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11章 羡慕嫉妒恨

国内的展,之前林海文最终没去的美协展算是不错的,后头当然还有京城的几个展,海城的几个展,最牛的全国美展,这些是固定的展,年年各个大牛一瓜分,漏出来的就不多了。接着就是一些不定期的展,比如什么建国60周年展,什么徐斌诞辰120周年展这些,或者是华俄联展,华法联展之类的,每次出来,也是一群人跟饿狼捕食一样。
“我跟你有仇啊,我还请你吃饭呢,等会你自己付账。”涂刚对自己的师兄是比较了解,司蔚有那种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家气质,特立独行,绝不囿于人情关系而改变,所以他也不会真的生气。
每次来都要敲涂刚一顿,老板能不认识他么?
涂刚简直是够了:“师兄啊,林海文牛了,你有什么可高兴的?”
“后面人家还有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邀请呢。”一个央美的老师,挤眉弄眼的:“又是一个顶级美术馆,怎么比啊?”
“……那算什么美术馆。”刘冬冬一阵http://m•hetushu.com气弱,他的画连这么个美术馆也没有人要啊。
“不就是什么?”司蔚挺享受地抿了一口小酒。
“我看啊,还是要给出海办画展的这股邪风,降降温。”
“……”涂刚觉得自己不能再忍了:“你吃着吧,我先走一步。”
这种局面,也确实让外展重新拥有含金量了。
“其水准堪称是华国、乃至全世界青年油画家中的翘楚……”司蔚开始背报道里头,詹姆斯·梅尔给林海文的评价了。
林海文的美术履历放出来,头一个展,19岁,华盛顿美国国家艺术博物馆个展,这特么别说华国了,全世界的专业画家,没有一个有这个待遇的,谁能熬到那个级别才办画展啊。
然后才是外头的展,近年来,随着国内外信息交流更加流畅,那些野展已经没什么市场了。涂刚跟一帮华国油画家在布隆尼亚宫的联展,已经是比较高规格的正式展览,还有些不知名的画廊展,什m.hetushu.com么野鸡大学展,找了个乱七八糟的地方,摆起来,请几个人来,拍些照片回国发稿子,这种行为是越来越少的。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几年前,层出不穷的国外展览一下子冷掉了,好像那群能出海办展览的牛人们,都消失了。
但说一千道一万,人家就是去了。
“开价300万,有人欲求林海文一画而不可得。”
“哎,《千手观音》我还没看过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国来办,一直国外跑,这个不太好啊。师弟啊,你说说,《千手观音》去欧洲了,你说会不会有欧洲的博物馆,什么卢浮宫啊,普拉多啊、乌菲兹啊,也邀请他去办画展啊,说起来,你上回去欧洲办联展,是在哪里啊?布隆尼亚宫对不对?那个给钱能进去的地方。”
更别说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这个级别的美术馆,虽然大家都知道,林海文这个展,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舞蹈和这一出大逆转风波,算是天时,他在欧美发生http://www.hetushu.com的这一切,当然就是地利,最后那个詹姆斯·梅尔,毫无疑问就是人和了。
“你不高兴我就高兴啦。”
“……舞蹈跟油画有关系么?能代表油画成就么?”
“我挂账了啊。”
刚拜常硕的那会,开价10万、15万,后来名气大了,30万左右,等到《燕明园小街》被弗拉格收藏,《艺术评论》给了他一个小豆腐块,价格就飞到了80到100万,再到这会儿,300万太夸张,100万的价算是坐实了,也不排除有愿意赌的,开个吓人的价出来。
“知道了。”
“至于么?不就是——”涂刚把话给吞了下去,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这已经是非常牛叉的一个展览地了。在艺术界,它当然是不如纽约现代艺术馆和大都会博物馆的。但作为美国国家级的博物馆,它的名字前面带了个“National”,所谓“国立”或者“国家”,这个名号不管在哪一国都是值钱的。
“舞蹈是谁创作的?”又和_图_书抿了一口。
司蔚一点也不在意:“反正我可以挂你的账,这里的老板又不是不认识我。”
这会儿他就在京城,跟几个青年老师混着,里头也有央美的。常硕跟央美解聘,他就不算是央美自己人了,连着林海文哪怕还在央美,这会也不被当作自己人。骂几句,当然是没人反对的。
华国美术界确实是震动不已的。
涂刚一脸菜色,这个师兄,也是没救了。
林海文后来也知道了,觉得很不爽。
蒋院长的弟子竺宇,也在这一波里头——他也需要混啊。
“有啊,那什么,塞维利亚弗拉格美术馆。”
“真是,真是,老天不长眼啊。”海城师范美院的刘冬冬,上回跟林海文一通搅和,真让他找到一条通天梯子,跟乐军、耿琦、林和文这帮人搞上了,算是大大扩展了一通朋友圈,一下子上了个级别。他是很有混圈的本事,经常到京城和桐城,扒拉着这几位,想混点好评价跟展览机会,要是能介绍一个强力画廊,那就更好不过了。
“拍卖m.hetushu.com行专业人士透露,林海文作品市价应该在80万以上”
“拦不住的,徒让人笑话,我看,让刘冬冬他们出去搅搅浑水,表达一下态度,就差不多了。”
“这帮老外也是看热闹啊,有话题有热度,也不管是什么人就邀请了。还著名青年油画家呢,有卖过一幅画出去么?有一家美术馆收藏么?”
“哈哈哈哈,傻眼了吧?”司蔚到清美有事,让他师弟请客吃饭,他喝了口小酒,指着涂刚,哈哈哈了好一会儿。
乐军那一拨人,眼瞅着风向要把林海文吹上天了,也是坐不住。
“……降得到林海文头上么?华博的牌子,很硬啊。”
“那又怎么样?要不是借着那个舞蹈的东风,华博怎么可能邀请他去办展。”
下面有下面的说法,上面也有上面的。
……
给林海文的画开价,这是一直都存在的,他是专业画家,拜师常硕这等顶级名家,前途是可以预见的,再加上本身就是大诗人,大作家,另有加成,他的行情跟那些业余爱好者完全不是一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