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69章 相爱相杀老林家

林海文无语。
临川市,雨荷县。
“XXX家在门口倒垃圾,不文明,没素质,违反新农村建设要求,特此公示。要求在一天内把垃圾搞掉,不然就罚款50块!!”
“写啊,可你妈让我干活,我也不能不干啊,这家庭还能和谐么?”林作栋可怜巴巴地看林海文,“念头好多,特别丰富,感觉灵感都快从太阳穴冲出来了,就是没时间坐下来写。”
这叫一个干脆利落。
“别那么操劳,让我爸给你多分担点,啊。”林海文决定无视林作栋暴突的太阳穴。
“不答应的话……你就离家出走呗,到我那里去。”林海文不肯答应,给他爸出馊主意,“哎?怎么没有声音了,送出去了?”
绝味黄焖鸡在临川有三家直营店,而且两家加盟店在采购上,也是跟直营店看齐。这五家店的鸡肉需求量,也不是很少了。有人上赶着凑过来,再正常不过了。
难道要把词曲的名字挂一整首歌么?
“你妈要是那么干,就不要做生意了。”林m.hetushu.com作栋说了一句,又开始唉声叹气,他都叹一天了。
“咳,我说您太辛苦了,别这么辛苦,容易老,呵呵。”狗腿地笑了笑,“多抹点我给你买的那个化妆品,外国货,两万多呢。”
啊咧?
“赶紧脱身啊,不然以后就越来越难了。”
梁雪挤在林海文的小板凳上,板凳大概就是一块地面砖那么大,林海文差点给挤到地上去,“你们父子就这么没良心?看着我一个女人,辛辛苦苦操持这么一份家业?我这么辛苦,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这个没良心的?”
“你不觉得有点暴发户么?”林海文昨天晚上跟顾海燕通话的时候,是这么问她的。
“哪里还是什么新鲜事啊。”林作栋把刮好的芋头扔进笸箩里。
“呦呦呦,秀恩爱呢?”
一指头戳在林海文脑门上。
他回家可不是来与官同乐的,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林作栋当时就站在他边上,听着他说:“不好意思啊,过年不想出门,谢http://m.hetushu.com谢你的邀请,再会。”
“哎,兰芳啊,你找我妈?她串门去了。”梁雪站起来,这个是村里的人,也不兴叫什么阿姨之类的,到了年纪,都是直呼其名。她后头跟着的是她孙子:“这个是海军家的吧?这么大了。”
林海文控制着自己的脖子转过去,一脸懵。
“离家出走?”梁雪的声儿响起,林海文仰头去看,我的妈呀,你好高大伟岸啊。
林作栋一脸无语,年初一还好,都是电话,年初二的时候,林海文就接到话,有人想要来上门拜访一下,是临川文化线的一个什么领导,好像是邀请他参加个活动。市里也有市里的各种活动来着,比如童福海老先生年年最爱的团拜会。
“你妈说过完年,她就请人帮着管了,让我安心写。”
看晚会,还是电视有感觉,这也是收视率暴增的原因了,哪怕是看过了视频,也愿意在电视上再看一遍的。
“哎,可不是,过年就得高考了,你们家海文不是成绩好么http://m.hetushu.com?过年闲着也是闲着,我就让他来找海文补补课,就补个——哎,海文啥时候回京城啊?能有个一星期不?”
一家人享受着难得闲适时间,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电视,卞婉柔一袭月色晚礼服,发髻高耸,仿如女神,这个装扮,也是美得不行不行的。
不过今年有点不同,林海文从厨房瞅了瞅外头客厅,跟他爸嘀咕,“我说那个光头,是干嘛的呀?”
林海文拿个扫帚把芋头皮给扫进簸箕里,姥姥家的扫帚全都是大舅自己做的,不管是竹子,还是这种高粱杆儿的,反正林海文从小用到大,挺好用的。端着出去倒进垃圾箱——现在农村也讲究个垃圾处理,垃圾得倒到垃圾池子里去,谁家要是倒在门口,隔天就要挂在宣传栏上,林海文看过一次,简直惊悚。
顾海燕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本来就是暴发户,真诚一点有什么不好?”
“哼。”
初二的重播在上午,收视率也高达1.2%,《千手观音》那6分钟,飙高到2.5,m.hetushu.com让人不得不服。今天的重播就放在下午了,等于是新年三天,上午、下午、晚上全覆盖了一遍,让你任何时候都能看见它。
门口的珠帘子啪啦啪啦响起来,一个老大妈,带着一个挺高的男孩子,端着笑进来了。
倒完垃圾回来,林作栋挺兴奋的。
“怎么了?”
“……你还欠我100万呢。”
年初三,林海文一家还在梁姥姥家过年。
“你说什么?”
“雪啊,在家呢。”
父子两个,蒙头刮芋头,嘀嘀咕咕的,也没注意到一抹阴影遮盖在头顶。
“烦人啊,过年都过不安静,也不跟我学学。”林海文撇撇嘴。
林海文知道他要做什么,就是不说,看他憋得慌,高兴啊,不过也不能给他憋坏了,“咳,你那个童话想法,还写不写的?”
“是啊?打算年后就跟你妈说来着。”林作栋有点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觉,“你说她能答应么?要不,你帮我说?”
“啊?”林海文头一个念头,并不是吃的那种,不过很快调整了过来,“推销啊?这可和*图*书够灵通的,就找到这来了。”
这个时候,播到卞婉柔唱歌,不管看到多少次,见到“词曲:林海文”的时候,梁雪还是相当的兴奋,“哎哎哎,看看,怎么就这么一会儿。”
梁雪叹了一口气,“看看,一个精华,就那么点点,350毫升,就得两万多,我要不多挣点,能买得起么?年华易逝,等我真老了,化妆品都没用了。”
无言以对。
林作栋没有什么来往的亲戚,梁家的亲戚,也轮不到他们去跑,他们家过年历来是比较安静的。
“卖鸡的呗。”
“不是,是告诉你,你刚才枉做小人了!出卖老子的熊玩意!”林作栋喜色一收,顿时凶恶起来。
回客厅之后,梁雪又在看中河台,中河台又在播春晚——今天是年初三,中河台已经是第四次播了。年29引发大量讨论和关注之后,中河台在初一、初二,还有今天,连着重播了三次。牛叉的是,初一晚上的重播,居然是当天7台春晚的收视率第一,平均2.2%,峰值4.5445%,比首播还要来的厉害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