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86章 孽徒

其中桐城美院的著名资深画家乐军,在博客上发长文抨击林海文,受到最大的关注。乐军是我国知名油画家,其作品《广场上的红旗》曾经荣获我国美术最高奖金彩奖,在油画届颇具名望。”
这么认为的,不是他一个。
“呦,那你岂不是只有让他骂了?”
“哈哈哈,我看了一下他的人物介绍,居然真的有从小勤奋绘画,寒暑不休的说法哎。@刘冬冬,您是个勤奋派残次品么?”
“著名画家乐军,点名要林海文从艺先做人”
点开来,卧了个大槽,上百条各类通知,基本上全都是林海文的粉丝的,一口一个“残次品”,一个口一个“骂他”,连着海城师范美院,连着买他作品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被这些粉丝告诉林海文的时候,顺带着喷了一个遍。
“今天出刊的《新文化报》刊登了对林海文的采访,其中的一些争议言论,显然引发了大量油画以及美术界人士的不满。目前为止,包括海城师范美院的副教授刘冬冬、教师王迪、二级美术师秋生、知名书法家韩春都在微博上发表了抨击言论。林海文母校央美的王思含副教授等人,也批评其言论和央美不符合。
天才决定一切,在油画上。
“林大神又要飞了,之前说收藏他作品的博物馆小的人呢?出来,把脸洗干净和-图-书,抹点油,记住要国产的,等着挨打。”
“大神大神,这个人@刘冬冬_在说你狂妄无知,我看了他的画,明明是个冬瓜,非说那是棵树,哎呀我去,果然是个残次品。”
油画届人士,不少都相当惊讶了。
真敢说啊。
但这一次,林海文,青年油画家,有人这么称呼他,我觉得不恰当,一个连一幅作品都没有得到市场检验的人,有什么资格被称作油画家?更可笑的是,他还说了很多可笑无比的话,自认天才,嘲笑勤奋练习的人。
海城师范美院的刘冬冬副教授,在微博上不点名地嘲笑了一下林海文:“一块《艺术评论》上的补丁评论,就足以让某人把自己当成华国油画届的未来了,这未免太看轻我国油画届,也太看重自己了。这么洋洋得意地宣扬自己的天才,我也是头一次见到。或许真是所谓的‘天才’,比较难得出现吧。把批评者称之为油画届的残次品,这么狂妄无知的言论,实在让人惊叹。我们社会追捧这种人,也可以看出来,很多人不仅仅是艺术观有问题,连三观都不正常。”
刘冬冬一看,新通知好多,吸了一口气,准备去应对林海文的撕扯。
这种人,不说绘画技巧,只论素质,就非常不堪。我也是见着常硕一步一步取得今天成hetushu.com绩的,对他收下的唯一弟子,原本是很好奇,也想着有机会指点一下,关照一下。却没想到,他收了这么一个人,实在让我费解,下回见面,我要好好问问他,华国这么多学子期待得到他的认可,为什么独独要选林海文?
林海文,却没理他。
承担起弘扬华国油画的重任。
也许是看到林海文迟迟没有回复,甚至还转了一条《国宝档案》收视飘红的微博,觉得不爽的人越来越多了。桐城美院,同样是国内八大美院之一的油画系资深教授,国内比较有知名度的油画家乐军,在自己的博客上——他没有微博,但经营着一个10年历史的博客,人气还是比较高的。
但看到这篇报道,他还是相当的吃惊。
林海文撇撇嘴,他在画速写,不远处平板上放着《千手观音》的视频。
“燕明园小街啊,就是京大过去那条小街道哎,我去过啊,明天再去看看。”
风格南辕北辙,常硕又是混法国的,认识不出奇,但熟悉,估计是说不上。就这,他还敢把老资格卖到常硕头上去。林海文也是一声邪魅狂狷阴寒森冷笑。
从艺先做人,这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如果一个人做人做坏了,想要取得什么成绩,那也是妄想的。今天的一点点零星成绩,明天就都会成为一场空http://m•hetushu.com了。”
“你不骂他啊?”祁卉今天休息,特地过来陪林海文过周末——其实就是坐在他的公司画室里头,偶尔被小黄骂一句臭娘们——明明是一只公鹦鹉,又不是一只鸡,不知道为啥对女孩子不太友好。
“咳,公司艺人最近要发新专辑,电视剧也要播了,电视节目正在放,我弄波关注度,促进一下。”林海文咂咂嘴,“顺便瞧瞧哪些人看咱们师徒俩不顺眼的,顺带给记住先,以后好对付。”
“乐军发火:林海文不配被称作油画家。”
不说别人,林海文的老师,很快打了个电话过来:“林大师,您是怎么想的啊?脑袋昨天晚上洗澡的时候给泡了?”
