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91章 收拾战场

常硕之前倒真是想过:“一个估计是关注度吧,美协展毕竟也是公开展览,一个月结果没多少人看,有点丢份。拉上你,关注度应该是会大一点。主要应该就是这个,不过展览的时候,说不定给你耍点小手段,摆的偏僻一点啊,官方评论里头,打压一下之类的。再一个,一文不名的新画家上美协展,自然是很难得,身价能涨几倍,但对你的用处就不太大了,给你也无所谓,还显得大度。”
随着公司渐渐走上正轨,林海文的事情倒是越来越少,他花在画室里的时间也比较多,祁卉有空过来陪着他一起,她现在在学古琴,有时候会带过来,也不打扰林海文,两个人倒还蛮相得的。
“嗯,之前跟林青那边接触了几次,林青也把咱们公司的经纪情况,都跟她说了,现在就是——”
祁卉挺好奇的:“你就这么放手让他们做,不担心被架空了?”
“有道理,您果然老奸巨猾。”
“您说www.hetushu.com他们怎么会给我发这个的?”林海文看着这包材料。
“怎么能吓着呢,小姑娘就得有自我保护意识啊。”
林海文点点头,木谷就出去了。
他问林海文,林海文也只能说不知道。
常师母瞪了他一眼,“那小姑娘的自我保护,不得是防着你们这群大老爷们?”
“我敲你。”常硕瞪了他一眼:“你这次去美国,有半个多月吧?那差不多回来就开展了,除了《不语观音》,还展别的么?”
反正一场架拉下来,就这么糊糊涂涂的,大家休战了事。林海文在杂志上,在微博上那些话,一个字也没删。
“好了,海文又不是小姑娘。”
“不去!”
总之,算是小胜了一场。
“再说吧,我看看。”
常硕,包括林海文自己,都发现《不语观音》这幅画作上,出现了一种很特别的效果。除了新古典主义那种美的结构,流畅的人物,另外还有独到的hetushu.com色彩之外,这幅《不语观音》上越来越体现出一种整体感,浑然天成。这一点几乎都能弥补掉古典主义画法的弊端——为了追求美的形式,有时候会放弃掉一些合理性。在这幅画里,各个部分的协调性非常好。
“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别让他们听到了。”林海文招招手,祁卉悄默声地走过来,被林海文画了一鼻子朱红色颜料。
等到常师母出去买菜,常硕才让林海文坐下来,这一通大战,师徒两个都是酣畅淋漓,常硕之前也是受了一些鸟气,类似联培名额这种,不是头一回。比如有一次他联系了一个展览,是高美的毕业展,水准都是很不错的,主要是让央美的学生们有个对比。结果原本定好的场所、时间,被美协的一个展览给用了,他也不得不忍,临时调整,弄得鸡飞狗跳,后来高美那边的老师,都跟他表达了不满。他算是两边捞不着好。
“被您吓着了呗。”
和_图_书“这群……”林海文嘀咕了一句。
木谷敲开画室的门,跟林海文说万真真有意跳槽敦煌的事情。
不过林海文自己后来想了想,应该是凡·艾克源种对他的影响,沉浸到状态中的时候,有一种独特的视角来面对整幅作品,当然在整体处理上,就高过无数同行了。
“青姐亲自谈的,卞小姐肯定是知道的。”
林海文过两天,要跟《千手观音》团队一起到美国,先是参加华盛顿的国际特殊艺术节,在肯尼迪艺术中心,很高档。然后是四个城市的巡演,纽约、波士顿、洛杉矶和西雅图。林海文会跟着去三个,大概半个多月。
不过这两位没道理为他争取这个呀。
“嗯,《不语观音》完成了吧?我明天去看看啊。”常硕看过好几次半成品,也是非常好奇完成品的效果。
林海文了然地笑笑:“现在就是看我能不能给她歌了是吧?行啊,你让林青和王景峰去谈吧,婉柔那边没什么想法吧?”
和_图_书个没法跟常硕说。
最后付远和蒋院长联合出面,反正常硕是没受气,只要不满意的,就推给林海文——美协拿林海文没办法,人就是出了名的混啊。他们擅长的框框,对林海文用处又不大,不让参展,孤立,恶评,等等这些手段,对他都没用。
林海文到常硕那里,是拿个展览邀请函——美协展。应该是仅次于全国美展的一个展览,说实话,林海文自己都没想到,尤其是美协那边,付远是主席,刚刚被他们师徒俩跟收拾了一顿的那群人里,涂刚就是其中之一。当然了,副主席里头,也有些认识的,蒋院长就是一个,天南美院的老院长,现在还是天美教授的唐吉生也是。
常硕第一次意识到的时候,简直觉得这有一点大师巨匠的手笔了——站在高处,统合一切油画的元素,让它们安安分分地为这幅画服务。
林海文上回带着祁卉来过一次,结果常师母特别有意思,她本人是医生,而且妇产科的。给和图书祁卉打了好几针预防针——一定要用措施啊什么什么的。把祁卉臊得慌,这次就不敢来了。
“等会去老师家里,你去不去的啊?”
被常师母一指头戳在太阳穴上:“想什么呢。”
“哦?她说了?”
这一回两边从微博、报纸上,掐到期刊杂志,再掐到座谈会议,彻底的不得了。
听到常硕要去看,林海文只能说不行了;“画打包好了,会跟我一起去美国。”
“哎,卉卉怎么没过来啊?”常师母没看见人,挺意外的。
本来乐军、耿琦还不同意,结果画廊那头的消息传过来,乐军的画开始掉价、滞销,立马吓得他,什么也不说了。这就是一个不成熟的市场的好处和坏处,好处是他的画,没到一个水准,却能卖到那个价格。坏处就是,买家看的也不只是他的画,还有买他的画会不会被嘲笑——比如人傻钱多。
祁卉惊叫一声,锤了林海文一顿,拿着自己包,到卫生间收拾去了,这一趟进去没半个小时出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