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52章 柠檬和炒鸡杂

事情顺利的让人意外。
大路显然是刚睡醒的样子:“那你上来吧,给我带份饭,我一天没吃东西呢。”
“你没搬家吧?那我下班顺路,在你们家楼下找一个地方?”
“给了谁啊?”他找了古建,想要看看。
“你见过歌么?能不能拿来看看?”
“拿不到,都在保密,雷思玥那边,全都用的老班底,铁桶一样。祖静的话,呵呵,真是服了,她人不够,但找来帮忙的,居然也是雷思玥那边的,人一起都给保密了。剩下好像还有,王丽梅那首不知道给谁了。”
“不过啊。”古建压低了声音:“王丽梅好像最后是没唱,听歌剧院那边意思,好像是原来看着赵文灿的面子,结果知道是林海文的,就不愿意唱。”
林海文提前翘班,拿着几盒外卖敲开了门,房子不是很乱,大路也起来了,但最吸引林海文的目光的,不是人,而是猫,准确的说,是一只正在吃食儿的猫。
“在家呢,要不约个地方?”
卢锐也是眼睛一亮,路繁樱凭借“钻石恒久远”广告拿到摄影学会金摄影机奖之后,名气是大了很多的:“对啊,他那支广告片,是咱们公司合作的呀。”
“谭老师——”
林海文那边消息当然就多一点,雷思玥打算在腊月22的慰问老干部文艺汇演上唱《好日子》,祖静、云思思避其锋芒,《东山顶上》和《塞北的雪》,都将在腊月24的全军新春文和_图_书艺表演上首次亮相。
自从林海文把画展机会给了孙唯,卢锐对他就松快了不少,玩笑话说的更多了。
至于谭云秋的《我爱你,华国》,则要到正月初八的“青春放歌,金色年华”老、青年艺术家联合汇报文艺演出上第一次登场。
“哈哈,行,秋姐。”林海文不会反感:“我呢跟央视有点矛盾的,你可能不知道。”
等于是再剪几个外语字幕版本出来,来找境外电视台合作,传播华国的山川风物之美,这是联络局愿意做的,而且,也不要他们干嘛,就是出个文化部的名头,大大一份政绩就拥入怀中。
“呵。”海林跟林海文虽然有过节,但他又不是三岁小孩,王丽梅要是歌曲看得上,怎么可能因为林海文的名声放弃,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么。看来,这里头还有故事,说不准,就是林海文没让王丽梅唱。
几首歌几乎一天内就定了下来。
跟古建对视一眼,精气神都掉了多一半下去。
古建知道的也不全,不过相对于海林,他跟文工团就更熟悉一点:“听说是赵文灿过的手,我知道的,大概是雷思玥、祖静,还有王丽梅三个。”
敦煌娱乐电视制作中心,除了已经制作收尾的第一季《舌尖上的华国》。跟中河台联合的另一个大型项目《远方的家》的第一季“百山百川行”,也在筹备当中,这个节目的成功,应该归因于沉浸http://www•hetushu•com式、体验式的一种旅游节目制作方式。目前华国还没有这种,大部分都是导游式的、表演式的,主持人穿的漂漂亮亮的转一转,放一放风景片,找一些领导、专家介绍一下,观众已经有审美疲劳了。
至于那些蜂拥而至的求歌人,林海文自己是不搭理的,都由木谷推掉。其余能够得上他的,也就没几个人了,自认在他这里有面子的,轻易不会跟他开口。
但这个节目有一个问题,原来是央视做的,人都愿意给面子。但中河台和敦煌来做,在中河省当然没有问题,可是一旦出了中河,就很难说能得到配合。这是个问题,后来双方是又找了一个合作伙伴——文化部对外联络局。
“目前的话,摄影师比较难找,最好有这种走南闯北经验的。我们原来那些,都困在《国宝档案》里了,新组几个团队,就挺困难。”卢锐汇报了一下进展,也得说问题。
丢白眼毕竟讨人嫌,又不能捡起来给她塞回去。
谭云秋是歌剧团的独唱演员,跟赵文灿算是兄弟单位,要是被歌舞团的知道,估计得说自己家副团长,胳膊肘往外拐了。所以林海文对老赵的专业态度是比较佩服的。
“我知道呀,你前两天还在河东台新闻露面,央视就不去,是不是?”谭云秋这会儿就没有了唱歌剧的范儿,笑嘻嘻地看老赵,看林海文:“你跟央视那个官司,不知m.hetushu•com道的可不多。能让央视低头公开道歉的,也不多的。”
