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79章 如你所愿

“呵。”老大扯扯嘴角,不屑得很:“不知所谓。你回去先自己查一查,有问题的就清掉,别真让林海文再揪出一个来,不够丢人的。”
气氛就像是被冻成了一层层薄薄的冰,连呼吸都需要小心翼翼的。
不过不论如何,社会过多的强调少年天才,应当是没有益处的。文明不由天才来推动,国家也不是靠天才来建设,片面地宣扬的天才论,毫无疑问将扭曲很多人的内心——比如柳濡和他家人。”
林海文当初横空出世,《华南周刊》暗指他是林作栋代笔。后来又被他们追踪证实了柳濡代笔的事情,那会儿也是风起云涌。但是随后林海文动作频频,出品《讴歌》,也有新作问世,代笔疑云渐渐散去。柳濡则消失两年,这一次带着《犯罪者的自白书》重新回到公众视野,讲述代笔事件时候的心路,以及这两年他都干了什么,也算是一个热门事件。
文章中举报陈辉曾经撰写负面报道,并伙同王宗杰对涉事企业进行敲诈的事实。涉事企业、人员,曾经发表又被删除掉的新闻报道,金钱往来方式,数额等等,都m.hetushu.com在陈辉历次写这些报道中,被林海文“读”到。最明显的证据,当然就是他账户里头来历不明的数百万元。
《华南周刊》跟林海文弄得这么难看,他不可能不注意到。不过他也没多少在意,只是在田维胜过去汇报工作的时候,点了点。
又倒掉一个!
古往今来,少年天才不绝于耳。今天我们的社会中,最光芒四射的少年天才,毫无疑问是林海文——著名诗人、著名编剧、著名作曲、著名画家、著名企业家……所有这些荣誉就像是一层一层的光环,让林海文变得让一般人遥远而不可及!
“如果林海文手里,还有更多关于本刊记者的所谓爆料,我们希望他能够一次性的交给相关部门,而不是将这些东西当做对其负面新闻的报复措施。”《华南周刊》总编田维胜接受采访,公开抨击林海文:“记者不应该受到这种待遇,我们肩负着传播、监督的使命,如果任何人掌握了这个团队中一小部分败类的材料,就能够威胁一份销量数十万的杂志,这绝对不是观众的福音,社会的礼炮。http://www•hetushu•com
房俊东心怀惴惴地跟田维胜回办公室。
书名叫犯罪者的自白书,他未曾坐牢,当然称不上是犯罪者。选择这么一个题目,柳濡说他是个罪人,不仅对那些支持她的人,尤其是对他自己。这一次的自白书,与其说告天下,也不如说是说给自己听的。”
《华南周刊》在林海文发出追杀令后,首度变相回应,就是这么一篇特稿:“‘天才’归来”!
“陈辉。”林海文念叨一声,打开自己的笔记本——这是个新的,没有接过网络,是名副其实的笔记本。点开桌面上的文档,里面好几十个TXT,其中一个就是以“陈辉”名字命名的。
天才,真的是无根之水,无缘之木?
林海文也在等着《华周》的反击,他如果沉默,《华周》还可能会歇了。但他都出了追杀令,《华周》如果认怂,那不等于是自认黑窝了么?所以这篇文章,是柳濡发新书也好,还是别的什么事情也好,总归是会来的。
华南报业的老大是天西省宣传部的一位副手调任的。
田维胜回到杂志社里头,把人都叫和图书齐了。
举报发出之后,受害企业中有一些也站出来响应,陈辉和王宗杰自然是没有什么可蹦跶的。
林海文当即回应:“如你所愿!”
《华周》的这篇稿子,其实不管有没有发生最近的事情,林海文也都是逃不掉的,只是或多或少而已。现在田维胜这么郑重其事地提点房俊东,摆明了是要把林海文溅的一身泥。
报导走到这里,还是比较正常的,但是随后话锋一转。
“那俊东,你跟我来吧。”
还连带着下水了一个副总编。
如果背后真的存在某一种真相,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有人发现,究竟‘天才’是不是天才。
“是。”
田维胜有点迟疑,他也只能是猜测,绝对想不到,林海文只是把关哲当祭刀的,《华南周刊》才是他刀下的猴子:“从林海文出头以来,我们周刊就是关注他的负面评论比较多,关系一直是不太好的。这一次,他可能是打算新仇旧账吧。”
房俊东默默点头,走出田维胜办公室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下子跌进黑暗里头的感觉。
然而我们的教育家、观察家,也会充满疑问,一www.hetushu.com个20岁的年轻人,是怎么能够做到这一切的。古诗词、战争历史剧本、情歌金曲,亿万家财。寻常人一生未必有一样能够达到他如今的成就,但是他却能够如此轻而易举地做到,他本人也尝尝以‘天才’二字回应诸多质疑声。
“呃,陈哥去外面采访了。”房俊东说了一句。老陈,陈辉,也是《华周》的一个资深记者。
“林海文那边是怎么回事?那个写文章的记者不是已经被他整倒了么?”
“关于实名举报《华南周刊》记者陈辉、副总编辑王宗杰的公开/信”
“喏,我翻了一下,林海文当年有个代笔的传言,当时柳濡正好被我们揪出来,他倒是因为《讴歌》诗集,挣脱了嫌疑。”田维胜递了几张纸给房俊东:“我这边的消息,柳濡最近出了本新书,讲述代笔风波,你配合老陈来做这个报道。剩下的,你明白的吧?”
没有停顿,把材料写好,林海文直接发了新微博。
“今天江总说了,有问题的自己站出来,社里得有个底,不然等林海文,还是谁揭露了,那就是关哲的下场了。现在这个时代,高压线谁都不敢碰,http://m.hetushu•com别指望到时候网上一片沸腾的时候,社里或者总公司,还有能力来拉你。不是不给你们机会啊,找我,找纪检部门都可以,终究我们关起门来,还是惩前毖后,从挽救人出发。好吧?老陈呢?”
柳濡在新书中剖白了自己和家人的内心,究竟是什么原因,驱动他们去制造一个天才,究竟是什么利益,让他们将谎言维持多年。那些岁月里,柳濡是怎么面对成千上万的粉丝,鲜花和掌声,当然还有质疑。在代笔事件发生之后,万人唾弃的他,是怎么认清自己,重新获得力量。此次归来,又是抱着怎么样的一番心思?
“当被问及,社会仍然在崇尚少年天才,一些天才甚至比他当初还要风光,成绩还要更加亮眼的时候。柳濡说自己不知道别人是否是真正的天才,但他认为,每个人终究逃不过自己的内心,一时一日的隐瞒,可能就是一辈子的折磨和不安。
“当柳濡一脸凝然的说着自己过去两年的经历,你无法想象,两年前,这是一个被称作华国第一青春文学天才的少年人。随着本刊揭露了天才背后的制造过程,曾经耀眼如星光的他,刹那间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