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19章 装纯会被轮

“你们说,他们仨站门口干嘛呢?”付健端了杯咖啡,吸了一口热气,缓缓脑子,从大玻璃墙往下看。嘀嘀咕咕的三个人,正好被他看见了:“该不是计划着一进门就扑在老板鞋上,痛哭流涕求放过吧。”
“王先生这话说的真好,把我们公司主打大戏的男主角给挖走了,这戏还没上,人就走了,呵呵”田总监哂笑两声:“我也在这个圈里混迹多年,这种事情,还真是没怎么见过。可能王先生比我见多识广了,觉得这很正常。但是在敦煌这边,这种事情是没法接受的。”
除此之外,谁都知道敦煌的大戏,主角都是要过林海文眼睛的,没看一哥贾世凯两部戏都没捞着演么?曲仲能被林海文选上,说明他确实是有潜质的。这一点,哪怕是黄作文本人也不得不承认,比如贾世凯,资质并不如何,但几部戏下来,从家庭喜剧到战争剧配角、主角,已经渐渐打磨的成气候了,亦庄亦谐,戏路大开。还有张和_图_书小冬,那就更别说了——放黄作文眼前,他也很难认为这是个会火的人啊。
“田总监,我签约敦煌也就是这么一年不到,除了两部戏约,公司也没有投入什么,现在天韵愿意赔偿违约金,公司还赚了一大笔。您何必枉做恶人呢。”曲仲被使了个眼色,自己就开口了。
曲仲看着敦煌所在的大楼,有点犹豫,他边上是他的经纪人小梁,以及天韵娱乐的大经纪人王化成,就是他把曲仲挖过去的。
曲仲松了一口气,这也是他想的。
“了不起骂几句,还能帮你炒点热度呢。再说,你毕竟上了他们两部戏,后来还要合作的呢,林海文多聪明,王景峰也不是个傻的,这会该怎么对他们最好,他们比你清楚呢。”
恶人值+100,来自敦煌娱乐梁再宇。
“也是啊。”付健得意洋洋地回到自己座位上,继续干劲满满地奋斗起来。
自从付健从垃圾桶发家之后,时不时总要被羡慕嫉和-图-书妒恨一番。
戏约和资源是一回事,人民币也是要实打实拿出来的。
这么一估算,别的统统不讲,光是现金支出就是半个亿——也就是现在天韵拿到了豪地大笔的钱,使劲在影视这一块用力,不然黄作文绝无可能做到这个地步。
这可不是曲仲现在该有的身价。
曲仲脸皮一抽一抽的,想要反驳一下下三滥这个词儿,但又觉得林海文都揭过去了,再提会不会自找苦吃啊。
曲仲的违约金不便宜的。
天韵对曲仲可谓是下了重注。
“王哥说得对。”小梁附和着,他是曲仲原公司跟来的,现在也要跟到天韵去了:“市场经济,谁也不欠谁的啊,反正该赔的我们赔就是了,了不起再谢谢他。”
寂静。
“林,林董。”
恶人值+200,来自敦煌娱乐曲仲。
“……”同事一时语噻,这才是深得老板真髓的好员工啊。
“呵呵呵,开个玩笑啊,活跃一下气氛。你们谈你们谈,我听听。”和图书林海文咧咧嘴,坐下来。
王化成被曲仲逗笑了:“你可是我们天韵影视未来的一哥,怕什么?他林海文还能上手啊?再说今天应该也见不着林海文,是他们田总监。了不起就打官司呗,反正也是那么多钱。”
听到“恶人”这个词儿,林海文精神一振:“除了两部戏约?小蛐蛐啊,你知不知道我的大戏,多少人想上啊?你有没有打电话回老家,问问你们家祖坟上冒没冒青烟呀?”
田总监在会议室见了他们三个。
“我估计老板不会放过他。他这样给老板找麻烦的,在京城,也就是拖出去枪毙的料啊。”跟付健一起住在林海文房子里的室友斜着眼看了他一下:“人也不是你啊,觉悟那么高。”
“可是,林海文那个人,可是连黄总都骂过的。”
进来之前,话虽然是那么说的,不过真见到了林海文,别说曲仲、小梁,就是王化成也有点犯怵——这可真是敢指着黄作文鼻子开骂的人啊。
可一部《和图书顺溜》,直接把他捧到二线,黄作文甚至怀疑,如果林海文再给张小冬来上一部主角戏,他就要奔一线去了——那才叫老天没眼呢。要真是那样,估计再要从敦煌挖人,就很难了。大家都在想,瞧瞧张小冬那喜气洋洋的小脸,我怎么着也不能不如他呀,就更加死心塌地待在敦煌了。
敦煌签他是500万加两部戏约——也就是《琅琊榜》跟《欢乐颂》,林海文没欠债的习惯。一共是5年的约,这才第一年。天韵首先得三倍违约金,那就是1500万了,此外还有4年的续期赔偿,总之估算程序还挺复杂的,林海文自己也就知道大约是3000万左右。
他们接触的时候,曲仲把《琅琊榜》的情况细细地跟天韵那边的人说了,天韵影视部门进行了评估,觉得《琅琊榜》有成为大红热剧的基础。这也是促使他们出手的基本原因。
“咳,林董,田总监,曲仲选择我们天韵呢,肯定也是从多方考虑,我们也应该有成和*图*书人之美嘛,是不是?而且,相关的法律义务,我们也完全愿意遵守,大家都是同行,没必要因为正常的人员流动生气,是不是?也说不上什么恩啊仇啊,那都太言重了。”王化成还是拐着弯给林海文的话回应了一下。
恶人值+200,来自天韵娱乐王化成。
当然,《琅琊榜》作为敦煌年度大戏,这个名头还有更有分量一点。
“不会被打一顿吧?”
“坐啊,紧张什么呀。”林海文端着茶进来的,用的也是凌鸣送他的陶具,越用越顺手了:“下三滥的事儿都做了,还装什么纯啊?装纯会被轮的。”
三个人愣是在门口蹉跎了小半个钟头。
林海文从原来小区搬走后,他那套房子也给了公司中层当宿舍,住了三个人,付健就是其中之一啊,瞬间鸟枪换炮,从杰克的三等舱飞到肉丝的一等舱去了。
话没说两句,被通知的林海文就走了进来。
而且天韵可不止是要给敦煌钱,他们还得给曲仲,不然人家凭什么就跳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