“行啊,现在都可以给我做人情了。”陆松华取笑他,但说的也没有错。《塞北的雪》要是不火也就算了,可要是火了,那云副主席这个人情,还真的要记到陆松华头上去。
“你能喝鸡尾酒,我们家大白不能吃鸡尾猫食啊?猫也得过的有格调一点。”
“呦,看来赵文灿挺看重这几首歌的。”
“你别这么喊我,别人叫我老师,我也就听了,毕竟比我年轻的都被喊老师了。但是林先生,你可别这么喊我,我受不住的。喊我谭云秋,或者你要是不介意,喊我一声秋姐,我也能托大受着。”
文工团、歌舞团那条线上,难免传出来,林海文送了歌出来。
影视部那边,有不少跨年的项目,比如阳江的《人间正道是沧桑》,轰轰烈烈的开年大戏,这边要配合的就很多。《亮剑》本身就进行的晚,这会儿还在拍,估计年后还得继续拍一顿,毕竟是暑假播,时间还多。《我可能不会爱你》的出口外销,也有眉目,人家过春节的还好,不过春节的,难免要解释要协商。
“……行。”
“没问题。”出乎林海文意料,谭云秋答应的很爽快:“你要是歌都不给我,别说央视,我哪儿也没法去唱啊。其实我很少上央视的,不够分量,王丽梅老师,陈婉秋老师,她们上的比较多。”
……
“你在就是敦煌在啊。和_图_书
林海文点点头,在电话找到了路繁樱的电话,拨过去:
“摄影师啊。”林海文想了想,突然叮咚一下,他还真认识一个,喜欢走南闯北的,就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你听过路繁樱么?”
“……怎么几首新歌,还跟搞地下工作一样。”海林嘀咕着,很快想到一个他自己也不愿意接受的理由——这几位都对林海文的歌非常重视,想要一鸣惊人来着。
所以这个创意一提出来,中河台就非常愿意做。
确实是没有问题,《我爱你华国》,谭云秋第一眼就爱上了,对于《塞北的雪》,她也是非常觊觎的。不过赵文灿既然提了云思思,林海文这个面子还是要给云副主席的,至少先问问看。
“嘿嘿,路繁樱应该没问题的,我见过他的一些作品,就是听说他一年只干三个月,不知道能不能请来,不过这会儿,他应该就在京城啊。”
乐坛都轻轻震动了一下,不说别的,这是头一回林海文给外头的歌手写歌,桃花今始为君开啊。木谷那边的电话都骤然暴增,这是年底,晚会集中期,想要新歌的,不是一个两个。
作协十几个主席,可不都是跟陆松华关系不错的,老成、还有他,另外还有一位,这四个比较熟悉。另外还有的关系不怎么样的,再怎么着,林海文的歌也不会送到他们的关系户手上。
“大路,你为什么在猫盆上插块柠檬啊?配水果?”
“呦,卢总监最近,好话说和图书的挺多啊?”
格调你个姥姥。
云思思那边,作协云副主席还特别打了个电话过来,陆松华那边,也打了一个过去。
“得,我就直说。这首歌呢,不能在央视的节目上唱,当然,我不为难你,如果是军里,或者是党内的,怎么说,叫政治任务的话,那咱们就不提这个。但包括春节联欢晚会在内的各大央视晚会,其它的什么活动,你都不能唱这首。”
提到的这几位,分量是有的,不管是雷思玥还是王丽梅,行业内外,都有不小名气。
“……喏,你要的炒鸡杂。”林海文面无表情地把外卖递了过去。
还一送就是四首!
要不说最了解你的人,还是敌人么!海林一说就说准了。
“那会儿,敦煌还没成立呢。”
“大路啊,我是你是海文哥……行吧,林海文,林海文。”林海文咧咧嘴:“有个事儿找你说说,你有空啊?”
临近年底,一边是扫尾工作,一边是开始新的计划。
各有各的盘算,这就不是林海文的事儿了,反正前前后后,四首歌他拿了100万入袋,这在歌舞团里,已经是天价。也实现了在严肃音乐界里头扬名的计划,至少在这些歌都扑街之前,尹圆圆之流,不会再来给他丢白眼了。
自从被林海文给攻破防线,音协的海林,都沉寂了好一段时间,不过他毕竟是靠本事吃饭,不至于落拓下去。
而且,别的不好说,要是合作愉快,几首民族歌曲,林海文也不会吝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