“一个卖不上价的人,我要是骂他,还能帮他炒一把呢。”
“……别跟我嬉皮笑脸的,多好的一个机会,宣传一下,对你好处不小的,现在被你给搞的……”
“我这边6个人吧。”
“残次品一号出现@刘冬冬,海城师范美院,这是个什么美院?华国前三十,世界嘛……排不上号?”
“……好。”您也是把孽徒忘得挺快。
好些媒体会无视掉刘冬冬,却不会无视乐军,如林海文所愿,娱乐版块、艺术板块的媒体,开始大力加入了:
当然这是针对业内人士说的,门外人看个热闹,对林海文这些话感知不是很明和*图*书显。
清美的涂刚,也是被自己的研究生提醒,才看到这篇文章的。倒不是说他才知道林海文上了《艺术评论》的事情,之前也有一些媒体找他采访,但是都被他推掉了,主要是没必要跟林海文过于争锋相对。
“……”常硕久久沉默不语,“你这个……孽徒。”
林海文看到评论里头,刷频一样的话,才知道有重量级人物出没了,过去一看文章,满篇的倚老卖老,连林海文老师都没有放过,还要当面质问常硕呢——林海文反正从来没听常硕说起,他还认识一个桐城美院的乐军。
“嘿嘿,我一个月前预定了京城大饭店的潘家菜,明天请您跟家里人一起尝尝啊。”御厨潘家菜,是京城大饭店的主打,只是达官显贵之外,都要提前预定,享受不了备菜的,而且贵的不行。
“@刘冬冬,就是他,骂他,骂他。”
“美的他。”林海文点了个暂停,看了看手上这福速写,是一个舞蹈动作,腰部左移,肩膀右移,下肢微蹲,大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另外三根套着长长的金色指套,这个姿态里头,美而且很有神秘感,画面结构很好——这是他看了好几遍,才发现的一个姿态。
祁卉不说了,在画室里又转悠一遍,瞧瞧下头川流不息的车和人,觉得岁月静好起来。
“我今年62岁,从事油画创作4http://www.hetushu.com0余年了,对青年人的言论,我一直都是采取包容、宽容、谅解的态度,他们还不成熟,看不清世界有多大。举一个可能不十分恰当的例子,他们就是刚刚从井里面跳出来的青蛙,骤然看见一片林子,就觉得这是全世界了。这种无知和错误,跟他们的年轻、阅历是相关的。所以,基于这一点,我也愿意一笑了之,就当看个不懂事的孩子说笑话。
华国油画界的未来。
还有油画家中残次品……
《新文化报》这篇报道中,其它所有的部分,包括对《艺术评论》的介绍,对《燕明园小街》的艺术分析,汤云华的评论,全都被林海文自己这一段给冲的稀里哗啦。
“这幅画看着是挺好的,不像那些所谓的艺术品,都看不出来画的是个什么东西。”
“残次品们不高兴了。”——林海文。
“老师您还挺幽默的哈,我是昨天接受的采访,泡了应该是前天晚上啊。”
现在有人说林海文,都不用他自己去找了,也不用别人@他,他差不多300万粉丝,总归是有不少闲着的,一门心思去帮他筛选,那些没名气的,不是业界专家的,一般会被忽略。像刘冬冬这种,美院的副教授,自然是重点目标——他发出去没有几分钟,就被林海文粉丝扫描到了。
其中权威艺术类媒体《人民文艺》的微博,还帮林海文总结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