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84章 华国油画的未来(一)

汤云华也是天南美院油画系的教授,而且他是老天美人,念书在这里念的,工作也从来没有出去过,一直都待在天美,对天美的感情很深。自从常硕要到天美任教的消息,从李振腾那里传到他耳朵里后,难免就把林海文当成自己人,上回也是给林海文说了不少好话。
“哎好,您不说,我也想请您帮忙确认一下呢。”谈编辑是被正中下怀,“如果可以,能不能请您给我找一张原刊的图啊。”
“可以可以。”
“呦,标准的电视剧剧本模式啊,后面就该轮到你们俩勾搭在一起了。”
“不不不,法国的。”
“可以的,要不劳烦你们跑一趟?”
“好好好,谢谢您啊。”
华国也有一本期刊,叫艺术评论,京大核心期刊,也是国内青年画家,当然也有学生,刷存在感的战场。这当然跟法国《艺术评论》就是两码事了。
“您让别人打吧。”
“为什么啊?”
“他们公司太讨厌了,上次我打电话去,就听见有人http://www.hetushu.com在话筒边上,喊,喊那个嘛。”
《艺术评论》在法国艺术高校,当然是属于常备期刊。这位同学也没有花多大的力气,就找到了那篇文章,扫描了一页发给汤云华。
汤云华的法语也不太行,那个学生就附赠了一篇翻译,比常硕的要来的详细一点。
“谈编辑,扫描图我按照上次的邮箱发给你,可以么?”
“汤教授,是这样的,我们呢得到一个消息,林海文的一幅作品,在法国《艺术评论》杂志被写文评价了。对这个事情,您觉得它是不是挺难得的啊?”
“海文先生,您好您好,我打这个电话是……”谈编辑把意思给说了:“您看,您能不能谈一谈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呀。”
“人家不是解释了么,那就是一只鹦鹉。”谈编辑也是哭笑不得。小黄在电话边上乱喊的习惯,有时候不只是林海文,听着女人的声音就喊臭娘们,听着男人的声音就喊臭不要脸的,《新文化报m.hetushu.com》的这个小玲,就是受害者之一。后来林海文就不让它出画室了,它黯然神伤了半个多小时,就该吃吃该喝喝,时不时停在林海文画架上,搔首弄姿一番。
他了解了之后,跟谈编辑回了电话。
“就同学呗,还能有什么关系啊?”楚薇薇笑笑,把在临川一中的事情跟曲颖说了一遍:“我当时还以为我们俩得老死不相往来了,没想到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成朋友了,呵呵。”
“我的一点看法也一起发给你了。”
“呃,你稍等一下,我看看,等会我给你回一个吧。”
曲颖瞅着楚薇薇,笑的不怀好意:“知道林海文厉害,行了吧?我说你们俩是啥关系啊?”
汤云华一愣:“法国《艺术评论》,是不是国内那家啊?”
“小玲,小玲,你联系一下敦煌娱乐,说我们想要采访一下林海文,关于《艺术评论》上他的画作的,问他行不行?”
“汤教授啊,我是《文化报》的老谈,恩恩,你好你好。”谈编和_图_书辑打通了上回采访过的,天南美院的汤云华的电话。
“……”小玲翻了个白眼。
汤云华搁下电话,想了想,今天常硕好像就到天南来了,直接找他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但汤云华还是放弃了,找了个在巴黎学习的学生——作为艺术之都,确实有很多华国画家在巴黎各大高校学习,当然也有在各个博物院临摹的,观看那里的高水平的、密集的艺术展览的。汤云华要找一个不是很难,天美也是国内八大美院排行靠前的。
“嗯?”楚薇薇惊噫一声,“《燕明公园小街道》?京城有个燕明公园么?”
“谈编辑么?我是林海文。”
“新古典主义,这是常硕的风格,至于委拉斯贵支的色彩?”汤云华也是一脸莫名,新古典主义讲究永恒之美以及自然,往往会因为追求一种结构上的精准和完美,而放弃很多别的东西,包括色彩。这一派别的超级大师安格尔,就很重视素描,而略轻视色彩,这也是他备受诟病的地方。林海文师承和*图*书常硕的新古典主义,祖师爷应该是达维特、安格尔,再往前就是文艺复兴三杰拉斐尔。结果他在色彩上冒了个头,还直奔委拉斯贵支这种大师去了。要他是《艺术评论》的编辑,也会挺新奇的——当然,前提是不论他的新古典主义,还是色彩,都有一定的火候了。不然就是乱搞、瞎扯淡了。
《新文化报》的谈编辑搁下电话,一拍手掌,明天又是一片好稿子。他考虑了一下,是不是要去找涂刚也邀一份呢?这样双方斗起来,才好看啊。可是,他想了想林海文,觉得不太想要沦为《华南周刊》一个待遇——虽然有关注度,但总被打脸也是不好受的。再说了,《华南周刊》现在好像从林海文那边,都拿不到消息的。
“臭娘们啊?”
没想到,这会儿敦煌娱乐特好说话,电话直接转了两道,从接到林海文案头了。谈编辑顿时有点受宠若惊,满华国的报纸,也没见有几家能这么顺顺利利采到林海文的。
《新文化报》对林海文的跟踪就挺hetushu•com紧的,很快也收集到这条素材——从社交媒体获取新闻素材,这都快成为各大媒体的主要来源之一了。
“……干活。”
曲颖眼珠子一秃噜:“中戏那群小妖精?哎呀,你就是要横刀夺爱都怕战斗力不够啊。不过中戏的,跟林海文还蛮配的,自己开着影视公司,都不用出去找活了,妥妥的自产自销。”
谈编辑对小姑娘也不发火,要了电话过来,自己打。
面采呀?谈编辑心里一痒痒,这是不是能连着其它的热点话题一起问了呀?
她们俩对《艺术评论》不了解,可不代表其他人也是这样。
“京大的老宿舍区好像叫燕明园,翻译错了吧。”曲颖也过来看了一下:“《艺术评论》,你听说过么?”
“不用不用,我也很乐见我们国内的青年画家,在国际上获得更多关注。”
“胡说什么呀,他应该有女朋友吧,也是同学,在中戏念书。”
楚薇薇摇摇头:“你看看,人家是艺术学院的,应该不会乱说吧。而且巴黎哎,那不是艺术之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