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95章 林海文真怒了

科隆迪亚画廊,自老霍纳时代就在这里服务的经理泰德,觉得自己可能真要考虑换一个雇主了。因为这一个,不仅抠,更重要的是蠢。那一天,霍纳从奥赛回来之后,特意问他们常硕和他弟子林海文的事情。按照老霍纳的传统,对林海文这样的,是很看好的。当时泰德就特别全面地介绍了一下林海文,大加夸奖。还建议如果能签下林海文的话,符合画廊的利益和传统。
可是,这一切真的是合情合理的么?任何一个理智的人会相信,一个画家,作品第一次被送上拍卖会,就能卖出这个价格的么?哪怕他再有名又如何?在美国,也有很多名人,演海盗船长的那个,更有名吧?但他的作品可能卖到这个价格么?专业收藏家不是傻子,不会单纯因为你有名就砸几百万给你,你的画没有匹配这个价格的欣赏价值,人家就不会掏钱。
“乐军是长进了啊。”司蔚给涂刚打电话:“这话说的,比之前高段多了。”
当然,林海文的铁粉,炮蚊团的精英,卖姑娘的小火柴,是不认可这些人的:“话不要说的太满好不好?一个两个的,挂个问号就当自己没关系了?等着吧,林大神回来一个一个告你和图书们。话说这群被带节奏的,你们长脑子了么?要真是那个画廊老板要炒作包装林大神,他会出来告诉媒体?他会接受采访?他跟你们一样,都是脑部残疾啊?摆明了有人开黑,一个一个的,到时候脸肿起来,别当没这回事,哥们截了不少图了。转发数500的,一个一个的,我都会发私信给大神的。”
门户网云腾首先爆出了霍纳的采访。
一直到巴黎那边晚上,国内凌晨1点多2点的时候。
随后发生的事情,让泰德更加有辞职的冲动。
第二天,巴黎布罗画廊和林海文召开新闻发布会,来的媒体很多。
“所以,是林海文拒绝了你,还是如他所说,你们确实从未联系过?”
涂刚想到的更多一点,常硕已经扛了一代的旗帜,林海文再来扛一代。那他们师徒,就真要把华国美术的道统给捏住了!加上新世纪以来,全球油画作品古典主义回潮迹象明显,内外结合,这股滔滔大势,真就不能阻挡了。
我想要说,并非如此。这一点气度我还是有的,如果这个价格是实至名归的,我们华国画家在西方能够得到这样的认可,我当然为他高兴,更为整个华国油画届高兴。hetushu•com
可能有人会说,你跟那一位有过节,自然看不过眼。
“拒绝?我们是科隆迪亚画廊,任何一个脑子清醒的年轻画家,都不可能拒绝我们!我本来计划给他一个成为弗洛伊德的机会,但他居然如此不识好歹,我根本没有跟他联系的必要,他以为他是什么?我必须告诉他,他的画,只配在我的脚底下面。”
吉夫·布罗当场宣布,林海文将签约他的画廊,并严正驳斥了霍纳的言论,称林海文从未跟科隆迪亚有过任何的交流。
泰德看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刻,就知道必须咬住林海文,不然科隆迪亚就成了个笑话,声誉会大为受损。但还没等他联系到霍纳,就从媒体快报那里看到了霍纳做了什么。
“卧槽,大神沦落了呀。”
“在林海文手上吃了个那么大的亏,难道还学不到?”涂刚对乐军倒也没什么看重的意思,语气里并不把他当回事:“你说林海文这个价,是不是太高了?”
……
但他并不了解,在艺术界,包装这个词,有多恶心。
“没想到,这一次居然被乐军说了个正着,林海文算是栽了一次。”
关于包装这个词,他是从娱乐圈引用来的,一个明星hetushu.com当然需要包装。
我期待看到刚刚回归理性的华国油画收藏,能够不受这一事件的影响,华国的油画家们,尤其是青年油画家,能够踏踏实实磨练技艺,也不要被这一种沉渣泛起的坏风气给引诱了。”
看到新闻图片的时候,林海文真怒了。
“呵呵哒,《死水》出来的时候,林海文都被吹成了编剧里头的良心。怎么着,进到油画届,利益翻了好几倍之后,林海文也把不住了?不怒吼了?不哀鸣了?只能说,财帛动人心啊。”
国内的这股舆论狂欢,说好的有,说不好的也有,羡慕的有,愤恨的也有。
泰德看到采访的时候,简直快晕厥过去。
空空嚓。
他当着几家媒体的面,把林海文的画放到地上踩了好几脚。
远在巴黎的林海文,大晚上的,发现恶人值开始哐哐哐地涨。
司蔚呵呵一笑:“说真的,从专业角度来看,我觉得这个价格值,甚至还低了。一些卖到几百万美元的,未必有他这个水准。不过从市场角度来看,真是挺不正常的。但我之前从陈胜那里听过,法国人对林海文的作品挺买账的,拖尼特、海格尔,好几个人都给他评价不低。市场的期待也是比较高的。hetushu.com能到这个价,就算有水分,基础肯定是在的。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厉害啊。”
总之,多带着一个“?”号,似乎这样就能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了。
不过炮蚊团精英的声音比较小,乘着上午600万的东风,林海文这个“丑闻”迅速上了热搜,算是被祖国网络夜猫子群体都知道了。
这一篇情理结合的文章,倒少有人骂。
但这个价格就是实实在在地出现了,我认为无非是两种可能,一种是他自己曾经说过的,自产自销。虽然买画的据称是个法国人,但找个法国代理人并不是什么问题。第二种,就是苏富比拍卖行试图在华国国内炒出一个畸形价格来。这种事情,十年前屡见不鲜,一些号称几百万几千万的画家,往往最后坑到的,都是国内初入收藏界的富豪——算是跟他们收了一笔昂贵的学费。
乐军那篇文章,瞬间成为热门,凌晨夜猫子还不少,不仅仅短时间获得数千次点阅,还被很多公众号转到了微博和其它社交平台上。标题大多是“林海文画作天价系画廊炒作?”“自产自销?画廊老板自认出高价买下林海文作品。”……
“今天大晚上的,被一个数字惊吓到了,是的,惊吓,一个20岁m.hetushu.com的华国油画家,在法国卖出了600万的高价!比包括我在内的绝大多数油画家都要高,甚至是高的多。
“林海文画作买家系巴黎知名画廊老板,将签约林海文。该画廊拥有者接受采访时还称,将把林海文包装成另一个卢西安·弗洛伊德(二十世纪最知名的油画家之一,知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的孙子)。针对这一言论,因时差关系,本报尚未联系到林海文本人回应。”
在一头猪下面工作,真的有前途么?虽然这头猪平时插手的不多,但偶尔来这么一次,就肥肉乱颤,地震一样了。
一上微博,果然,评论暴涨,@暴涨,话题暴涨,恶人值暴涨,要是他脸皮够厚,这样其实也挺好的。
一枚深水鱼雷就这么炸开了。
猪啊!
“哎,以后我也可以玩玩自黑啊,黑了是一波恶人值,打脸狠一点,又是一波恶人值。”林海文两个眼睛,跟小灯泡一样亮起来。
霍纳若有所思,也许是被人骂不如他爹、不务正业的次数太多。他憋了个大招,豪掷90万欧元,买下了林海文的《大地母神盖亚》,接着就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向全巴黎宣告自己将做一件能比肩老霍纳看中弗洛伊德的事情,那就是把林海文包装成下一个弗洛伊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