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37章 怒吼

“你是女的?”祁卉都为她担心,不过被他这么一说,忍不住瞪他。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绮。
无耻起来,满嘴的锦绣华章,一肚子男盗女娼。
李江瞪了她一眼:“要不是你胡来,怎么会有这么一场风波,我几十年的脸,都让你丢干净了。”
歌舞团领导,同样找到了李江和杨佳,“不要让家事影响到单位的声誉,影响到整个歌唱家团体的声誉”。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死水》
李江那一拨人,被轰晕了,他们更多的还有心惊。这首诗作,也许将流传无数年,随之而去的,就是他们这群“花蚊”“油腻”“白沫”,这真是真正的遗臭万年了。
李江摇摇头,冲黄副部长无奈摇摇头:“老黄,这次真是为难你了,劳累你也是被骂一顿。”
“真有意思,霍梅还特意跑我面前,说了你一顿,说你被行业一起排挤,以后别想混了。到时候我就知道我是瞎了眼了。”
“说起来,林海文就是吃了这个亏啊,十来岁就写出《http://www•hetushu•com明月几时有》,所以才养出现在这么目中无人,骄横跋扈的性格,以后,还有他吃亏的时候。”
京城艺术教育联合会也被点名“语焉不详,毫无担当”,上头那些人平时不爱管,但被X报点名批评这种事情,就跟踩了他们的尾巴一样。半天之内,黄副部长接到超过8个领导电话,没有一个客气的。
引发大量转载。
都在说,她为了勾引祁卉的男朋友林海文,居然在大路边凑在人耳朵边叫床。
悚然而惊。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眼见着风向变化,又眼见着他变了回来,《新文化报》的谈编辑,跟江玉感叹了一句:“还是会写诗好啊。”
让死水酵成一沟绿酒。
一诗既出,天下震惊。
一位网民的评论很具有代表性:“以前总觉得现代诗没什么格律,不算是诗,只是矫揉造作的砌词造句。但是这一首《死水》,却真正让我知道了,好的现代诗,比古诗词要更加有力,更加震撼人心。我和图书几乎能够看到林海文当面,字字泣血,声声哀鸣,哀其不争,怒其不幸。华国有太多地方,如一潭死水了。可是林海文之于编剧行业,却唯此一个,何其悲哀。”
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林海文觉得,这首诗,可能是任何一个时代,就足以引发剧烈共鸣的诗。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他再跳不起来了吧?”杨佳最近颜色稍褪,到今天才算是缓过来。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几乎马上有人想到,当初被一首古诗《戏说》给定格在诗坛文坛上的张赟那些人——现在几乎听不到他们的动静了。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呵呵,没什么,年轻人受受挫折也没什么。那个小丫头,说实话也太顺了,出道就唱出名了,这种事情,以前哪里遇得到。我们年轻的时候,写一首歌那就没钱,歌唱的很http://www•hetushu.com火了,人都不知道是谁写的,吃过的苦,受过的委屈,那不是现在的年轻人能够想象的。她有这一遭,不是坏事,以后做人做事,就会更懂事,长远来看,对她是有好处的。”
编剧行当给人的感觉如此,别的行当难道不是么?那些在流水线辛苦努力见不到变化的人,也会觉得未来是一潭死水。那些时时刻刻看到不平之事四起的网民,难道不会觉得这个社会就是一潭死水么?
第二天,《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死水》之问:简单的是非判断,何以引发群起而攻?谁在挡住揭开黑暗的手?谁在试图维护那一汪死水?”社论呼吁,“各行各业,都应该多一些‘林海文’,少一些‘李泽超’,更不应该有‘欧若海’之流。”
欧若海这么卖力,当然也就愿意好人做到底:“也不能怪杨老师,主要还是林海文这个人,太傲,过头了。就是挂个名而已,又不为钱,又不主张什么权利,何苦这点事情都不肯。不然大家和和气气,交个朋友,多好?杨老师肯和图书定也愿意好酒好菜招待他的,怎么会闹得怎么不愉快?”
林海文让木谷去办事,办完之后,当天晚上发了微博。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行业糜烂至此,让我至为震惊,如欧若海、朱非等恬不知耻之流,勾搭成奸,是非颠倒,毫无文人风骨。更让我悲心欲绝的是,编剧如此之多,却没有几个敢站出来说自己堂堂正正,从未去挂过别人的作品,也从未允许别人来挂名自己的作品,可见毒瘤之深,整个编剧行当,如同一汪毒水、死水,再无半分积极阳光之处。我很久不写现代诗了,此刻此时,如鲠在喉,不得不说。
总之,亲密长辈们,比较担心触及他敏感的小心灵,可又要安慰一下。
《新文化报》靠着一系列内幕文章,备受关注,此次也是头一个响应:“林海文的悲情怒吼: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羞得她,直接请了三天病假。
小珠们笑声变成大珠。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都觉得我要忍了。”林海文把祁卉的小手捏在自己手心,揉了揉,想到一个网络谣言:“http://m.hetushu•com你的无名指比食指长哦,是不是说这就是同性恋来着?”
这个霍梅跟她的朋友,关系很微妙,显然就是那天的两个女孩,把事情给偷摸着传出去了。霍梅一段时间里,总觉得有人在背后嘀咕她,还是后来问了人,好歹才找到原因。
看它造出个什么世界。”
林海文这边,陆松华都特意给他打了电话,不过说了一分钟不到,就开始聊别的。常硕也从巴黎给他打国际电话,谈了半个小时,主要是敦促他赶紧画,别一天到晚骂人撕逼。
现在恨他也是理所当然的。
“早着呢,谁输输赢,还不一定。”
“就是,欧老师,谢谢你啊。”杨佳举杯敬他。
要不说,都是文艺圈众人。
李江松了一口气,这会儿也不敢进出饭店,就在茶室里,几个人聚了聚,欧若海、黄副部长等几个人,还有杨佳也在。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如黄副部长所说,这一次林海文要吃个哑巴亏,几乎成了大家的共识。
眼见自己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人民日报》上,欧若海却只有茫然。
“哈哈。”林海文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