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83章 肉身成圣

“逆转?名人和媒体,谁是弱势方,谁是强势方?”
“这是明志诗,要什么辞藻华丽?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清白二字,就够让这首诗流传千古了。”
“易总编这些狗屁不通的道理,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了。立身不正,何以立言?一个记者,连基本操守都没有,还能指望他去监督谁?他去表达多元态度?记者和媒体掌握舆论,在网络时代,几乎是一股能够重塑文明的力量,这么恐怖的力量如果不能掌握在一群风清气正的人手中。老百姓还能指望自己看到的,听到,都是客观的、真实的新闻么?是发自内心、独自思考而来的评论么?是对人有益,于国有用的建言么?
陈辉等,以炒作负面评论,敲诈勒索。
这首《石灰吟》是名臣于谦的一首明志诗——不是喜欢烫头那个。明朝的名臣无数,于谦能够脱颖而出,一半要落在这首诗上。
“好诗。”陆松华使劲在纸上点了点,这是石啸抄http://www.hetushu•com给他的。林海文偶尔在网上会发新诗,他又不上网,就让石啸记得这回事。林海文一有作品,就给他送过来。
“幕后的故事:林海文只是发布者,谁才是材料的真正提供者?”
不同的人关注的目标不同。
……
“又流传千古,别千古的时候,就只有林海文的诗了。”
相较于高大上,跟吊嗓子的鹦鹉似的,调子很高的喉舌媒体。
“新闻自由的丧钟,最终由新闻记者亲自敲响。从狭义上说,这些事件的处理都符合法律、道德,大家的期待,看似是有益的,惩恶扬善。但是从广义上去看,林海文的疯狂举报,毫无疑问将冲击新闻记者追求真相、多元表达的意愿和坚持。长远来说,这对新闻行业,对社会发展,后患无穷!”
“强力爆表,林海文一个人干翻《华南周刊》!”
“……滚蛋。”
敦煌娱乐,画室。
不论是在微博等社交网络上,还是在和*图*书媒体圈,都不啻是一颗深水炸弹。
所以你说出这些言论,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要为记者争取法外、道德外的特权待遇。可惜的是,我只有四个字给你:痴心妄想!”
“搞他,搞他!”
林海文在涤荡了《华周》的黑暗污垢,反驳了易超自降要求之后,拿出这首诗来,自然是打着肉身成圣的意图——至少把自己放的高高的。一个又危险又占据道德高地的人,自然是要安全的多。
销量四十多万的一份大周刊,就这么被停刊整顿了?
很敢说的大V,原《华南周末》副总编辑,现任环球世纪新闻网总编辑易超的这段评论,引发了比较多的争议,因为林海文亲自转发回复了他。
粉身碎骨浑不怕。
“瞧见没?”
“吴哲,以新闻之公器,谋一己之私利。还有触法重婚的行为。
纷纷扬扬,毁誉参半,随着《华南周刊》轰然关门,这一起开年风波,绵延到读者、地方媒体、新媒体、喉舌媒体、社会观和图书察家,传媒研究者等无数人,终于渐渐平息。
千锤万凿出深山。
下面High掉的粉丝们,简直血脉膨胀,仿佛被打了过量的兴奋剂。
彭越等,收受酬金,对内抹黑,对外加彩。
易超的微博下面,同样评论暴增,各种话乱飞。不过他多次发表过类似“华国如果死掉6个亿,一切问题就能解决”的争议言论,招恶人值的本事,比林海文还高。这也没办法了,完全是三观上的优势——他三观就是个恶人。
石啸啃着苹果:“大白话,有什么好的。”
“调查他!”
《人民日报》系列的评论集中在于召唤新闻从业者的职业操守,和警惕境外组织的曲线渗透。如《光明报》就发表了整篇社论,一个一个盘点了《华南周刊》这些落马记者的所作所为。
十几位资深记者、中高层编辑,要么身陷囹圄,要么身败名裂。
林海文在去巴黎参加法方展览的前夕,在微博上写了一首新诗,被公认是这场风波最后的句点hetushu.com
“嗤,光环啊,看看我周遭,是不是一圈铁骨铮铮好儿郎的白光?”林海文耸了耸两边的眉毛,上上下下的,挺欠揍的。
要留清白在人间。”
但是他也没敢继续去回林海文,倒不是怕林海文真的拿他们网站开刀,说得不好听一点,要不是最后“视眼华国”爆出来的问题,对《华南周刊》一剑封喉了,前面那些加一块,也不足以让他们停刊整顿。而他可以确定,自己旗下是没有这种人,被林海文弄倒个别记者,他并不害怕,记者本来就是高危职业。他所顾忌的是,讨论如果继续下来,他必输无疑。
郝瑞,泄密!”
“盛世浊流,平波恶浪,不论是记者,是普通人,是官员,是我们文艺界人士,在这样的现实中,当有风骨,有坚持,有不甘堕落的傲气。这一首《石灰吟》,与诸位共勉,只愿人人如松。
林海文把着正道——记者不能是例外人群,不能说记者做的是监督,就能够被容忍。也不能说记者因为害怕被m.hetushu.com举报而不去认真履行新闻职责是正确的态度。
汪英杰等,扰乱金融证券市场,藉此牟利。
“瞧见什么?”祁卉瞅瞅他,除了一脸得意洋洋的笑,其它没了。
小报、公众号,关注的点就更加的多样。
“发一条,搜集他们的料。”
华池,通过职务之便,侵犯实习新人。
烈火焚烧若等闲。
这些道理,你不会不懂,还是说你的前同事、现同事们,全都是此等败类,以至于若不允许你们的记者道德沦丧,就没有一个干净人能站出来履行新闻人的职责了?恐怕同意你观点的记者朋友,不多!
盘点之后,《光明报》称“尽管这十几位记者,在《华南周刊》一百多位记者、编辑群体中只是一小部分,但是他们涉及问题之广泛、之多样,堪称是华国新闻从业者犯罪形式的一本词典。本报相信,这系列案件,将成为规范新闻从业者行为的达摩克利之剑,让我们每一个人都铭记自己的初衷,铭记自己的职责,对国家、对人民肩负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