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86章 请接收我的脏话

走向会议厅的博努瓦,始终有一点不真实感。
耻辱之上的耻辱。
啊欧!
谁能想得到呢,他只是想拉着林海文探讨一下林海文作品的新风格,毕竟拖尼特、海格尔等人的推崇,还是为林海文扬了一次名。感兴趣的不是他一个人,既然有机会,他想要提前了解一下也不为过。
“你说你刚才美国回来,难道你不知道在美国最近出版了一本畅销书么?”
阿尔图尔和贝尔纳,被林海文的连番质问给震住了,甚至开始询问自己:真的应该接受这些脏话?在美国、华国,难道真的很多人接受了?
林海文切了一声:“我在告诉你,你的建议很不错,我的本职并不是画家,当然也不会翻译家,而是畅销书作家——那是一本记录了数千条骂人脏话的书籍。你如果有兴趣,我可以一一让你领略一下,你这头以同类排泄物为食的蠢猪。”
阿尔图尔像是一朵盛开的愤怒菊花,他整个狂放的人生当www•hetushu•com中,因为恐怖的天赋获得了很多特权。在他还在学习的时候,他的同学们从来不敢回应他的刻薄评论——因为他说出来的是事实。而来到巴黎之后,很快就有知名画廊赏识他,著名超现实主义画家阿伦·阿尔图尔的名字开始流传在艺术品市场,从数万欧元到数十万近百万欧元,别人一生都做不到的事情,阿尔图尔只花了六年时间。
“你说什么?”
嚯,这位会说话,意思约莫就是阿尔图尔贱的成名了,大家都接受了。你不接受还骂的那么难听,是不是太过分了?
哪怕对拖尼特等人,他也从不改变自己的风格,一个都是怪癖的超现实主义画家,才是符合市场期待的——谁指望画出那些幻觉、梦境、妄想的画家,是个正常人呢?如果是正常人画出来,那就意味着是——涂鸦!
“你在说什么?你这个粗俗鬼。”
“贝尔纳先生是吧?我刚刚说hetushu.com了,我的本职是畅销书作家,我的书里记载了数千条骂人的词汇。那是我的工作,自然也是我的习惯。这样的习惯在华国、美国,三里墩,王家村……等等,大家都知道。阿尔图尔先生也好,你也好,劳烦你们接受好么?不然就太过分了!难道那么多人都知道、都理解的事情,到你们这里就无法理解么?难道骂了你们,你就不能好好接受么?难道我说了脏话,你们就不能放宽心胸容纳它们么?”
“你会为你的无耻付出代价的。”
阿尔图尔的好友,贝尔纳皱着眉头:“林先生,你的言辞太过分了。阿尔图尔只是习惯于使用一些尖锐的辞令,这在整个巴黎,整个法国,大家都知道。他只是在表达对你作品的评论而已,你可以选择不接受,但使用那么粗俗的脏话,确实不是一个艺术家应该有的表现。据我所知,你们华国人也不鼓励这种态度。”
上回来你还是个www.hetushu.com彬彬有礼,天赋卓越的青年油画家,为什么过去了短短一年不过,你就变得如此狂野?连“荷兰刻薄鹦鹉”阿尔图尔都被你打的毫无招架之力。
“……”
阿尔图尔一直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他不需要克制,不需要忍耐。
“不用了,现在我们就过去吧。”博努瓦精神一抖,看了看时间,赶紧带着林海文过去了。
号称“荷兰刻薄鹦鹉”的阿尔图尔,以及见惯了阿尔图尔刻薄嘴脸的贝尔纳,外加对阿尔图尔非常了解的博努瓦,对林海文如此直白而诚恳的表达方式,简直惊呆了!
这一年,你究竟遭遇了什么?
“当然是真的,在美国都卖疯了,在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也卖得不错。”
只有精神世界同样光怪陆离,但充满力量的画家,比如超现实主义的头牌达利,只有这样的艺术家,才会被认为表达出了他们内心的想象力和精神。
这是发生了什么?
很快,他们对自己产生和-图-书那样的念头,感到了耻辱。
博努瓦又咽了一下口水。
“你对所有批评者都是这样的态度么?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的绘画技术如此拙劣,以至于让人根本看不入眼。”
林海文此时又回归了彬彬有礼的状态:“博努瓦,上回我们相处的时间比较短,我还没有来得及全面地展示我自己。但没想到,这一次才见面,就有这样的机会,很棒,不是么?”
林海文的嘴炮术,已经锻炼的炉火纯青,阿尔图尔和贝尔纳在一块也不是林海文的对手。
可谁知道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去吧,猪尔图尔先生,你还可以回到阿姆斯特丹,去找那些腐烂的郁金香好好哭泣一顿,因为你们一样恶心。”
“博努瓦,你是口渴了么?我们可以去喝点水再到会议厅去的。”
博努瓦虽然也震惊于林海文的强悍,但他感到很爽:“阿尔图尔,不要试图扭曲林的意思。是你没有教养在先,林只是在回应你。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评论www.hetushu•com者,你是个歧视鬼,是个狂妄之徒。”
“噢对了,现在我的书还没有法文版,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送你一本英文版的。”
最后阿尔图尔被贝尔纳给拖走了,他看着林海文的眼神,上帝啊,正是绝佳的画面素材。林海文觉得如果画下来,命名为“愤怒的猪尔图尔”,可能是个不错的主意。
不巧的是,林海文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太疯狂了,你们小肚鸡肠、心胸狭隘,居然还要我付出代价?”林海文一脸无辜:“你要回家让你妈妈拿着面包棍来打我么?我好害怕啊。”
博努瓦看着他,咽了口口水:“你真让我刮目相看了,我是说上次……你明白我的意思。”
阿尔图尔显然被激怒了,他根本不理会博努瓦,而是盯住林海文:“你必须要跟我道歉,为你的粗俗、毫无教养的举止。你是在挑衅观众对于作品的评论权力,我会在跟所有人告发你的。”
“你说的是真的?你写了一本骂人的书?”
这个世界还正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