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22章 死鬼

……
“他怎么可能?怎么会,他脑子有问题么?”曲仲盯着小梁:“你说他是不是在吓唬黄总啊?他不就是这么个人么?喜欢欺负人,说不定他就欺负欺负黄总呢?啊,他们有仇啊,一直有仇啊。”
黄作文已经震惊过了,傻呆过了,愤怒过了,林海文在微博上,头一个就是告诉他的呀。
啪!
“工作室?费劲。”胡君摇摇头:“没想过啊,而且,如果合约到期要出去开工作室,林董也不会怎么着你啊。这次,我觉得还是曲仲做的太过分了,这刚拿到戏就跳槽,吃相太难看了。我要是林董,我也忍不了。人林董又不缺钱,那还不是怎么舒心怎么来?不过,这还真是爽啊,几千万就这么花出去了,想想就过瘾。”
天韵千金买马骨,本来是个极具冒险兴致的投资,但因为黄作文的权威和决定权,这个投资也并没有遇到什么反对——豪地也不会强力反对,毕竟还是蜜月期呢。但这一次林海文公开要和_图_书重拍《琅琊榜》,甚至明确表示所有资金来源于天韵的违约金支付,等于是间接宣布豪地做了这个冤大头。凌国政正在大步部署文娱行业,这一击已经产生更大的负面影响了——为什么豪地没入股天韵,人家没做过这种蠢事,你一进去,智商就降了一半还多了?
他还以为林海文说他蠢蛋,是在指天韵会压他的价格,结果根本就不是,他那会儿就决定了,要重拍。天韵花了半个亿砸在他身上,结果呢,他拿这个钱去重拍了。他可不是蠢蛋了么?天韵不也是蠢蛋了么?
助理什么也不敢说,点着头退出去了。
“接了,接了。”助理赶紧把牙齿缝儿的口水儿给吸到后头吞下去:“就是说他们顾台长已经同意延期,调了后面的剧上来,也是,也是敦煌的,就那部《心术》。”
这会儿跟他小黄面面相觑,脸色悲伤:“小黄啊,我刚刚扔掉了3000万,你知道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么?hetushu•com能让你当上鸟界帝王啊!到时候什么母鸵鸟,母老鹰,母鸡,母麻雀,当然还有母鹦鹉,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你想要怎么玩就能怎么玩。你还可以天天吃进口水果,这个黄花梨的架子,我都能给你镶一层金,缀两颗钻石。甚至雇几个两脚兽照顾你,那也不是不可以。但现在,一切都没了,都没了!你就吃点烂苹果凑活凑活吧。”
“那可能是补拍啊。”
林海文在微博上找天韵老板黄作文麻烦了!
大家基本上是有共识的了,强挖敦煌的人,那是绝对不能做的了。林海文这次能斥资几千万重拍一部剧,下回谁知道能干出什么来?
豪地总不能举块牌子说是黄作文的决定吧?
“说不定《琅琊榜》一播,你胡君就爆红了,到时候几个代言一接,出席几场活动,再拍两部剧,几千万不说,一千万总归是可能的。”
“京郊影视城那边都有消息了,说是《琅琊榜》的组又拉起来了。”
hetushu•com曲仲在京城的居所,一个140多平的单元,三环,这还是他当年迈入二线演员之后买下的,虽然后来钱赚的越来愈多,但京城的房价也是涨得非常快,他换个复式的想法一直也没成。他还计划着,这次从天韵那里拿到签约金之后,就给换了。
桌面一震。
这一波一波,在吃瓜群众眼里,那真是精彩无限。
“也不接电话?”
“林海文特么真是摆平了中河那个臭娘们了,也不怕被榨干了……你先出去吧。”
要不怎么说,人只要看到更惨的,那绝对就能提升幸福感。
敦煌要换人重拍《琅琊榜》啦!
“你,你就没打算以后自己开工作室?”李桐比胡君要资深不少,当然考虑的就更多一点。
娱乐圈里头,何止是震了三震。
压力巨大。
敦煌内部,和曲仲一批进来的李桐、胡君,还有前面一点的张小冬。
“……可,也没通知你啊。”
“杀千刀的,死鬼!”
他们有个疯子老板m•hetushu•com啊。
“跟林海文联系的上么?”
跟着老板嘲了一次黄作文之后,也是慢慢体会到这里头的恐怖了。
“只能接到他特助的层级,说林董闭关画画。”
“呃,黄总,就是曲仲的经纪人打电话过来,问合约的事。我们还签么?”
“林海文,林海文,他也太毒了。”
是啊,这么大架势的补拍,结果男一号不需要么?
1100万,直接落到10万?
他的助理头更低了,低到他在男浴室里头从来不会这么低的程度。
这会儿,已经不是他想什么的时间,而是他必须做什么的时间了。
曲仲跟天韵娱乐要疯啦!
“……画画。”黄作文多少有点咬牙切齿:“中河台呢?他们刘副台长之前我也一起吃过饭的,这部剧不是说11月就要上么?林海文重拍一个月,怎么可能还赶得上?”
豪地集团凌董——不是凌纪,也不是老二凌鸣,而是他们的爹,大集团董事长,百亿富豪凌国政,第二回给他打这个电话。
“哈和图书哈,我可不敢这么想。”
“签,为什么不签?老子赔了这么多钱,都得让他给我赚回来,跟王化成说,签约金给他10万块钱,至少签5年,曲仲要是不签,就让他给我当心点。”黄作文脸上露出了一丝十几年前的狰狞来,这已经是在他脸上,越来越少见到的表情了。
“反正我打算踏踏实实留在敦煌。”胡君要好一点:“这里有机会拍好戏,而且合约也很客气了。”
林海文把一块苹果递给了它。
曲仲那点妄想撑起来的心气,被狠狠顶了一下,顿时一泻而空,整个人都软了,软哒哒地瘫在了沙发上。
小黄举起了自己左边的翅膀,温柔地拍掉了:
凌纪是一个层面,凌国政,那又是另一个层面了。
“刘副台长——”
他们俩议论着的林海文,在画室里头,并没有在画画。
想到黄作文这会儿的脸色,在绝望里头,曲仲突然就神经质地笑了起来——叫你仗势欺我,现在,你也被欺了吧?
《琅琊榜》的男一号被天韵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