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00章 菊花派

刚刚跟林海文大闹一场,结果脸面丢尽,不得不公开道歉。结果一转头,居然就给了林海文临摹的特权?
比如这一次,就给了林海文300点。
圈子里,这样的说法时常有人提出来。
泰德点开了林海文的评论,下面支持他的人越来越多了。
“所以科隆迪亚,或者霍纳,是个抖M?”
“暌违三月,国际知名油画家林海文归国。”
“生命本源,兴奋的图案,哈哈哈,你真的非常有才华。”
林海文操作着手机,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泰德瞄了一眼,发现那是林海文的Facebook,不过看不清他发了什么。
留下林海文一个人,泰德回到厅里。大早上,画廊非常安静,他想了想,登上了Facebook,他早就关注了林海文,这会儿林海文的更新被挤到了首页第三条。
第二天,科隆迪亚画廊就打来了电话,他们也许是打算早点打发了林海文,所以动作很快。
“……”泰德扶住自己和_图_书的额头,感到浑身无力。刚才他给林海文摆上弗洛伊德价值数千万美金的画作的时候,他就在发这种Facebook——菊花派。天啊,真是一个有创意的艺术家,泰德有种神奇的预感,如果林海文去画抽象派,也许能够成为超越汤伯利的大师呢。
扯淡!
“处江湖之远,林海文尚且传说无数,如今携风雨归来,江湖又将恶浪三千?”
这是一条转发,对方是阿尔图尔阵营的一员干将,泰德记得,这个叫蒙德里的年轻人,似乎是装置艺术学院的一个老师?
“你的观点让人难以置信,看样子,你给装置学院的学生教的,大约都是嘿嘿嘿的时候,在菊花里插一支画笔,随着那种带着生命本源的律动,留下最具兴奋感的图案?上帝保佑你,一定要当心,而且请尤为注意力道,不然画笔进去太多,也许你会开启一个新世界呢?#菊花派画家蒙德里#”
野兽派?
“林海文终回国,一身http://www.hetushu.com荣誉还是一身争议?”
国内被他玩的活过来死过去的媒体和舆论,都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从打出来的标题上,都看得出来这种释然。
林海文获准去科隆迪亚临摹的消息,在巴黎艺术圈还是引发了不小关注的。
林海文骂完蒙德里,进账一笔恶人值,他之所以会跟蒙德里纠缠,完全是因为这位先生,是在昨天的艺术沙龙有过交流的——这意味着他贡献恶人值的时候,不会是几点几点的。
一连十来天,林海文将科隆迪亚画廊五幅弗洛伊德作品都临摹完成了。泰德还看到过他的临摹作品,发现支离破碎的,显然,林海文并非单纯的临摹,他拆解了原作,这是一种狂妄而自信的做法。
泰德想了想,觉得林海文也许是擅长装模作样的狡猾狐狸,外加凶恶可恶的鬣狗的综合体——鬣狐狸。有这种东西么?管它XX的。
随着林海文戴着手套的手放在这幅画上,和_图_书悬浮球内的气泡开始出现莫名变化。
“我的上帝,我的主,我的佛啊,菊花派画家蒙德里。或许,我们要为蒙德里的开宗立派办个派对。”
一些不太正式的媒体,说的还挺玄乎。
“嚣张?”林海文露出震惊的表情:“我今天晚上难道不是表现的彬彬有礼,像个绅士一样么?”
泰德亲自接待他。
林海文可不管他是抖S,还是抖M,或者是被胁迫威逼不得不下海为了生活的特殊职业者,总之他来到了科隆迪亚的一间画室,有摄像头的一间画室——林海文对这个无所谓,他又没想要在里头找个金发女郎Happy一下。
对于林海文间歇性的自我认识不清,博努瓦都有点适应了。
这意味着这幅作品,确实有助于弗洛伊德气泡的完善。
尤其是一些被拒绝过的人。
看到这些评论,泰德就不难想象林海文的遭遇了。大师们的作品,尤其是已故大师,他们的价格未必会受到影响。但年轻的,那些并不具有高超和*图*书绘画技法的画家,原本凭借这股潮流,至少能在市场上撞撞运气,但现在,可就不一定了。
林海文一阵高兴。
此时已经是7月份,林海文也终于回到华国。
林海文在艺术沙龙上得以像个螃蟹一样,因为阿尔图尔被贝尔纳他们给拉住了,虽然面对林海文时不时投过来的善意笑容,他总是要跳一跳,不过到最后也没走过来。
“我确定我早就看不惯那帮把全世界都当傻瓜的艺术家和炒作者了,林海文,虽然你的画也很贵,但如果我有一天中了大乐透,我会去买一张来庆祝一下的。”
他们倒不是因为弗洛伊德作品,事实上,临摹一般来说,大部分是古典绘画技法的学习方式,类似弗洛伊德成熟期的作品,并不适合使用临摹来学习——毕竟他们讲究内心,讲究个性,讲究独一无二。科隆迪亚画廊还藏有包括委拉斯贵支、伦勃朗、戈雅等欧洲各国画家的古典作品,这些画作也很少被允许进行临摹——他们毕竟私人画廊,http://www•hetushu•com不是承当一定社会义务的美术馆。
“林先生,完成这一幅之后,你可以告诉我,我为你替换一幅。”
泰德在林海文的主页上,看到了超过一百条的原创的,转发的Facebook,一部分是关于他的畅销书《骂人圣经》的,另外更大的一部分就是和全世界的画家们骂架,战斗力简直飙高。他还意外看到一条相关推荐:林海文不应该被称作古典主义画家,他完全是野兽派啊!我必须说,在几个世纪前,古典大师们,不管是安格尔,还是达维特,谁也不可能跟人骂架一百多个来回。
放下手机,林海文走近了这幅作品,这间房间属于保护厅的一部分,平时主要是为一些高端客户上手查看画作时使用的。
到底,这五幅镇馆之宝,还是不能够同时出现的。
“你可能是在巴黎艺术沙龙上最嚣张的华国人了。”博努瓦说这句话,倒没有什么不开心的。说的更加诚实一点,当看到那只荷兰刻薄鹦鹉的憋气样子,博努瓦是感到相当解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