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05章 科隆迪亚之死续

“如果拒绝的话,他也完全可以去找其他机构,哪怕权威性不足。最终舆论也好,市场也好,甚至法庭也好,还是会逼我们出面,我们总不能一直顽固抵抗。这会让大家怀疑我们是否掺和了利益。”一位基金会的专家摇摇头:“我们应当勇敢地面对这一切。”
而林海文这一幅《两棵树》,则像是给快饿死的人递上了面包,几乎所有主要依据,都完全贴合。
然而林海文的这幅作品,是比真的还要更加真的作品。
通常鉴定专家要确定这是某一位艺术家的真迹,必然要从他们总结的若干条规律来确定,从油画上来看,用色、结构、技法、独有的小手法等等,当然一部分油画还有落款——《两棵树》就有落款,但显然,进入气泡状态的林海文,就是弗洛伊德再生,落款真的不能再真了。
“抱歉,我的委托人不愿意为人所知,我可以配合。”
“30多年,如果保存良好,这并不是问题。”
是的,现在,他们大部分人都希望这m.hetushu.com是假的。
艺术类权威媒体《艺术时代》则把科隆迪亚卖出的13幅弗洛伊德画作的经纬给盘点了一通,发现其中的《两棵树》《红衣的沙发女郎》《流浪的黑人》等5幅,是没有明确来源的。老霍纳的公开言论也好,各类佐证也好,都没有说它们是从哪里获得的。相较于其它一些,从弗洛伊德本人、弗洛伊德的经纪人,艺术展览等明确渠道,这5幅显得尤为可疑。
“从未有过前例,而且以弗洛伊德的习惯,也绝不会这么做。”
“它有点新?”
专家们围着这幅画,看了足足三个小时,他们使用了放大镜,逐寸逐寸地研究了这幅画。使用了强光电筒,从前后照彻过。再加上鼻子、指尖。
一位如此讲究自我、个性的艺术巨匠,重复自己的工作?太难以置信了。
波德,泰特美术馆的教授,吸了一口气,看向自己的同行们:“现在我们必须做决定,是拒绝这幅画的鉴定工作。还是确和*图*书定它,是一幅典型的、完全成熟的弗洛伊德真作。而科隆迪亚卖出的那一幅,则在若干不起眼的方面上,有些疑问。”
很多时候,专家们进行鉴定,必须牵强附会——在大部分符合的时候,其它若干条就要求不那么高了。
尽管他们措辞如此。
那将是震惊艺术届的巨大丑闻。
但媒体还是以“弗洛伊德同名真迹出世,科隆迪亚涉嫌伪造作品”的标题,报道了这件事情。
毕竟,这涉及一家全世界知名的画廊的诚信,谁都知道,一旦《两棵树》被认为是真迹,除非弗洛伊德画了两幅同样的作品,不然科隆迪亚出售的那些弗洛伊德作品,将全部受到质疑。这涉及数家顶级艺术基金、美术博物馆、拥有巨大影响力的私人藏家。
布朗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了:“有没有可能弗洛伊德真的画了两幅?”
甚至以为对画布有所研究的人,都不得不承认,这幅画使用的画布,也是弗洛伊德曾经使用过的——虽然这一点无法证明什么www.hetushu.com,毕竟,弗洛伊德离现在太近了,有很多人都使用过跟他一样的画布。然而至少,他们无法在这一点上来一个一票否决。
林海文在画画的时候,有意遵循了绝大部分鉴定条款,这其实等于是弗洛伊德按照鉴定家的标准来重新创作了《两棵树》。如此一来,相对于原作,他在这群鉴定专家的眼里,当然就更像是真的。毕竟,弗洛伊德真正创作自己作品的时候,不可能去遵循所谓的条条款款,或者说,这些总结出来的条条款款,也不可能对弗洛伊德每一幅画都十足十的有效——那就不是艺术家了,而是印刷工。
布朗的声音,因为长久的工作,有些不稳定:“莎士比亚先生,您委托人的这幅《两棵树》,我们基本认为是真迹。在最终确认之后,我们希望能够举办一个发布会,来纠正我们此前的错误,同时告诉公众。弗洛伊德的《两棵树》,在您的手上,不知道您是否能够配合?或者,最好是您的委托人能够出席?”
艺术基金会和图书的动作很快,在基本确认之后,又进行了一些技术鉴定,当然,一切都是真的。完全确认之后,他们迅速在伦敦举办了新闻发布会,布朗作为发言人,宣读了他们的声明。
“好吧。”
科隆迪亚迅速召开了发布会,霍纳跟泰德,声色俱厉地否认了一切指控。
终于,专家们开始退出来,莎士比亚的眼神透过玻璃,看着工作人员越发小心翼翼地收起这幅作品,然后重新交还到他的手上。
当莎士比亚第三次拿着《两棵树》来到弗洛伊德艺术基金会的时候,布朗、波德,还有6位来自皇家艺术学院、泰特、国家艺廊的专家,这几乎云集了整个英国对弗洛伊德这位出生在柏林,但终于英国的大英骄子的权威研究者——哪怕《德拉克西》出现的时候,也没有如此巨大的排场。
他们在声明中,确认委托人手上的《两棵树》,是毫无疑问的弗洛伊德真迹。而科隆迪亚曾经的那一幅,他们也无法判断那是否是弗洛伊德的伪作,所以他们将会撤回之前的鉴定报和_图_书告,退还给科隆迪亚鉴定费用。
影响力至少会与诺德勒画廊的造假丑闻并驾齐驱。
但,一切的迹象,都证明,这是弗洛伊德的作品。
“……好吧。”
“除非这些画作之前的拥有者,能够站出来提供证据,否则科隆迪亚将背负无法解释的嫌疑,从而彻底摧毁这家老牌画廊的声誉,乃至财务状况——一旦它需要面临诉讼的话。”
这种说一句,沉默半个小时的状况,一直延续到了很晚。
莎士比亚在这间特殊的鉴定室的外头,看着他们如此艰难的样子,心里微微颤抖——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就是数千万美金。虽然这不是他们公司经手的最具价值的艺术品,但无论如何,数千万美金被捧来捧去,还是很刺激。
被确认真迹的消息,很快传回到林海文的耳朵里,他笑了笑,手上的画笔都没有停。
或许它们确有来源,老霍纳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或者压根是没有想到,总之他没有透露,就死了。
沉默,长久的沉默。
其实若非如此,林海文也不会选择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