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21章 歌二代

“真不行,我应了您的,就得应其他人。我画室还有任务呢,今年浪费了好些时间,在这么吃一通,今年就算完了。”林海文一脸无奈,心里当然是在说,你谁啊你,我就跟你吃饭。
接下来的会议就比较和谐了,大家你好我好,这个夸两句,那个夸两句,总之这份名单就定了。
“请你吃顿饭啊,赏个脸?”
“……你说。”
林海文还在为他们的不要脸感叹着呢,拉都没来得及。
“啊——”
“所以,这六七个就划掉么?我没什么意见的,服从组织安排,我是作协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嘛。”
散会的时候,好几个人都想凑到林海文边上。
“就是他家小子,叫李泽超,希望能在《亮剑》上署个编剧和副导演的名。”
庄永林气的憋住了,林海文悠然自得,他不爱开口,反正别找上门来,他还是比较温和的。
林海文就笑:“这要不是冬天,我就烧死了。您有什么话http://m.hetushu.com,就直说吧。”
《讴歌》和《明月照大江》的销量、影响力,都名列前茅,这个名单之前形成的时候,还是有标准在的。
“我说两句啊,咱们就事论事,希望说得不好听,大家也不要伤了和气。”老委员没跟林海文斗嘴,他想要把林海文拿下来至少一个:“我看《讴歌》的主题是比较合适的,至于《明月照大江》,发行不到一年,匆匆拿来放进名单了,不是特别合理啊。不管怎么说,我们给祖国献礼,必然是要取那些得到老百姓充分认可的作品嘛。”
“海文委员,哈哈,终于是逮住你了。”这位叫穆文的,林海文是知道的,写小说的,影视版权时代,有钱啊。
他同意,有人不同意了,别的当事人不会跳出来,但朋友会开口帮腔:“只从时间上来看,这不合理的。海文委员的《明月照大江》销量数十万,这还不能http://www.hetushu.com说得到老百姓认可?不存在嘛。我看这份名单就挺完整的了,用不着有大的调整了。”
“好吧?我再联系你,啊。”穆文这就起身走了。
“这样,好好,等我回去跟李江商量一下,换一部,你们的新剧,你给找一个质量高一点的,省的那小子不愿意。”
副主席笑笑,没看林海文,这人家点名了,一般就要避讳点,不过林海文是谁啊?
穆文倒是没意识到这个,时代不同了,网上那些人骂起春晚来,他都看着心惊,说不定还真是这个道理。
说中了,穆文的眼睛还是毒的。
亮剑是跟京城卫视合作的,也是敦煌投资比例最大的一部,他的剧本加上实际投资,总共作价近4000万,占比6成6,总投资6000万。不过挂名让京城卫视在前头,总之是一个得了实惠,一个准备要名声。
那个李泽超,一眼看中《亮剑》,眼神倒还不错,他瞥了眼穆文:“和_图_书穆老师,该不是您给他建议的吧?”
他在话筒上咳了两声,把大家眼神吸引过来。
“现在你可是炙手可热啊。”穆文挺不见外的,他一生有近60本小说面世,尽管没什么特别有名的。但有一点比较突出,他三十年前,还是个刚出头的青年作家的时候,有人制片厂看中他的小说,算是IP届的老前辈。作协里近年来改编之风大盛,他也就混了个知心哥哥的身份——谁有点不懂的,就会来问问经验什么的。
“您这是给祖国献礼呢?还是给大家伙分猪肉呢?要是分猪肉,我要点后座的啊。”林海文轻飘飘一句。
“老歌唱家了,他儿子今年从中戏刚毕业,不像你,这么才华横溢的。”穆文给他戴帽子。
他心知肚明,之前他窝在常硕画室,外头的事情一律不管,这群作协的同事,也找不着他。
“得,你这么说,我就不耽误你,就是有个小事。”穆文清了清嗓子:“李江你知道不知道?和_图_书他说跟你在晚会上,还碰到过一次。”
呵!
“……”林海文都愣住了。
老委员不肯放弃:“主要是海文委员一个人两个作品,这不合适吧?机会还是应该多给一些人的。”
当然不是,起码还有四五份得拿掉呢。
“穆老师,这剧都拍的差不多了,这会儿署名,还要副导演,不是很好吧?”林海文笑笑:“毕竟是信息时代了,往后剧组的人一说,那个什么李泽超,来都没来过,是什么副导演啊。编剧也是一样的,我这从来没有跟人合写过的,突然插进去,没人信的。”
恶人值+200,来自华国作协庄永林。
名单上一共是54份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小说、话剧等各种题材,兼容并包。林海文两份在里头,那叫一个特别显眼。
从来只有我不要脸的,你们怎么能比我还不要脸呢?
换一部?质量高?不愿意?
林海文露齿一笑:“是这样的啊,刚才这位委员的话,也有道理。那我就不太清楚www.hetushu•com了,这份名单上,我那本诗集是最后出版的?”
“说到我,那我也说说?”
文联春晚,林海文好歹年轻,转了转想起来这个名字:“李老师啊?”
不少人盯着他的中指,看入神了都。
林海文挑了挑嘴角,这是要走后门上戏?他倒不是说不通人情,要是要求不高,也没问题,这么多戏呢,多一个朋友多条路啊,尤其是李江,这么亲切的名字。
“哎呦呦,您看看您,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头发都在发颤,别本来就没几根,掉光了就不好了。刚才您都说了,话不好听,但不要伤了和气,大家都是同事同行,您这气度有点小,这么一来,以后谁敢在您面前说真话呀?你不得昏庸了么?”林海文把庄永林给教训了一顿,然后竖了根中指,在名单上又抹了一遍,一份名单当然没什么东西可以感知的。就是这个习惯,不是特别好。
“你——”
“成,那别的?”副主席赶紧扯开话题。
“穆老师,您逮我做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