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66章 一击必杀十八禁

……
“这特么是什么?”
“没有,哈哈,我听到了。摸摸你的背呀,跟我睡呀……”
“这次云思思是完蛋了吧?”石妈还没怎么缓过神,但是语调里,却自然带上了一点幸灾乐祸。
“这是什么?”
“这孩子是疯了。”
作孽哦。
石啸盘腿坐在沙发前面,微微张开嘴,喃喃几声:“摸摸你的背啊……”
这个时候李树伟必然是庆幸的。
疯了么?
被石川拍了一下,她才耸了一下肩膀,闭嘴了。
李树伟觉得自己的呼吸,在这一个刹那消失掉了,就像是瞬间被扔进了一个真空的环境,一种剧烈的恐慌感滋生,铺天盖地,无可躲避。如果不是还有一点理智,他几乎要狂奔上台,揪住云思思的肩膀:你怎么了?你发生了什么?你在搞什么?你是不是想死啊?
衔接的天衣无缝,观众几乎都没有发现,哪怕听出来一点问题的,可能也觉得是自己耳朵不对了。
想必走到最后一步的李树伟,必然和*图*书是期待里头带着一丝释然的,一直到云思思失声,他应该会跟坐了火箭一样,感受一下什么叫晴天霹雳。哪怕就是一个瞬间,一个刹那,林海文保证,对于李树伟来说,那也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经历了。
所有人都呆了。
陆松华张张嘴,没说出话来。
林海文通过恶人谷从网上找到最为传神的这一段,然后拿篡改器把它插进了央视的备播带里。他相信,原唱也绝对没有想到过,在另一个世界,他居然能够在春晚上献声,真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啊,然而调查者,可能就永远没有办法在这个世界上找到这样一个声音了。
“这是,这是——”孙秀莲觉得舌头打了嘴巴,作为文化部的官员,她完全能够想象,这一出事故引发的后果会有多么严重,毫无疑问,一个收视率高达几亿人的节目,在全华国、在全球,都有非常之高的关注度。
所以当唱完“我爱你塞北的雪,飘飘洒和_图_书洒漫天遍野,你用白玉一般的身躯——”,后面接着出现“摸摸你的背呀!跟我睡呀!摸摸你的腰呀!好风骚呀!摸摸你的手呀!跟我走呀!……”的时候。
“这估计是备播带被人换了?”石川想了想:“刚才云思思第一句后面就不对劲,我估计那会儿就用上了备播带了。这,这是不是太巧合了?”央视的模式,石川自然是知道的,如果不是云思思出问题,不会用到备播带,更不会出现现在这个问题了。
就像付远家的付升跟石啸一样,石妈跟云思思也属于一辈人。云思思打小有文艺天赋,唱歌跳舞都好,人也比较傲,石妈就一般的多,没少被韵云思思或明或暗地嘲笑过。
陆松华家,这会儿还在目瞪口呆呢。
一家人,连个记得换台都没有,硬生生听到声音被切掉为止,镜头迅速转向两个惊慌莫名的主持人那里,好歹都是老江湖,定了定神,开始扯时间。不过所有观众的目光,都留在一脸和图书惨白的云思思身上。
备播带就上了。
李树伟家,郁副台、董台、郎坤、华青、赵文灿、雷思玥、谭云秋……等等,无数有关的、无关的,都被这几句猥琐之声给震撼了。
还好,还好!
现在响起的是备播带,这个李树伟随意一听,就能听的出来。春晚近五年来,因为打击舞台假唱,所以全都是真唱,只是为防万一,会准备备播带,一旦出现问题,迅速切入,这就是为什么现场导播会累得跟狗一样,基本上整场晚会,他们的那根弦都是紧紧绷住的,丝毫不能放松。
“这是什么?这是在搞什么?”梁雨反应最快,一把换了台,可惜,地方台都在转播,连着换了好几下,才找到了个没有在放央视春晚的台。换着换着,他都笑了:“怎么回事啊?央视这是要自杀啊?”
林海文一把把童童搂紧怀里,堵住他的耳朵,一边狂笑。
“哈哈哈哈哈。”
太朗朗上口了。
“你小子动作倒挺快的,就是笑的跟鬼和-图-书一样,知道你跟央视不对付,但也用不着用的这么夸张吧?”林作栋丢了个橘子,砸在林海文胳膊上。他正在把童童放开,揉了揉他的脑袋。
微博上,舆论轰然。
一般来说,真唱的流行歌手大失水准的可能性大一点,类似云思思这种民族歌手,很少有发挥失常的时候。
“没碰疼你吧?”
“跟我睡啊,跟我睡啊,今天我要跟哥哥睡。”
“行啊,今天童童跟哥哥睡,不过呢,不能再唱了,再唱就成了个小流氓了,哈哈哈。”林海文一头倒在童童身上,越想越可乐,越想越好笑。
啪,被他妈一个小面包砸在脑袋上。
“央视,这是搞了个大新闻啊!”
云家则是一片阴云,云副主席和云夫人,几乎要扯下耳朵去洗洗了。
林海文丝毫没有猜错。
李树伟对上头有了交代,云思思得了露脸的机会,云副主席证明了自己在行当里头的权威和影响力,只有林海文,不得不把他名声在外的脾气自己咽下去,吞下http://m•hetushu•com去。
林海文歇了。她自己却出问题了——在最不可能的演唱环节出了问题。
他知道,云思思出问题了!
李树伟一脸呆滞地站在后台,云思思一脸呆滞地站在舞台上,下面的观众们,一脸呆滞地听着这来自异世界的美妙声音。
吴倩小舅妈把童童给拎了过去:“不许说,忘了,听到没?”
李树伟砰砰砰的心脏快要跳出来,《塞北的雪》备播带开始正常接入,现场虽然有些嘀咕,但是还算正常。这才让他勉强控制住自己那颗饱受摧残的心脏。
“李导,你这会儿一定在庆幸吧?”林海文笑了笑,突然有一点掌控别人情绪的剧烈快感。从他发出第一条微博,就能感受到李树伟那股如临大敌的紧张,然后在他步步紧逼之下,紧张就演变成暴躁、疯狂。等到云思思和云副主席,以为全世界都得买他们面子,偏偏林海文真就一口答应了下来的时候,那边一定是大松了一口气,觉得谋划成,好处有了,后果避免了,一切都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