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76章 赶兔子

好些人都看过来,有了解的,心里暗笑,不了解的就一阵好奇。
“他要是能一直这么高产,而且都是好作品、好节目,那自然是不用担心的,只有别人求着他的时候。现在这个社会,跟三十年前那是一点也不一样了。就说央视吧,要是三十年前有人这么不给央视面子,早就被赶出圈子了,哪里还能这么跳。”
可能是体制里头对外头的,有点优越感,这一说,那边不肯了,就吵了几句。不过这种场合,也不可能真的火力全开,就是压着声音你来我往了几次,被人拉了拉,就歇了。但是过了会,居然有人过来,请天马传奇先出去。
“是,但没说是什么职位。”
在会场门口,林海文找到最后一个,姓黄的那位,当初脱口而出“绿帽”,把明达气了个半死的。
“哼,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先顾自己的事情吧。”
一甩屁股,走了。
“你这样不太对啊,你们关系我记得不错的呀,http://www.hetushu.com当初你还帮着他说我坏话来着。怎么能一看人家落拓了,就久不联系了呢,这也太势力了,不太好啊。”
“来了个人要让成娜他们先出去啊。”
谭启昌和白沫——西京大的白教授,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委员,两个人一路聊天,挺早就看到林海文,白沫还招手让他过来呢,结果林海文摆摆手,凑到张四海边上去了,然后这一路,他们就看着林海文赶兔子。
顾宇峰暗骂一句,他本来想快步进去来着,没想到还是被林海文给抓住了,“林先生,你好啊。”
“……那怎么可能,就是吵了几句。”
“你好你好,顾宇峰先生,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不太清楚,我们久不联系了。”
林海文端出了自己无知少年的表情来,“啊?没有什么意思啊,就是寒暄一下。”
谭启昌也是无奈:“哪里是欠揍,他牛着呢。上回在网上跟郎坤骂m.hetushu.com那一次,结果撂话不要工程奖。大家都当是句气话,他转头就跟我们学校出版社说了,不同意再加印,卖完就没有。而且还不同意别的媒体转载,不允许其它诗集收录,厉害着呢他。”
送走一位,又逮着另一个参与文战过的:“哎,听说铁伟峰去了天南汽修职校,他去教什么呀?”
这一路到外头到座位上,他就跟赶兔子似的,张四海,顾宇峰、老黄,好些人被他说的到处跑。
成娜不乐意听,就说了她一句“咸吃萝卜淡操心”。
过了好一会儿,他都没找到说话的人,一直到快进门的时候,林海文眼睛一亮:顾宇峰啊。
林海文点点头,走到后半场了,就算是有表演,天马传奇的位置还是靠后的不得了,跟他们闹事儿的,估计也是什么新人。
这场山河锦绣晚会,对林海文来说,还是蛮有意思的,好些老歌唱家,戏剧家上台,带着几个新人,哗啦啦一通唱。主持人和图书还下来,海陆空、京剧的,梆子的,各种表演,互动性还是挺好的。
“哎哎哎,卫生间也得先进去啊,我们一起走呀,哎,哎,走这么快干嘛。”
原来是天马传奇唱完之后,回座位,结果听到一桌子上有两个青年歌手,应该是文工团的,说他们顶着少数民族的帽子,一点少数民族特色都没有,根本不应该代表他们民族上台表演。
“你知道张赟现在的情况么?我很关心他啊。”
林青过来找林海文,在他耳朵边上嘀咕了一句。
寒暄?你是寒碜我呢吧?
录制到一半,大家休息,好些老艺术家身体撑不住,这会要缓缓,松快一下。
没一分钟,这位也跑了。
一整场晚会,跟林海文关系都不大,除了天马传奇出场的时候,好些人看看他,嘀咕几句,剩下他基本就是安安分分地听和看。
他们俩慌了,赶紧给林青打电话。
张四海挤出一点挺难看的笑容,“林先生风光得意,年少有为,和_图_书我自然是比不了的。”
“……他这么弄。”白沫有点帮林海文头疼,“不太好吧。”
“……你什么意思?”
他四下看看,又找了几位,要么是在明达和顾宇峰那份声明上署名过的,要么是文战的时候,或隐晦或明确站在他对面的。一路上林海文就凑过去,聊几句。
林海文就瞅着自己的恶人值唰唰唰地涨,刚才张四海帮他涨到了10000点,这会儿已经有13000多点了,爽快。
被问到的那位,脸色表情丰富,心里剧烈挣扎,你把人给弄得身败名裂了,还追着不放咋地?
“挺好挺好,哎,你这都两三年没写出过像样的曲子了,要改行了么?”
“打起来了么?”
“什么人那是啊?文联演艺中心的?”
“启昌兄,三十年前你也才十来岁啊。”
“吵了就吵了呗。”
“咳,这话是老师说的。”谭启昌一阵汗颜,“老师说了,等到他要求着别人的时候,脾气自然就改了。他要是一直用不着http://www.hetushu.com求人,自然也用不着改,就这么随心所欲的过日子,谁不愿意啊?”
“那倒是。”
林海文本身属于杂七杂八类,跟殷丽几个跳舞的,还有电影演员,唱通俗歌曲的坐一桌,边上就是总政歌舞团的,开唱的时候,那叫一个气势恢宏,耳朵都被震坏了,不管他们唱的歌怎么样,那基础是雄厚的不行。
“跑什么,我还能吃了你啊。”林海文咂咂嘴,放过了他,没追上去。
“你说这个林海文,他是不是欠揍了点啊。”白沫哭笑不得,他还没见过在国家大会堂,这么跳的人呢。
说完,匆匆走了,林海文想说什么都没来得及。
“老黄啊,老黄,我听了你写的新歌哎,你是不是参考了那谁谁的啊?我就问问,你别激动,我没说你抄袭呀。”
林青也不知道怎么办,正好有休息,就来找林海文了。
“……”那位张张嘴,面露茫然,好半天才挣扎着说出一句:“我去趟卫生间。”
林海文一愣,“走,我们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