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07章 《盖亚》再上拍

哲昇特别有心情地全程跟林海文私聊直播。
司蔚倒是说走就走,他直飞伦敦,待了几天,没机会看到真迹。结果听说巴黎有一场科隆迪亚画廊藏品的拍卖会,包括委拉斯贵支的《红衣的腓力四世》等名作,没有弗洛伊德的作品。林海文的《大地母神盖亚》,也因此在短短时间内连续上拍。
当然,也让一些人动了心思。
“哪儿那么容易,我在欧洲也临过不少弗式作品的,连科隆迪亚收藏的那几幅我都没错过。大部分他的作品都是来历清晰的,怎么可能突然从别的地方冒出来?”
他就该不知道啊。
“可是,他是咱们华……”
“巴黎知名画廊涉嫌售假,其拥有者曾拍下林海文画作。”
“嗯?”
作为名家,司蔚看画跟一般观众不一样,不是说随便看看像不像的,他说的,自然是这幅画方方面面都跟真迹相差无几。
疯了吧?
“啊,看不懂了,看不懂了,他才20岁,以后这个价格,不长了么?”
“那个地中海,刚才一直没声儿,居然一下喊了个90万!疯了吧?”
“我心脏病都快犯了,http://www.hetushu•com这特么就900万人民币了?疯了吧?”
85万的价格,比《盖亚》第一次拍还要低5万,这让不少人松了一口气。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的画能卖高点,虽然我是捞不着,不过一高兴,回来也能请你多吃两个羊肉串儿啊。”
“我去美国参加画展的时候,参观过盖蒂艺术中心,那幅《沙发女郎》我还看了好多次,完全是弗洛伊德真迹啊。结果居然是假的,那人仿弗洛伊德的水准,一定有你临摹委拉斯贵支的水准了,不然不可能骗过那么多人,连盖蒂这种大美术馆都中招。”司蔚一阵感叹:“这也太可怕了,他要是不收手,岂不是可以把弗式作品都仿一遍?几千万就下袋了。”
“……都说了跟大神没关系啊。”
没等林海文回他,他又继续发过来了。
这幅画还没有干透,所以林海文都没有放进藏画室。
“跟大神没什么关系,这间画廊是卖一个英国名画家的作品出头的。结果呢,最近接二连三地出现了他们卖出的一些作品的真迹——不知道真真假假。和_图_书反正负责鉴定这个画家作品的机构,认定后来出现的才是真的。那些买了假画的当然不肯了,都是有钱有势的,起诉这间画廊要求违约赔偿。另外一些不敢确定自己手上是真是假的,也要求退货。这差不多就是几亿美金的事情了,另外声誉坏了,画廊肯定是经营不下去了。这才要倒闭的。”
一眼看到了林海文那幅《纺织女》,惊的眼珠子,跟一个在篮筐上转了十圈的篮球一样,还好进去了,没掉出来。
“600万购买林海文《大地母神盖亚》的巴黎画廊面临破产危机。”
“100、104、112!疯了,感情刚才那帮人都是小打小闹的前奏啊,大手还在后面?”
弗洛伊德的华国画家里头,还是有一些声誉的。华国开放之后,当初画苏俄写实的人,被西方各种新起来的主义给冲击了一下。弗洛伊德作为当时西方最知名的画家之一,而且他坚持表现主义,一方面在具象上还是有可观性,另一方面就讲究内心想法。所以比较符合当时讲究写实,又“情窦”初开的华国画家的想法。
“波美啊……那和-图-书还是关系户啊。”
“怎么了?”
他说的显然是《德拉克西》《两棵树》和《沙发女郎》,《德拉克西》出现了之后,那个女人又消失掉了。莎士比亚手里的《两棵树》,以及美国代理人手的《沙发女郎》,则都还在伦敦。
“临摹啊,怎么能不像?”
“120万了!没人了,没人了,呼——”
付远都给司蔚打了电话:“这个价,真的?”
林海文其实知道《盖亚》要上拍,就知道它的价格还是会涨一点的,毕竟经历了霍纳和科隆迪亚画廊这么一遭,让《盖亚》的名气是翻了好几个跟头,基本算是林海文的知名代表作了——虽然他也就这么一幅卖出来的。
“真的,人家没有请代理人,波士顿的一家艺术基金拍下来的,说不定就要捐给波士顿美术馆呢。”
“这个,这个事情,不至于吧,就踩了一脚,结果半个世纪的老牌画廊就倒了?有没人能够科普一下情况啊,不然我就真的认为是林大神奶死的了。”
林海文没有跟司蔚说这些。
这些私下的讨论,一直持续到西班牙塞维利亚的弗拉格美术馆,宣http://m.hetushu.com布以85万欧元,将《燕明园小街》卖给了同一家艺术基金。
大家完全没有想到,林海文巴黎行这部连续剧,还有还有番外跟续集啊。在煎鱼一样翻来覆去的剧情,告一段落之后。居然这么快就爆出来,这间画廊已经快倒了。
司蔚点点头:“我准备去欧洲一趟,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看到那三幅画的真迹了。”
“嗤,老师,这算得上是关系户么?人基金会捐给谁还不一定呢,什么时候捐就更不一定了。”
“敢得罪大神,不知道大神自带诅咒光环么?”
这一次的底价提高了一倍,可能也是科隆迪亚的底线,60万欧元。
“噢,原来是这样,大神这一口奶到了死穴上啊。”
所以其实跟常硕差不多年纪,甚至比他还要年轻一点的华国画家里,走弗洛伊德路子,而且走的不错的,还是有几个,其中林海文熟悉的,付远的大弟子司蔚、天南美院的汤云华,都算是里头的代表人物。在国内,跟常硕的西方画派理念更靠近一点。这也是为什么司蔚不站在付远跟涂刚那边,付远也对他没要求的原因。
司蔚就飞巴黎去凑热和-图-书闹。正在巴黎的哲昇和谷萩,托了哲昇身价不菲的福,也弄了个位置进去。
弗拉格博士说:“我们依然对林海文的作品极为欣赏,之所以出售这幅优秀作品,是出于丰富馆藏,以及支持更多的西班牙青年画家的目的。”
“卧槽,一定是大神奶了它一口,毒死它了。”
“62了,68了,70了,哎哎哎,没动静了,你这贬值的太快了——卧槽!”
“这幅画,我在普拉多看过真迹的。这,除了鲜艳一点,根本就没有差别啊。”
“让你看出来了,还是大神么?”
“呼,这才叫临摹啊,都跟画家复生一样了。”司蔚摇摇头:“弗洛伊德的那些假画,说不定就是你这么一个人画的。”
“美国那个阿德里安,画文艺复兴风格的,人早就破1000万人民币了,不也就三十多么?现在艺术家在世的纪录,里希特的那幅,都卖到2亿多了。且有空间涨呢。”
还是有了解情况的业内人的。
也因此,科隆迪亚画廊的风波,在业内的影响力很大。
《大地母神盖亚》二拍价格传回华国,这么问的不是一个两个。
司蔚特意来造访林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