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02章 招生

“那个骗子,天啊,如果是我,我会揍掉她的门牙。”
“……”黛西死死地盯住了男舞者,仿佛有两颗獠牙露了出来,狰狞又可怕:“不,不行,我不会允许你那么做的。”
“够了,黛西。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自己,是你歧视我们这些残疾人,歧视所有少数族裔,才会有现在的下场。是的,我知道,艺术团是你一手创建和发展的,我们获得了很多,但真的够了,我们真的已经受够了你的坏脾气,我们并不欠你的,你在纽约的别墅,在曼哈顿的高级公寓,难道是你自己去赚来的么?”男舞者单臂拽住了黛西:“现在都结束了,你不可能再继续管理艺术团了,黛西,好聚好散,如果你不愿意。这么多年来,你克扣的薪水,你对我们所做的一切,足够让你进监狱去。”
种族歧视,就是其中比较明确的一点——当然,一些保守派媒体,时不时就会爆出一两件歧视丑闻来,但随后总归需要道歉和处和_图_书理的。
“最后我想说,如果谁要跟我学习我的骂人圣经,可以联系我的公司,或者表演团队,收费会非常合理的,期待您的电话。”
“她会被打死的,我保证,如果她来德克萨斯的话。”
也因此,即便到了现在,黛西也不愿意放弃这一切。
她伸手过去揪洛拉的头发,却被另一个男舞者给拦住了。
此时,在CBS编播了黛西的视频之后,媒体们都快挤爆掉他们艺术团的大门了,各色媒体转变立场相当快速,尤其是自由派媒体。
“你是说你们整个团数十个人,一直都在忍受着她这些作为?”一个记者很不可思议,今天的美国,难道还有这样的情况么?
林海文看见这段采访的时候,都快笑了。
亚裔的、非裔的、拉美裔和西班牙裔的各种社会组织,纷纷站出来,控诉黛西。
男舞者和洛拉,吓得倒退好几步。
“如果有的新的小孩不服管教,她就会送他们离开,只留下http://m•hetushu•com——就是像我们这样的,不敢说话和反抗,自卑又恐惧的人。”洛拉一直低着头说话,即便偶尔抬头看一下,无数镜头也会把她吓得迅速重新低下头:“加入玛利亚艺术团之后,我们确实获得了很好的回报,也能够帮助我们的家人。只要安分听话一点,黛西也不会一直那么做。我们,我们不希望失去这一切,失去这个团体。”
“我当时非常紧张,同时也为我的团员们感到不公平,所以才会说出那些话。我后悔极了,真的,我痛恨当时的我,那并不是真实的我。我从来没有试图去歧视谁,我的艺术团里也有拉美裔的舞者,我可以向上帝发誓,从来没有,那只是我一时的气话。”
“除了虐待和侮辱我们。”那天拦住黛西的男舞者站了出来:“她还克扣了我们的演出费用,给自己买了豪宅。还有一些捐助和政府资助,也被她挪到了自己的账户里。”
她所在的玛利亚残疾人艺术团,并不是一和图书个商业性的表演机构,而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作为残疾人组织,能够享受非常多的福利和优待,在艺术团刚刚起步的时候,这一点让他们受益良多,但同样的,这也意味着艺术团并不属于她个人,尽管此前完全没有人能够威胁她的掌控权。
不过,还没有等到他做什么,玛利亚艺术团的团员们,集体出来说话了,这群平均年龄不足19岁的残疾人舞者,大多数从14岁开始,就加入了这支团队。他们在纽约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十来个人,站成了一排,都低着头。
这显然已经牵涉到犯罪了。
“简直是耻辱,想到她对那些华国的聋哑人舞蹈家恶语相向,却还在媒体前撒谎,我都快气疯了。”
“辱骂事件出现新的进展,林海文放出了所谓‘受害者’黛西的一段视频,在长达18分钟的视频里,黛西对黑人、华裔、墨西哥裔、残疾人、女性等少数和弱势群体,进行了广泛的嘲讽和歧视性描述。在这段视频中,黛西也http://m.hetushu.com承认自己曾经在后台对《千手观音》的舞者们使用了侮辱性词汇,这招致林海文在上一个视频中的,如狂风骤雨一般的骂人言辞。”NBC新闻节目的主持人,相当激昂:“黛西根深蒂固的歧视观念,让所有看过那一视频的人,都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而在辱骂事件爆出之后,她对媒体、公众的谎言,也尤为不可接受。”
“……突然觉得她落在林海文的手上,真是遇到天敌,如果是我,根本没有那么多强力的词汇丢给她,带劲极了。”
在《千手观音》完成了西雅图的表演,林海文自己即将脱队返回华国之前,他接受了CBS最后一次采访,谈及事件前后,不该说的,他当然没有说,毕竟他是一个守承诺的人。
要不要直接把她点了?他瞅了瞅血杀飞刀·火,还有两次——浪费一次在她身上好像有点不值得。
相对于林海文花样百出的骂战,黛西犯的错误,显然是原则性。
在西方媒体界,当然也存在所谓的政治正确。
尤其是和图书愤怒喷张的纽约人,开始走上街头,大声疾呼要求处置这个恶毒的女人。
她开始在媒体前痛哭流涕。
林海文就知道用不着他出手了,黛西会得到应该有的惩罚。
林海文的恶人值涨幅,一下子就掉了下来,推特上,骂他的人已经看不见了,到处都是攻击黛西的:
“是谁?一定是你们中的一个。”黛西现在就像是一只疯狂的母鬣狗,艺术团的残疾人舞者,习惯性地闭嘴,不敢跟她对视:“洛拉,是你,是不是?你一直都看我不顺眼,一定是你。”
“……那天,黛西使用了黄皮鸡的词汇,攻击《千手观音》的舞者,林海文先生听到之后,过来骂了她,然后就是视频里发生的那些。”洛拉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在地面上:“我们很抱歉,我们应该更早站出来,告诉大家真相和事实。但我们努力了很久,却始终没有那样的勇气。玛利亚艺术团几乎所有人,都曾经被黛西虐待、侮辱过,她把闹事的人关进一个小黑屋里,不给饭和水,一直到我们低头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