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90章 侍应生林海文

“说真的,只有手掌心那么一点大的问题,你们居然要收5万欧元,简直像是抢劫。”
“昨天晚上我们工作到很晚。”艾格有一头杂乱的稀疏头发,胖胖的,圆圆的。
“晚上?光线合适么?”
“所以您一个月需要2.5万欧元的酬劳,您可真贵,比那些学芭蕾的小伙子还贵。”霍纳发泄着花了5万欧元的不适感,转身,看见了站在边上的林海文:“你,拿着画,跟我下去。记住,别摘手套。”
“呵呵呵,人生总是建立在不断到来的打击和挫折上的,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他那个学生以后如果有了成就,一定会感谢我的。”
……
上帝,原来还可以这样,感觉就像是补足了最后一点。
“也好,能够近距离看看他的画作,是比临摹一两幅画对你更有效果。”常硕点点头:“再说你估计在拖尼特的班上也待不下去了吧?你都快把人家的学生弄的要改行了。”
不过,整个美术馆,最知名的藏品,毫无疑问是文森http://www.hetushu.com特·梵高的《向日葵》和自画像。
“啊?哦!是的,真是让人作呕的两个公母俩,应该被沉进塞纳河黑暗中世纪的淤泥里去。”
常硕觉得这真是个事精,去听几堂课,都能搞出幺蛾子来。拖尼特跟他说的时候,其实说的很全面,包括那个学生歧视华国画家,然后林海文选择了这么一种另类的方式来报复,弄得人家怀疑自我了。
“原来是这样的,怪不得拖尼特帮你介绍了这么好的机会呢。”
“你可以戴上手套,感受一下,几百年的历史都藏在里头看着我们呐。”
当然,除了莫奈、塞尚这些人的作品,被放置在光线最佳的玻璃拱顶之下,也就是第三层。常硕,甚至林海文的祖师爷,新古典主义的集大成者安格尔,也有一幅天下知名的《泉》,待在美术馆的第一层。第二层有很多哲昇的老本行——雕塑作品,尤其以罗丹的作品为知名。
“呵,即便是白天,和图书这些作品也必须在特殊的灯光下被修复。否则对它造成的损害,可能比原来的一些损伤要更加严重。”艾格有两个助手,不过现在可能都还在呼呼大睡,因为艾格凌晨回去之后,他们还需要留下来善后。
很神奇。
他戴上手套,伸手触摸到这幅画的时候,眼皮突然一跳,边上的艾格没有意识到什么,还在介绍着这幅画的拥有者,或者说抱怨和吐槽更合适一点:“那真是个粗俗的人,你敢相信么,这幅作品上的伤害,居然是他刮掉的。他跟他的妻子吵架,觉得腓力四世隔着这幅画正在嘲笑他,所以他就拿刀刮掉了一部分,画作被送来的时候,他们俩还在吵,跟两个小丑一样。”
林海文应了一声,但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了悬浮球上,里头的委拉斯贵支的气泡正在变的更大,更圆满。而他剩下的恶人值也在迅速降低。
“林?”
“您是说我?”
艾格看着自己修复完成的作品,很有成就感:“幸好托尼说的早一天,不然你就看www.hetushu.com不到了。我看过你的《不语观音》的照片,你画的很棒,呵呵,有时候我都会觉得有一些地方,就是委拉斯贵支画的。当初接到这幅画,我还跟托尼说,能不能请你来帮忙。”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艾格才匆匆而来。
“你要去奥赛美术馆临摹?”
艾格很不爽:“霍纳先生,这幅作品的修复花费了我近两个月的时间,你以为去外面买点颜料画上去就可以了吗?”
林海文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就常硕赶走了。
“快来看看吧,不然等会儿就要来人拿走了。”艾格铺开了这幅委拉斯贵支的《红衣的腓力四世》:“瞧瞧,一幅不为人知的委拉斯贵支真迹,很漂亮不是么?”
林海文装不存在失败了,他还担心自己混进来跟艾格带来麻烦,但绝对没想到,美术馆的人并不在意,却被这个要拿去沉江的霍纳给“看中”了——一个可以一用的侍应生?
没救了!
他花了大半天时间,流连于安格尔、德拉克罗瓦、米勒等人的和_图_书画作前。米勒的《牧羊女》前面,总也是站着不少人,不过相对于这一幅,林海文更喜欢布格罗的《牧羊女》,怀抱着羊羔,伴随着大羊的漂亮女人,堪称是古典主义的佳作。
6点出头,来了一帮人,有美术馆的,也有那对夫妇的人,以及律师等等,双方弄了一通,他们才确认这是他们的那件东西,既没有被掉包,也没有被损害。
常硕显然是从拖尼特那里得到了消息,林海文观察了一下常硕平静的脸色,拖尼特应该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
“艾格,这是你的新助手?让他送霍纳先生的画下去。”
“唔,拖尼特觉得我可以从那里学到比较多东西,所以就特别介绍我过去。他人还挺不错的啊?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不然他也不会对我这么关心,呵呵。”
阿噢!
“您这幅画作品至少值500万以上,如果遇到大方的西班牙买家,更多也不是问题。”奥赛美术馆的,呃,应该叫业务员?总之是处理这些艺术之外的事情的负责人,试图说和*图*书明他们的服务值这个钱。
林海文看这幅画,感受特别不一样,因为现在他也能画出一幅一模一样的。
“呃,主要是去见识一下油画修复,拖尼特为我介绍了一个朋友,叫艾格,在奥赛做修复工作。我跟他联系过了,他们手头正好在做一幅委拉斯贵支的作品,腓力四世的一幅肖像画。”
拖尼特为林海文弄了个临时工的证件——所以说国外不走后门的,都图样图森破了,他们狂野着呢。
“我还有别的工作,你可以看看这个,也可以四处看看。”艾格决定不去考虑这个了。
奥赛美术馆最为人称道的藏品,和橘园美术馆是很像的。当初这个古老的火车站被改建成美术馆的初衷,就是为了展示古典和现代中间的那段美术史。所以印象派的巨匠们,是这间美术馆的主要特色。
“难道我花了5万欧元,让你们给我送到车里,都不行么?”霍纳的怒气跟被点了一样,质问着奥赛的那个人。
艾格张张嘴,对林海文这么随口就来的狠招,有点不太适应。
“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