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64章 爱情

祁卉正在拨弄饺子,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惊叫一声,“……穿了又怎么样?没穿又怎么样?”
“……做你的梦吧。”
“去你家吧,我还没去过呢,去认认门。”祁卉眨眨眼睛,“没有什么不能看的吧?”
“今年的规模比较大,大家还都不太适应。你也知道的,台里调整之后,现在还没理清楚,有点乱。就算是全力保障了,我心里还是没底啊。”顾海燕也是没办法,中河台作为二线台,往年的春晚,其实都是小打小闹,今年省里出了政策要搞电视台,才升格了,不然也不会去电影厂请来贾琏导演总负责,说起来她压力也是很大的。
“出去等着吧你。”
“哼。”女人气哼哼地把孩子拉到身边,给了她一个白眼,“离人家远点,等下又要讹我们。”
祁卉左耳朵边上,一股热气喷上去,手上一抖,差点几斤饺子都给倒下去。
开场节目之后,主持人说话,镜头就开始嘉宾席扫动——中河的大领导们要站起来致意的。林海文当然是捞不着特别介绍,不过镜头给了他好几个特写。
整个中河台,气氛紧张的都http://www.hetushu.com快滴出水来了,连顾海燕都一刻不停地接电话。
为了这只鸟,林海文去陆松华那里的次数都多了。
整个绝味黄焖鸡集团,算是正式运作起来。
晚上8点钟,中河台春晚正式开播,跟他们一起在年29播的,还有好几家一线卫视,包括河东台也是今天。还有一波在年初一,年初二。总之避开央视春晚,各家就全看本事了。
林海文没出去,站在门口瞧了瞧亭亭玉立的姑娘,看着她防水,烧开,开始下饺子。他才凑过去,从她耳朵后头看,“拿铲子背推一推,别黏锅了。”
“之前我去洛城,就送到陆先生那边去了,最近忙忙碌碌的,还没接回来呢,等过完年吧。”
“呃,应该没有。”
“为什么?”
梁总的名气,在临川也是越来越大了。
祁卉在车上笑得花枝乱颤,林海文也是无语。
冯启泰在新城区开的第一家绝味黄焖鸡连锁之后,梁雪在西京路、万象城、豪地家园,连开三家直营连锁店。泰山路,也就是一中边上这家,就让吴倩负责了,也转成和_图_书了加盟连锁店的模式,梁雪算是彻底从里头脱身出来。酱料厂安置在离雨荷县不远的开发区,这一个厂的投资花掉了梁雪所有的盈利,还从林海文那里借了一百万,梁雨帮她管着平时的事情。
“你那只鹦鹉呢?”祁卉四处看看,林海文这套房子并不大,均价4、5万,也就是100平米左右,上头那一套还要小一点,也不知道他们8个人是怎么安排的,林海文没有上去过。房子是两室一厅,次卧被改成了画室,来个人只能睡沙发了,好在也没有什么人来。
傅成给他们送到家,上楼的时候,遇见对门那一家子,拎着打包盒,祁卉还挺和气地跟小朋友打招呼。
林海文大概大概地把和对门的恩怨,跟祁卉说了一下。
和大部分临川,乃至河东家庭不同,梁雪家里开的是中河台。
两个人不尴不尬地吃了一顿饺子,祁卉让林海文给她送到了公交站台,自己坐车回去,林海文没肯,给她叫了个车:“你自己付啊,下次见的时候给你报销。”。
恶人值+200,来自天河小区王大玫。
目送车子离开,林海文突然想和-图-书到,如果当年陆展元没有辜负李莫愁,从古墓叛门而出的李莫愁,还会不会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赤练仙子呢?
“送你回学校?还是到家里尝一尝?”
林海文怎么能不知道,《帝王出行图》那期节目,都定了时间了,后头不知道怎么搞的,这边弄不利落,又给调整到年后去了。黄埭志也是一肚子牢骚,不过顾海燕亲自打电话来解释,林海文也没有话说。
一身灰色的休闲款西装,风度翩翩地也坐在头一排,跟大领导之间,就隔了五六个人吧,这份礼遇,连林海文自己都吃惊的很。镜头过来,他就笑眯眯地挥挥手。
……
她儿子特别兴奋,他们一家子可是查过林海文寰宇百科的,明晃晃的高考状元。这要是不学他,岂不就是不用好好学习了:“那明天不去上学啦?”
农历29,林海文飞赴洛城。
“你会吗,别给我糟蹋了,我可是连面子都搭上了,才换回来这点饺子。”
姥姥小声地跟林作栋抱怨了一句,“都是她买这么大,跟个门似的。”
“真的啊?”
王大玫气蒙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就这,还http://m.hetushu•com是个文化人?儿子,你看着了,以后千万不能变成这种人。”
“那肚兜你穿了么?”林海文突然问了一句。
“我来煮吧。”
“我煮点饺子啊,你吃20个,够么?”林海文扒拉了一下。
“哥哥呢?”童童趴在电视上,被吴倩一把拉了回去。
“就卖乖,怎么样?不开心?不开心你可以来打我呀。”林海文挑了一下眉毛,关门。
“当然了,成了这种人,我腿把你打断了。”声音挺响,估计想要隔着门传到林海文耳朵里。可惜,隔音还是不错的,林海文一点也没听到。
“这世界,唯有吃的和爱情不可辜负啊。这是谁的鸡汤的来着?”
“你不是说不能学他呢,他不是学习成绩很好么?”她儿子刚上学,被灌输了一脑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上京大,人生制霸。正烦着呢,听见他妈这么说,开心地没边了,“那能去游乐场吗?”
饺子开始一个一个地浮起来,像是充了气一样,圆滚滚的。
“林海文,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童童又想往里头钻了。
就是听说石啸跟它很不愉快——通常见面就是开始对骂,骂到http://m.hetushu.com小黄过瘾了,就飞边上吃食去,留着石啸一肚子气。孙秀莲跟林海文说起的时候,都快笑死了,连带林海文都背了好大一口锅——小黄那些骂人的话,除了他,还能是谁教的?反正陆松华是这么看的。
“都这会儿了,还这么多事情?”
林海文觉得蛮好笑的:一边开门,一边给祁卉说话:“那是个熊孩子,前两天,刚让他爸妈,喏,就是他俩,花了一万多呢。看看我这墙,新吧?他们花钱刚给我刷的。看我这地毯,新吧?他们花钱刚给我买的,啧,好怀念我的旧地毯啊,那可是我自己去挑的。”
“知道。”声音细细的。
嘀咕两句,回家去了。
“啊,哥哥。”
“开始了,开始了。”
“啊,好可惜。”
林海文他俩舅舅家,梁雪和林作栋,外加姥姥,看着今年刚换的52寸大液晶电视——梁雪给她妈换的,还因为电跑的太快被说了一顿,气得她差点抱回家去,今年后半年,梁雪也是忙得不得了,林作栋脑子里的皮皮鲁都快跳出来了,但还是被她指使的团团转,不得不先放下笔。
“就是问问。”伸手理了理祁卉的头发,“你头发挺好的。”