家,才一一给它调整好,不伤及本身的韵味和美感。
两人一边商量着,林海文一边就把自己的设计跟他说了。
这里头有7首民族歌曲,8首流行歌曲,4个小品剧本,1段相声本子,3个舞蹈类节目策划,加上万真真、卞婉柔两首歌,这m.hetushu•com就是24个节目了,一台晚会就差不多了。
“嚯,我真不敢打开啊,就怕突然冲进人来把我带走了。”贾琏一边嘀咕,一边翻开。
“成啊,彩排的时候再看效果呗。”
后世也有不少诗歌文学,甚至是京剧剧目,来歌颂这段传奇爱情故事的。
林海文示意了一下付健,可算是让他逮着当跟屁虫的机会了,木谷实在是忙,作为董事长特助,其实大部分原本是林海文的工作,根据公司的章程和流程,都到了木谷的手上,他其实是半个董事长半个林海文秘书——这种奇异的定位,也让敦煌意外拥有了一个运行地非常流畅的模式。
林海文点点头:“对,一帮人红彤彤的,唱这些。”
“这是——交响曲?”
“不矛盾,你那首也可以啊,可以放到这个环节的最后,找个小姑娘领唱,大家伙合唱。”贾琏毕竟做导演的,想想就有了主意。
“要什么底啊,收视率如果不好,您就回和*图*书去拍电影,我回去拍电视剧,又没什么损失。中河它们几个省市,管它们呢。”
贾琏艰难咽了一口口水,都有点不敢往后翻了,生怕又看到什么刺激玩意。
贾琏眼珠子要掉出来了。
“啊?”贾琏翻了翻:“哦,《恭喜发财》《欢乐华国年》《财神到》……这是一个串烧环节?”
“这可是春晚。”
贾琏也是不懂京剧的,挺狐疑地看看林海文——连京剧都要新的,是不是太夸张了?又不是新的就是好的。
《满腹经纶》这个相声,算是林海文这些新作里头,第一个定了演员的节目,有时候相声节目,还真得相声演员去弄,那个节奏、包袱,只有他们说起来有感觉了才会顺畅。
俩都是梅兰芳的经典剧目。
“……”
不说别的,那个交响曲,以他的音乐素养,都能看得出来,气势纵横,“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
“对啊,儿童歌曲,《新年好》。”
“请了几位教授帮忙,hetushu.com这不显得分量重么。”
但到现在也还没弄彻底,纸上的是一个初级版本。
“这是京剧?”
“嗨,我也算是导过不少晚会了,光拿着一摞好节目,只差演员的,我还真是从来没见过,没底啊。”
林海文咬着嘴唇,无辜少年脸,对着他点点头。
前一个还好说,宠妃贵妃的故事,必然是有的,美人的故事也是不少的,改改名字就差不多了。后面这个就比较费劲了,霸王没了,虞姬也没了,林海文也是穷搜历史,才找到一个差不多的:阿奴殉李将军,讲的是中原王朝晋朝的将军李威的一段历史,他出征北虏,救了一个叫阿奴的异族奴隶,居然就对上眼了,结果被监军一道密旨给参了,战场时机瞬变,他跟胡虏大战时候,后方粮草官先接到圣旨,就没有准备好粮草,结果打到后面粮草断绝,在海河之滨只剩五百骑兵,他放了阿奴,后悔不已,若非自己公私不分,何以造成这么大的败亡,旋即在江边自杀http://www.hetushu•com向皇帝和晋朝百姓谢罪,阿奴并没有跟胡虏回返草原,而是殉情而死。
“也不用找歌剧团的交响乐队,海城交响乐队就不错,我联系了一下,他们有时间,一旦敲定,他们马上可以开始练。到时候前头,谭云秋,再找个男高音领唱,后面交响乐队,哇塞,那个气势,怎么样?想一想就激动吧?”
第一页上,打了个大大的、粗体的、黑色的“绝密”!
付健从包里掏出一沓文件纸,递给了贾导演。
不过就是这个初级版本,贾琏已经看的乐不可支了。
“里头有一个新年歌的环节了。”
也因此,这一次跟着林海文到洛城开工的,就成了电视中心的付健——他跟着卢锐出差洛城很多次,对这里特别熟悉了。
相声也一样,马三立马季那些经典之作,林海文也没拿出来,因为相声就一个,郭大爷里头找了一顿,感觉三俗的多,小岳岳的,估计难找这么贱口的相声演员,林海文自己上也不成,外在天赋不行。最后他选中的是苗http://www.hetushu.com阜王声的一个《满腹经纶》,但里头的典故成语太难调整了,他自己试了试,没试成,他后来联系了谭启昌,找了几个京大中文系的教授老师帮忙,把这个创意给说了,等于是重写。后来还拉了人大的海云生进来,再后来,他找了两个相声演员,签了保密协议,一起进去弄。
“春晚怎么了?春晚就得来点提气的,春晚就只能,新年好啊新年好,祝福大家新年好,我们唱歌我们跳舞,祝福大家新年好?”林海文翻一小白眼。
贾琏捏着这些东西,感觉真是沉甸甸的。
还有最后那首歌《难忘今宵》,他一看,就知道林海文是打着年年来这么一首歌,符号化八省二市春晚的注意。而且他比较确定,效果应该很好。
贾琏今天终于头一次感到林海文的创作力是个好东西:“这个可以放进去啊,找些小孩,春晚也得有小孩的节目啊。”
这里头还有俩京剧本子,一个是《贵妃醉酒》,名字还是这个。另一个是《霸王别姬》,改名了,叫《阿奴殉李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