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79章 美术界争议

《华南周刊》在跟进报道上,也迅速捕捉到这个信息。
“我说你们这碗饭吃的可真容易啊,明明就一句话的事,居然就写了这么长一篇杂七杂八的报导。你们不就是想说:林海文被弗拉格美术馆收藏不算个鸟,因为弗拉格美术馆就不算个鸟么?
……
付远家,涂刚被另一个中老年男人,指着鼻子取笑:“被人拎出来了吧?哈哈,让你多嘴。”
林海文看到《美术界》的另一篇文章时,差点笑出来。
但是收藏林海文作品的这一家,全称是西班牙塞维利亚弗拉格美术馆,这是一家私人美术馆,由基金会运营,也藏有一些欧洲大师的作品,但不论是藏品的质量还是数量上,跟大型博物馆是有差别的,这样的一个美术馆的收藏标准,也会相对低一点。当然,林海文作为一个年轻的,如此年轻的油画家,能够被它认可,也是难能可贵。
你说说,我这还没开始吹呢,你就先堵住了我的嘴。这样是不行的,这样怎么能打到我的脸呢。周刊的领导,和图书你这帮吃干饭的员工,应该有一个开掉一个。
“收藏林海文作品的博物馆,据悉只是一家私人的小型博物馆,由一个家族基金会运营,主要展览的是弗拉格家族的数百件收藏品,以及一些西班牙国内外现代画家的画作,特别是跟西班牙文化艺术相关的一些作品。严格意义上,与其说是被一家博物馆收藏,更适合的说法,应该是被一个西班牙家族收藏了。
林海文跟《华南周刊》那也是宿怨,周刊被他调了好多回,一直也不肯说不报道他了,比央视脸皮厚多了。
林海文是被他一开始的强调给逗乐了。
涂刚没有说错,塞维利亚美术馆和弗拉格美术馆的差距,大概有中央美院和巴黎高美的差距这么大,所以很多报导中,直接用塞维利亚美术馆来报导,林海文还是有点胆战心惊的,以他本人的风评,加上常硕在国内的山头——几乎笃定是要被揭穿的。
林海文自带新闻体质,风声放出去之后,娱乐版块的媒体,比艺术板块的反应,和_图_书来的更加快速。《华南周刊》《新文化报》,各大门户,都有新闻出来。艺术专业媒体的报导,要稍后一些,动静也小得多。
“林海文油画作品《燕明园小街》被西班牙塞维利亚弗拉格美术馆收藏。”
《美术界》援引国内油画家汤云华的评论称:“林海文的作品,艺术上不弱的,虽然跟他的老师,知名画家常硕先生还有一些差距,但总体风格上可以说是完整继承了常硕的特点和技法。除此之外,比较让人诧异的是,他在色彩运用,尤其是暗部色彩处理上,有独具一格的成就。应该是从西班牙大师级画家委拉斯贵支的风格中,得到的给养,这位画家,我们有时候也翻译成委拉斯开兹,他的家乡就是西班牙塞维利亚,可以说这一次林海文得到塞维利亚美术馆的青睐,应该还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著名画家涂刚先生认为目前国内油画家存在一种崇洋思维,似乎被西方认可的作品,水准一定比得到国内认可更好。我们不说这个观点有和_图_书没有道理,只是说即便是西方的认可,也应该努力区分是什么样的认可,不是说西方不管什么人的认可,都值得拿来宣扬一番,甚至当成一种作品很好的佐证。这是不理智的。”
……
林海文兴致勃勃地把《华南周刊》的这条报道转出来。
在被问及,林海文作为央美的一年级新生,是否真的具备被美术馆收藏的水准时,这位油画家说:“林海文当初是以满分成绩进入央美的,事实上,他体现出来的水准,应该是不比央美的老师差,他选择进入央美,很有可能是希望系统性来接受一下美术学的教育,另一方面,当然是为了进入常硕的门下——毕竟,他当时的整体风格,就完全是常硕那一派。所以在经过几个月后,特别是,在我刚刚提及的色彩上,有了显著突破之后,取得这样的成绩,是不出奇的。”
“在文章的一开始,我必须要强调的是,收藏林海文作品的,并不是塞维利亚美术馆,在很多的报导,甚至是一些业内人士的采访中www.hetushu.com,都称之为塞维利亚美术馆,这是不准确的。塞维利亚美术馆收藏了很多世界级艺术家的作品,比如毕加索、伦勃朗,虽然不如普拉多、索菲王后这样的一些西班牙标志性美术馆,但是在欧洲美术博物馆中,也有一席之地。
哦对了,还有那个涂叫兽,啧啧,还好我当初没去清华美院啊。”
常硕和林海文说过之后,双方敲定的很快,画作本身被常硕带到巴黎,然后才被弗拉格美术馆的教授看见,并对其上浓郁的委拉斯贵支风格感到震惊,随即决定收藏这一来自华国青年油画家林海文的作品。
“然后你再出来打脸?大神不要这么恶趣味,人脸不疼,你手也不疼么?”
文章的作者是清华美院的一位画家,涂刚,是付远的弟子,跟上面天南美院的汤云华,派别清晰。
这是对林海文比较认可的一派评论,更多的还是不那么认可的。
“西班牙国宝级画家委拉斯贵支的故乡,塞维利亚美术馆收藏林海文油画作品。”
下面一片白眼翻的厉害。
林海文www.hetushu.com的作品,目前来说,还是继承了常硕的风格,也就是达维特、安格尔、杰内尔,也就所谓法国新古典主义派别延伸出来的现代古典主义画法,没有能够有自己的一些想法表现出来。当然,仅仅是从这一幅《燕明园小街》上看啊。此外,很多人提及的委拉斯贵支,确实,他可能试图在色彩上,向这位大师取经,甚至更遥远一点的,威尼斯画派,也就是乔尔乔内、提香这些色彩大师,但只能说,还是在一个学习的过程中。我没有在这幅作品上,能够看到鲜明一些的成果。”
但在娱乐媒体第二波报导中,多少会引用一些它们的观点。
“大神别在炫耀了,行么?”
“贱神啊!!”
果然,马上这就有人跳出来了。
“我又没说什么违心的话。”
“……你是我师兄么?”
“真没有?《燕明园小街》那么明显的委拉斯贵支风格,你愣是说不明确,这还不违心?”
过了俩小时,林海文自己转了这条微博一次:“哎,怎么没有人跟我说‘清华你倒是想去,人家要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