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64章 您不得了了

没有规矩!
然后林海文的微博更新就停了。
林海文放下电话的时候,笑的一脸诡秘,被林作栋看了个正着,他现在写童话,写的人都青春起来了,见不得林海文一副阴谋诡计的样子。
“妈~~”
“……有你这么说儿子的么?”林海文一头栽倒在沙发上,招招手把小黄叫了回来,跟它对着蹭:“您现在不得了了,连《少儿文艺》都发了您的童话,可不就看不上我这种懒散人了么?”
“爸,大过年的,你这手机关机,电话筒搁着,是什么意思呀?”
“安静过年啊,省的这个电话那个电话的,连个年都不安生。”陆松华是在躲云副主席的电话,不过倒也是个说服自己的好借口。往年他也想这么做来着,就是觉得狠不下心去。可一到大年夜就不安生,接电话跟打仗似的,多起来的时候连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有,那才叫可笑呢。
从央视那个年轻小伙,消息传到李树伟那里,再传到云思思这里,最后传回到云副主席——他都有点不真实,这是林海文卖了他面子?要是一般人和*图*书,他觉得理所当然,可那是林海文啊。
不然,老陆出面,他这里表达一下歉意,林海文松口放行,就是最好的方案了。林海文现在一把堵死了陆松华那条路,明白的意思,就是不会松手,会追究到底。
“那现在怎么办?”
“哎呦,您现在不得了了,让您洗个碗都得怕伤了您那金贵的手。”
“嘿,在哪儿我都得关心您啊。”
“一起来就打电话,弄手机,还笑得这么阴险。”
孙秀莲最终也没给石妈一个准话,这事情她还是得先跟老陆说说。
总之,百发百中,林作栋立马投降。
“思思遇到这么一个机会,不容易。”云夫人坐着,一脸愁容,她开始不太在意,但是被科普了一下林海文的战绩,就变成现在这个脸色了,老便秘脸:“你说这个林海文,写歌就写歌,还有条件,真是。还有那个老陆,我们两家认识几十年了,他就为了个林海文,这么放手了?”
要说帮,她当然是愿意的,唯一的亲生女儿,比谁都要亲啊。
“……别的没学会,赖hetushu.com皮脸学的有功力了。”
“你窝在胶东,消息倒还挺灵通。”
“唉,做的这叫什么事,我就不该同意她去上春晚。”
“打不通?”
石妈瞅了瞅陆松华,压低了声音:“石川他们领导呢,想让石川从海文那里再弄一个剧本,合作拍摄也行,买断也行,就是有《马向阳》这个差不多质量的。我爸那里估计是不成了,我这不就,啊,求您了呗,妈,妈~~”
两口子正在琢磨着算计林海文呢,想要从陆松华这里出手,已经不太可能了,能帮他们开一次口就不错了,还想要第二部,那也是做梦。所以就得靠自己,或者,石妈瞅了瞅孙秀莲,眼神诡秘。
“妈啊,你们文化部是不是跟敦煌娱乐合作了一个新节目啊?”
“这个老陆,就这么忙?电话就没搁下来的时候?”云夫人挺着急的,“要不咱上门去看看?”
石啸的妈妈看着陆松华这一套动作,纳闷的很。
他的面子,这么大?
他也不想想,林海文的没规矩都在面上,云思思没规矩的程度,那就深得多了——违和_图_书法了呀。
“离我远点,多大年纪了。”
孙秀莲对自己的女儿,那是太了解了:“用不着,我这都快退休了,文化部的事儿,不用我操心,更不用你操心了。你打什么鬼主意呢?别弯弯绕绕的。”
老云摇摇头,他打了好几个了,一个两个三个打不通,还有的说,全都不通,陆家又不是有关部门,电话从来没个通的时候。原因,老云也是猜到了:“老陆估计是从林海文那里知道了,不接我电话了啊。”
“听他的,他在躲你云叔叔的电话呢。”孙秀莲把事情给说了:“这个老云不地道,当初答应了海文,把歌拿走了,嘿,一转眼就把合同给撕了,这也太过分了。海文的歌多少人想要?要不是看着老云跟你爸爸的交情上,海文都不可能给云思思那个丫头。结果倒好,估计他还想着你爸爸这边的关系,能让海文就这么过去了呢。”
石妈对林海文的作品,是有直观印象的,石川从林海文那里拿到的《马向阳下乡记》,在胶东卫视前几天才刚刚大结局,收视率最高2.6几,毫无疑m.hetushu.com问登顶胶东上一年度的剧王。
不过说是这么说,云副主席心里,对林海文的行事还是不赞同的。
“一直在通话中。”
不论是那天开会的时候,怼上庄永林,还是在华韩艺术节期间,差点把庄永林给气傻了,都很不入云副主席的眼睛。
“你这么看我干吗?”
陆家热热闹闹的,云家却难得轻松。
本来云思思做出这种事情,就已经让老云家这个年过的不踏实了,结果刚才还一通电话过来,让云副主席去联系林海文,拖一拖时间,这个对老云来说,也是很艰难的事情。
“行了!”云副主席喝了一句:“老陆要不是这么对林海文,我们能求的上他么?这种事情都是两面的,林海文给老陆面子,老陆就不会辜负这份面子。至于条件,当初是思思自己同意的,她要是不同意,林海文还能硬把歌塞给她?”
而且整个一年,全家团圆的日子也就这么几天。
直接找林海文,还是这种事,云副主席觉得再丢脸没有了,所以才想要东绕西绕。
不管怎么说,这一串蚂蚱都轻松了。
“哎呦喂,和*图*书陆佳华,求着我了?”孙秀莲手上都停了,笑呵呵地看着石妈:“我让你待在京城别去胶东,你不听,我让你们想办法调回京城来,你不听,我也就差求着你了,怎么着,这会儿求我了?我跟你讲,不成!”
语意未尽之处,还有更让人心烦的事实——林海文没有打算给他面子。
出乎意料的是,他电话打过去,林海文直接说好。
“哎呦,您现在不得了了,连个菜都不能买了。”
“多大年纪,我也是你的贴心小棉袄啊。”
“嗯。”云副主席想了想:“我直接给他打电话,约一下年后见个面,至少拖过这几天。”
林作栋最听不得这些话,这是梁雪惯用的口吻。
“今年觉悟高了嘛。”石妈妈笑着跟正在和面的孙秀莲说:“我爸现在越来越想得开了。”
石妈当年为爱离京,常驻胶东,孙秀莲也恨死过的。虽然现在都淡了,可应景的时候,拿来刺哆刺哆石妈,也是一个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
不过林海文显然搞错了情况,他不是梁雪啊,他是林作栋的儿子啊,所以一连串抱枕砸了下来——小黄早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