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26章 对你的肯定

“这么贵,我可吃不起。”林海文皱皱鼻子:“今儿要不是于主任请客,我连门都不敢进来。”
要说还是穆文跟李江关系深,被田鸥堵了一下的李江没缓过来,他就帮着说了。
啊?
现在这几个,围着林海文转,真就是为了让李泽超走个后门?
“林董啊。”他对林海文的称呼,跟于广振一样,从行业里头算:“今天广振老兄请客,主要是给我们介绍一下,闻名江湖的林大编剧,林大老板,我个人也看了不少你的剧本,《亮剑》和《人间正道是沧桑》,我真是手痒,可惜都没捞着。”
说是于广振请客,还是李江付的钱呀。
田鸥压根就讨厌这种事情,他自己就是做导演的,这种塞人最烦,不管是演员还是工作人员,都烦。要不是老交情实在推不掉,加上正好想认识一下林海文,他才不会来呢。
林海文能心安理得坐在主座上,是那些电视剧作品给他的底气,这也是他和图书的目的所在,压央视是一个,这又是另一个。毕竟加入作协,又从央美退学之后,他就算是要开始混了,年龄跟资历这块短板,要是一般人,那就得老老实实安安分分地装几年孙子了,可林海文不愿意啊,而且他也不能跟螃蟹一样,对着谁都横行霸道的,那就只有拿成绩踮脚跟。
“真好。”
这一波经典扔出去,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两相一合,才是这一锅山珍海味一锅烩。
“所以,以后要是有好本子,林老板还请想到我田鸥啊,我是随时都可以。”田鸥这倒是在说真话了,李江的脸色不太对了都,这什么跟什么呀,要拉关系,等会自己两个喝茶去。
最后被弄出来的是田鸥,这位大导演的人事关系,还在长洲电影厂,早年是摄像出身,后来驮着摄像机,拍着拍着觉得,嘿,没导演也行啊,或者是没导演来插嘴更好啊——然后他就自己开始当导演了,一和-图-书当就不可收拾,在近现代历史战争剧领域,现在确实是前几位的。
“哈哈,林董喜欢,以后可以常来光顾。”于广振悄没声儿地把“海文老弟”换成了“林董”。
能让你捞着么?你就是有张黎的水平,我也不能交给你处置啊。
林海文挨个吃了一口,确实名不虚传。
要不是林海文从《金太狼》开始,一把推出十部电视剧计划,收视率霸榜一个多月,尤其其中《潜伏》《顺溜》这种主旋律大作,包括《雪豹》这一类不太写实的战争剧,才是真的提升地位的资粮。什么叫电视艺术家?见过几个演偶像剧、婆媳剧演成电视艺术家的?不管是青春偶像,还是古言偶像,或者别的什么拐着弯的偶像剧,那都只是明星,了不起叫个演员。
一来是利益动人心,比如于广振,对《亮剑》的质量是心知肚明,有了这次还想有下次,自然就想跟林海文处好关系。二来就是扎和_图_书实的成绩压着了,谁在他面前呲牙,至少不能比他的成绩差太多吧?你一个前辈跳上跳下,结果一数,呵,就写过两个像样子的剧本,这都用不着林海文出手了。
开玩笑!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李泽超那个不懂事的小子,这不毕业了么?想让他到海文委员你的剧里,学习学习,见识见识。”穆文似乎当上次电话里的事儿不存在了,端了杯酒过来,拍拍林海文左边肩膀:“海文老弟啊,我这么叫你一声,你别介意。你还年轻,不懂我们为父母者的想法,为了你们这些孩子,我们也是费心费力。你说说,李老哥,67了,要不是为了儿子,何苦还要拉下面子来请你帮忙?
再上面是一层土猪五花肉,然后香菇木耳、肉丸、豆腐、鸡腿、野生蕨菜……最上面,是清透透的小青菜。汤汁非常重要,所谓山珍海味一锅烩,这个海味,不是说有一层虾,一层鱼,而是在汤汁里。http://www.hetushu.com
“真的假的?那我怎么不知道啊,是不是地址搞错了?”
山珍海味一锅烩,其实有点像是胡适一品锅,九层的。
“林先生真是幽默。”李江转了一下桌子:“这道海三鲜,也是这里的招牌菜,你也尝尝。”
这个汤,才是百味楼的秘方,据传是鲍鱼、海参,还有几种名贵海产,熬出来的。
“咳,还有点小事,就是李江老兄家小儿子,呃……李老哥,你自己说啊?”
“海文委员开玩笑了。”穆文说了今天头一句话:“现在,捧着钱想要送给你的人,能从这里排到皇城根,可这都送不出去啊。”
最底下是笋衣,就是还没长好的笋,最顶上一层层的。春天的时候挖回来,煮熟、晒干,存好。做的时候,泡开了垫在最底下,一股咸鲜味给这个一锅烩定了味道。
再者说了,华国每年几千部影视剧,为什么会找你帮忙?这也是李老哥,也是我们,对你的肯定嘛。这样,这杯和_图_书酒,我敬你,你喝了,就算是应了,好不好?其他事情,都不用你插手,广振老弟在这里,都托给他办。几位,你们说,是不是?”
李江这个时候也终于找着了机会凑进来,不容易啊,说实话,这里坐着的,出去当主宾的时候更多。穆文,作协委员,虽然不是主席团成员,但作为老京城,面子很大,内外拉皮条的工作,做的非常顺手。田鸥,不说别的,筱思远编剧的《国战》,去年唯一一部破3大剧,就是他执导的。罗明胜,央视主播,年年挂历上都在前十,也是老师级别,李江跟于广振,那都是有级别的,就更不用说。
“好。”
吃到一半,那几个人打眼色官司,林海文权当看不见。
穆文声音一扬,杯子往前一送,递到了林海文面前,跟鼻尖差不多高的地方,他都看见里头一层层油腻织成的罗绮。
林海文也是暗笑,摆鸿门宴还想套近乎?
李江蒙圈,我自己说?那你扯这么久,玩呢?玩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